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替劫容器
    “替劫之法。”沈落说道。

    “替劫之法?”万岁狐王疑惑道。

    “原本是一用来挡劫的旁门之术,稍作化用,便可用来将红孩儿身上的沁魔珠和禁制转移到另外一人身上。”沈落说道。

    这方法不是别处得知,就是从圣莲法坛坛主林达身上所学。

    当日沈落看到时,就已经将法阵模样记下,只是在现世之中,他的资质有限,虽然能勉强记住法阵模样,却难以领悟其中妙处。

    如今,在梦境之中,他才想通了其中关节,甚至还能做到更加完善几分。

    不过,用来转移禁制和沁魔珠,他事实上也只有三分把握。

    “你将此法与我细说几分,我听过之后,再做决断。。”牛魔王神情凝重说道。

    “想要行此法,得先有一个容器,须得是修为法力与他相差不多,或者稍稍高于他些许的人。然后……”沈落一点一点,仔细解释道。

    “此法……或许真的能成。”听到最后,牛魔沉吟良久,才说道。

    “其他倒还好说,这修为境界与红孩儿相近的人,该去哪里找?毕竟一旦成为容器,后果便只能是身死道消了。”万岁狐王问道。

    “此事我来解决,你们无需担忧。沈道友,不知你何时能够布好阵,为我儿施法替劫?”牛魔王略一思量,说道。

    “这替劫法阵乃是我化用而来,不可直接全盘应用,须得做些调整和改变,另外也需要准备一些特殊材料,三日时间应该就差不多了。”沈落皱眉沉吟片刻,说道。

    “好,我先离开积雷山一趟,三日之后必定准时返回。”牛魔王说道。

    “父王……”红孩儿有些担忧道。

    “你会没事的,在此安心等候便是。”说罢,牛魔王大步流星,离开了摩云洞。

    “狐王前辈,麻烦安排一件静室给我。”沈落说道。

    “没问题,小玉,带沈道友去我的闭关室。”万岁狐王说着,摔出一块白玉令牌过来。

    “好。”小玉一把接住,应声道。

    说罢,他便带着沈落往摩云洞深处去了。

    ……

    夜里。

    沈落一人盘坐在石室之内,四周墙壁上亮着一圈萤石光芒,将整间石室映照得雪白一片。

    石室正中,摆放着一座三尺见方的沙盘,里面盛满了白如细盐般的沙砾,此刻正随着他的手指舞动,在沙盘上凝聚出一座座寸许来高的沙砾高台。

    “林达的法阵意在借取众多高僧的功德,来抵消天道对其的惩戒,对红孩儿来说倒不需要如此,只是仍需要至少六个真仙中后期修士来控制法阵,辅助将沁魔珠和其上的禁制一起转移……”沈落看着身前的沙盘,一个人自言自语道。

    说话间,他手腕转动,伫立在沙盘中外围的沙台一个接一个倒塌,最终只留下了七座,一座在中央,六座环绕在侧。

    “不过,既然牛魔王有太乙境修为,即便少上一个真仙修士辅助都无妨,人太多反而容易出纰漏。”沈落继续自语道。

    他抬手再一拂过,伫立在沙盘上的沙台立即又少去两座,只剩下四座分别驻守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而正中央的那座沙台则悬空而起,浮在在了中央。

    “此阵还需结合阴阳颠倒法阵,得有两件属性相合的法宝当做压阵之物,镇海镔铁棍可做其一,定海珠似乎也可充作其二,剩下的就只是完善阵图了……”

    沈落言毕,抬起手指开始一点点虚空勾画,那沙盘之上便开始浮现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符阵纹路来。

    ……

    时间一晃,已是三日之后。

    积雷山中一片地势相对平坦的山谷中,大片林木已经被清理干净,山谷中央修筑起了一座方圆十数丈的四方形祭坛。

    清晨,山谷中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祭坛周围已经站满了人。

    沈落背对众人,手中握着六陈鞭,正聚精会神地在祭坛正中的一截石柱上镌刻着符纹,额角渗着细密的汗水,眼睛里也充满了血丝。

    他从昨日夜里开始,就在此处铭刻符纹,尽管之前已经在沙盘上绘制了不下百遍,为了保证没有半点纰漏,他还是刻意压了速度,一点一点地镌刻着。

    等到最后一处符纹线条合拢,他才收了六陈鞭,缓缓站直了身子,长长吐了一口气。

    “如何?”在一旁等候多时的牛魔王,立即引着红孩儿,走上前来询问道。

    “成了。”沈落眼中略带血丝,点了点头。

    “沈道友,有劳了。”牛魔王神情凝重,抱拳道。

    “无妨。现在可以带红孩儿过来了,除了你我,另外还需要两位真仙后期修士辅助。”沈落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我与你们一起。”万岁狐王应声道。

    “还差一人。”沈落点了点头,说道。

    “必须要真仙后期修士的话,不知鬼修可否?”牛魔王犹豫道。

    “只要境界满足,就可以。”沈落说道。

    “好。”牛魔王闻言,抬手在自己腰带中央镶嵌的一块紫色宝玉上搓了一下。

    一道紫色烟雾从紫玉上飘飞而出,很快在虚空中凝聚成型,化作了一个头戴斗笠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

    “主人。”青年男子出现后,立即冲牛魔王抱拳道。

    “青莽,一会儿随我布阵,听从这位沈道友的指挥行事。”牛魔王嘱咐道。

    “是。”青年男子闻言,应了一声,随即分别向牛魔王和沈落抱拳行了一礼。

    沈落还了一礼,心中暗暗赞叹,太乙修士果然不凡,连麾下侍从的鬼修,都是真仙后期境界。

    “既然人齐了,那就可以开始了,不知那替劫的容器在何处?”沈落问道。

    牛魔王闻言,抬手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布袋,打开袋口对着地面轻声吟诵几句,那袋口便有一道青光喷涌而出,一道人影从中跌落出来。

    沈落定睛看去,发现赫然是一个身着灰白道袍的中年男子,不过其身量看着与常人无异,模样却生得古怪,有着一只黑色的朝天鼻和两只生在头顶的耷拉耳朵,赫然是个妖族。

    在他周身之外,缠着一圈黄色布条,上面书写着密密麻麻地符箓文字,不禁将其行动四肢锁死,甚至还堵住了他的嘴,令其只能干声呜咽,却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