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七十一章 魔气入体
    一道浑身漆黑的影子,毫无半点气息波动,陡然出现在了沈落身后,双手一攀他的肩膀,一个闪身,便直接融入了他的体内。

    等沈落发现不对劲时,已经迟了。

    黑色人影侵入体内的瞬间,沈落就感到丹田当中一阵刺骨冰寒,头脑深处却觉得一片灼烧,他的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模糊,双耳间听到的声音也变得含糊不清,整个人意识模糊地前后摇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不好,魔气入体了……”牛魔王见状,立即叫道。

    众人见状,也是脸色骤变,毕竟从那沁魔珠中逃逸出来的魔气,可是来自魔神蚩尤。

    “怎么办?”万岁狐王眉头紧皱,开口问道。

    “先控制住再说,一旦堕入魔道,恐会杀心大起。”牛魔王没有犹豫,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掌心中已经浮现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滚圆藤球,上面密密麻麻镌刻着符文,乃是一件禁锢类的法宝。

    “沈道友,对不住了。。”牛魔王眉眼一横,说道。

    就在其即将出手之际,万岁狐王却突然叫道:“等等,先别急。”

    牛魔王微微一怔,视线落在沈落身上后,当即停止了施法。

    只见沈落身形虽然还在摇摆,但周身之外却已经亮起了一层金色光晕,其头顶之上更有丝丝缕缕淡金色雾气升腾,体内法力似乎正在极速运转着。

    “这是怎么回事?沈道友体内可没有三昧真火,这魔气也非沁魔珠那般徐徐图之,他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牛魔王大为不解道。

    “沈道友精修黄庭经功法,本就身具灭魔神通,想来也是凭借此功法才能相抗。”万岁狐王猜测道。

    此刻,沈落虽然双目圆睁,他的眼前却如同蒙了一层黑布,什么都无法看清。

    丹田中的刺骨冰冷之感还在时时上涌,朝着他的法脉当中侵袭,所以他不得不全力催动着黄庭经功法,才能令其内法力不至于被冻结封锁。

    与此同时,他的识海里仿佛燃起了熊熊大火,漫天火影里,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无数模糊身影在相互厮杀,一阵阵直抵心神的血腥气息和杀戮戾气,同时冲击着他的理智。

    这种来自精神和肉体的同时折磨,即便是沈落,也有些难以招架。

    他的胸前逐渐开始剧烈起伏,气息也开始变得混浊,双手虽然掐诀抱在身前,可一身法力运转却还是被丹田内的冰寒气息扰乱,渐渐的,有些难以为继起来。

    “不好,他快撑不住了。”万岁狐王发觉不妙,立即喊道。

    牛魔王稍作迟疑,抬手一挥间,那枚定海珠再次飞掠而出,落在了沈落头顶。

    只见其单手一掐法诀,朝着定海珠打去,其上顿时绽放出无数道蓝色光芒,层层叠叠相映,如海水荡起的万道涟漪。

    “罢了,你救了我儿一命,这定海珠便舍给你了。”牛魔王略一犹豫,自语道。

    说罢,他手掌向下一按,那枚定海珠缓缓向下一沉,其形由实化虚,竟是顺着沈落的颠顶一点点沉入,融入了他的体内。

    在沈落的识海之中,漫天的血与火几乎已经要将他彻底吞噬,在那火海血焰之外,更有无尽的黑色魔气,正在逐渐蚕食他的识海,眼看着他便要沦陷其中。

    这时,在其识海上空,突然有一片清亮的蓝色光芒从天垂落,如落下一片甘霖,顿时将四周灼热异常的气息,压制下去不少。

    沈落仰头朝高空望去,就见头顶上多出一枚大如玉盘的蓝色光球,如明月高悬,散发着阵阵磅礴如海的清凉灵气。

    随着这些灵气渗入,沈落的神智开始恢复,神魂之力开始重新主宰自己的识海空间,心念一动之下,识海当中便有一阵滔天海浪涌起,压向四面八方。

    神念潮水很快将火海血焰淹没,与四周的黑色魔气冲撞在了一起,僵持不下。

    在他的丹田之中,冰冷的黑色魔气正在快速运转,试图侵染他的法力,并朝着法脉中侵袭而去,黄庭经功法压制之下,却仍有一点点被蚕食的迹象。

    若是放任下去的话,沈落也不过是延缓了些许时间,最终魔化也是必然的结果。

    “诸位,以我自身法力,恐难压制这蚩尤魔气,还请诸位前辈帮忙。”沈落夺回识海之后,便以神念传音道。

    “要我们如何做?”万岁狐王马上问道。

    “从我神门,膻中,百汇和大椎四处要穴上同时灌入法力,我会牵引其进入法脉,倒逼丹田魔气,尝试将其驱逐出体。”沈落说道。

    “好,我再唤一人过来。”万岁狐王说道。

    “让我来……”这时,红孩儿的声音突然传来,转醒之后,他已经恢复了不少。

    “孩儿,你……”牛魔王迟疑道。

    “父王,我没事,沈道友于我有再造之恩,让我出一份力。”红孩儿摆了摆手,说道。

    牛魔王见状,默然点了点头。

    他们四人来到沈落身侧,各自并起双指,朝着他身上四处穴位上隔空一点,开始各自运转法力,朝着沈落体内渡去。

    其中,牛魔王修为精深,一股精纯妖力从百汇穴当先灌入,如一道山巅瀑布飞流之下,入了沈落的任督两脉,同时冲流下来。

    万岁狐王紧随其后,法力自沈落双手神门穴灌入,走两条手少阴心经而入,化作一股清凉之气,与沈落的法力相互结合,运转平稳。

    青莽和红孩儿分别站在沈落身前和身后,各自将法力渡入沈落膻中和大椎两处要穴,前者修习鬼道功法,法力阴寒,后者兼具佛门神通,法力阳罡,两者各走一线,到大有遥相呼应之感。

    四人法力入体,一开始时,沈落并未觉得有半点轻松,反而体内对这四股截然不同的法力生出排斥,全赖他以心神引导,才并未出现相斥状况。

    而眼下,他就像是从四处调遣外来军队,平定自家京畿要地叛乱一般,小心统领着这四股法力驰援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