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或可一试(诸位道友,春节快乐^^)
    “红孩儿,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牛魔王皱眉问道。

    处在蓝光包裹中的红孩儿,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苦笑,慢慢撩起了自己身前的衣襟。

    众人这才看到,在其小腹偏上地位置,皮肉中嵌入了一枚黑色圆珠,不过龙眼大小,上面隐隐有黑气盘旋,四周分裂出一道道血管状的黑色纹路,深入到了血肉中。

    “这是什么?”牛魔王神色骤变,开口问道。

    “沁魔珠,那些妖魔的手段,其中蕴含的蚩尤魔气,会日渐浸染我的身躯,直到我彻底魔化的一天。”红孩儿说道。

    “你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加入魔族的?”沈落问道。

    “不然你以为我愿意跟他们同流合污?菩萨这么多年教诲,我难道半点听不进去?普陀山覆灭之时,我也曾浴血奋战,奈何……”红孩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傻孩子,你为何不来找父王,我定然会想办法救你。”牛魔王说道。。

    “太迟了,这沁魔珠已经和我的血肉融合,拔除不了。”说话间,红孩儿彻底脱掉了上衣,转过身将后背呈现给众人。

    “什么……”牛魔王双眼怒睁,愤怒不已。

    只见红孩儿的后背上,一根根黑色脉络如古树分枝一般蔓延在整个后背,情况比从身前看起来要严重得多。

    “另外,在这沁魔珠上还有一道禁制,一旦我离开钻头号山超过七日,这禁制就会发作,将沁魔珠炸裂,一并炸裂的还有我的丹田,届时我体内的三昧真火就会失控溢出,整个积雷山都将会被火焰吞没。”红孩儿继续说道,神色黯然。

    直到此刻,众人才终于明白,眼前的红孩儿当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混世魔王了。

    沈落走上前去,双目微凝,仔细盯着红孩儿胸腹上的沁魔珠,果然在其上看到了一串细小至极的符箓文字,只是与常见符纹篆字皆不相同,他是半点都不认得。

    万岁狐王同样走上前来,打量了许久,脸上神色变得十分凝重。

    “这不是一般的禁制符文,乃是以魔文写就,寻常的解禁之法只怕无用啊。”他沉吟片刻后,摇头说道。

    牛魔王听罢,低头站在原地,沉吟不语,半晌后才抬起头问道:

    “孩儿,你可甘愿堕入魔族?”

    一听牛魔王问起此话,沈落的心神立即紧绷了起来,一旁的万岁狐王也神色骤变。

    两人皆是担忧,害怕牛魔王会因为红孩儿堕入魔族,而加入魔族阵营。

    “父王,孩儿怎会甘愿加入魔族,只不过是被迫无奈而已。之所以苟活至此,不过是还有些心有不甘罢了。”红孩儿苦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父王还有一个法子,或许保不住你的性命,但至少能保住你的神魂。”牛魔王说道。

    “父王此话当真?”红孩儿立即问道。

    牛魔王没有说话,重重点头道。

    “若真有此法,孩儿不惧肉身毁灭,也不愿日日受这煎熬。”红孩儿马上喊道。

    牛魔王闻言,点了点头,抬手一挥间,身前金光闪烁,一本金色书册悬浮在了他的身前。

    “天册……”

    沈落目光落在金色书册之上,感受到其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心神不由一震。

    这第五分天册残卷,竟然在牛魔王的手中,莫非他也是天道选中的人?

    “这是何物,上面散发出的气息,竟然如强大?”万岁狐王惊叹道。

    “天册……父王,这天册怎会在你手中?”红孩儿见状,也是惊讶不已。

    “收纳有大部分天仙神魂的天册?”万岁狐王震惊道。

    “不必惊讶,这不过是天册的一部分残卷而已。只要为父将你的神魂收录在这天册之中,哪怕你身死,之后也能凭此天册复活神魂。”牛魔王说道。

    “天册中收录的都是残魂,牛魔王前辈莫非是想将红孩儿的全部神魂收录其中?”沈落猜到了他的意图,说道。

    “不错。如此他的神魂才能完整保存下来。”牛魔王点头道。

    “这倒是个办法。”万岁狐王一喜,抚掌说道。

    就在众人以为当真找到出路时,红孩儿却泼了一盆冷水上来:

    “父王,此法……无用。”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

    “怎会无用?”牛魔王皱眉道。

    “莫非……你已经在天册中留下过残魂印记了?”沈落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

    “不错,早在当年皈依观音菩萨坐下的时候,就已经在天册中留下过神魂印记,如今自是无法二次收录。”红孩儿点头道。

    牛魔王一听此言,眼中升起的希望火苗,顿时又湮灭了下去,面如死灰。

    虽然红孩儿已经留下过神魂印记,可那只是一缕残魂,即便他能找到记载有儿子残魂的天册残卷,能够召唤出来的也不过是灵识不全的残魂罢了。

    若是如此,他宁可不要。

    “解铃还须系铃人,是谁给你种的禁制?为父找他去。”牛魔王双眼泛红,开口说道。

    “找他也是无用,孩儿只有七天时间,等不到父王回来。况且这沁魔珠内蕴含的乃是蚩尤魔气,种禁之人也未必能解。”红孩儿叹道。

    “即是如此,你……还是回钻头号山去吧。”牛魔王闻言,眼中泛起一抹无奈之色,抬手一挥,就要撤了定海珠,放红孩儿离去。

    “前辈且慢。”这时,一只手掌突然从旁探出,按住了牛魔王的手臂。

    “你要阻我?”牛魔王扭头看向沈落,视线冰冷异常。

    “我有一法,或许可行,不知前辈愿不愿听?”沈落神色如常,开口说道。

    “此话当真?”牛魔王闻言,将信将疑道。

    “自然当真,不过成功之数只有五五,如何处置还需你自己决定。”沈落点头道。

    一听此言,牛魔王眉头紧皱,又陷入了沉思。

    “父王,孩儿愿冒险一试。”这时,红孩儿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成功的可能只有半数……”牛魔王迟疑道。

    “如若不试,孩儿即便能够苟活,至多一年时间,就将被魔气彻底侵染,沦为魔族。届时只怕会被他人控制,调转枪头打回积雷山,您当真愿意看到此景?”红孩儿劝说道。

    “你有何法,说来听听。”牛魔王看向沈落,艰难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