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六十章 玄天控火诀
    “你们火魅族只有这么四五百人?”沈落目光扫过赤岩地面的火魅族,双眉一蹙。

    “这里的火魅族只有一部分,另外一半被关在石壁上的牢笼内,岩浆的火毒厉害,圣婴大王让我们火魅族分两波,轮换召唤地火的。”火三急忙说道。

    沈落朝岩浆溶洞另一侧望去,那里的石壁上开凿出了一处巨大的牢笼,里面影影绰绰的关押着许多身影,看起来正是火魅族。

    他微微颔首,原地盘膝坐了下来,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小心的运功炼化。

    他消耗的法力缓缓恢复,身上的伤口也迅速愈合。

    “大仙,你要在这溶洞内对圣婴大王出手吧?还请让我去和火魅族的族人接触一下,我肯定能说法族人帮到你。”金色空间内,火三沉吟一阵后,开口说道。

    “再等等,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你去办。”沈落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他或许会借用火魅族的力量,不过现在正值最重要的关头,在上面的那些真仙妖魔们服下水源毒之前,不能出任何纰漏。

    “大仙,我们火魅族的人数锐减,对您来说或许没什么价值,不过我手中有门控火秘术,乃是上古秘传,对您一定有用,只要您能救了我们火魅族,在下愿意将此术告诉你,报答您的大恩大德。”火三以为沈落看到火魅族人数少,并无大用,决定不出手相助,微一咬牙后说道。

    “控火秘术?”沈落一怔。

    “正是,这门秘术乃是我们火魅族代代流传下来的不传之秘,玄妙无比,我族实力弱小,控火之能却如此精妙,其实并非因为体内蕴含上古金乌血脉,那是我族对外的说辞,真正的原因是这门控火秘术。”火三说道。

    “哦,什么秘术这么神奇?”沈落听了这些,倒是对这门秘术产生了一些兴趣。

    “这门秘术名为玄天控火诀,具有提纯火焰,操控火焰变化,提升火焰神通的威力的作用,对您肯定有用。别的不说,只要您学会这门秘术,外面这点火焰高温根本立刻就能解决。这门控火秘术有着无数精妙,只可惜我族实力低弱,资质又都十分愚钝,不能参悟其中万一,前辈乃是得道高人,定然能让这门秘术真正发扬光大。”火三自信的说道。

    “好,你将这门玄天控火诀给我,我承诺将你们火魅族救出苦海。”沈落被火三说的有些心动,沉吟一下后,点头说道。

    他本来也打算救出火魅族人,如今又得了这门玄天控火诀,正是一举两得。

    “多谢大仙,我先将秘术传授给您,之后大战您也可以多些胜算。”火三大喜,然后直接诵念起了玄天控火诀的内容。

    沈落静静聆听,一开始还有些随意,可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这门玄天控火诀一开始对于火焰之力的阐述,便让他有种醍醐灌顶之感,后面种种精妙之极的控火之法,更让他大开眼界,获益良多。

    玄天控火诀的内容不多,火三很快传授完毕。

    沈落闭目回想了一遍,默运此法,身周的酷热火力一碰到他的身体,立刻好像流水遇到礁石,从两侧漂移了过去。

    岩浆溶洞内的温度依旧,可他却觉得酷热降低了很多。

    “果然不错!”沈落暗喜遇到宝了。

    梦境中的他并不懂得火焰攻击,这门玄天控火诀的价值还不大,现实中他手中握着红莲业火,以前他并不懂得高明的控火之术,修炼的又是无名功法这种水属性功法,使得他身怀天火,却始终发挥不出其的威力。

    现在有了这门玄天控火诀,情况就不同了,只要能将这门秘术参悟透彻,红莲业火定然能大放异彩。

    沈落轻吐出一口气,平静下心情,一边参悟玄天控火诀,一边炼化丹药恢复法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过了一天一夜。

    悬空洞内,金礼端坐在一间石室内,闭目养神。

    扣扣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之前的那只熊妖端着一个玉盘走了进来,玉盘上放着十六瓶天龙水。

    “统领大人,天龙水已经炼制好,请您过目。”熊妖将玉盘放在金礼身前。

    “好,你放在这儿吧,稍后我亲自送下去。”金礼没有睁眼,淡淡挥了挥手。

    熊妖一怔,这种事情平日里都是他做的,不过金礼要亲自送去,他自然也不敢说什么,放下了玉盘退了下去,关上房门。

    金礼豁然睁开眼睛,掐诀一点,在房间内张开一层禁制。

    片刻之后,他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穿过一条条通道,来到一间隐蔽的石室。

    石室内是一座传送法阵,一个黑袍老狐妖守在法阵旁边,昏昏欲睡。

    金礼重重咳嗽了一声,黑袍狐妖顿时惊醒。

    “统领大人!”狐妖看到金礼,急忙起身行礼。

    “今日我亲自给圣婴大王他们送天龙水,顺便汇报一些事情,送我过去。”金礼淡淡吩咐道。

    “是。”黑袍狐妖急忙说道,取出一块令牌对法阵一晃。

    令牌内射出一道白光,没入法阵内,法阵立刻嗡嗡运转起来,朝周围射出道道白光。

    金礼站到法阵上,眼前景色飞快变化,等其视野恢复,出现在另一件石室内。

    此处空间到处充斥着炙热的红光,如同身处炼狱火海一般,比下面的岩浆溶洞还要酷热的多。

    金礼急忙取出一套赤红色覆面铠甲穿在身上,这是特制的红鳞战衣,能够隔绝酷热,岩浆溶洞内的妖兵身穿的也是这个。

    他随即又取出一张红色符箓贴在身上,一层红光弥漫全身,又添加了一层防御,这才走出石室,来到外面的一条甬道。

    甬道前方红光更胜,尽头也有一扇石门,轰隆隆的闷响不断从里面传来。

    金礼垂下眼帘,手捧玉盘快步朝前方走去。

    石门后一间足有百丈大小的石室,正中央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凹池,里面满是咆哮炙热的地火,在池内乱窜。

    凹池周围的地面刻录了一座巨大的法阵,呈九宫布局,非常复杂,而在凹池上方坐落了一尊房屋大小的巨型炼器火炉,里面充满了红光和烈焰。

    在炼器炉上方的虚空中,虚空刻画着一座血红法阵,不过比下面的九宫法阵小了很多,血色法阵内有着一枚血红色的圆珠,里面充斥着浓郁的血光,更散发出无数尖利嚎哭的声音,细看之下就能发现里面充斥密密麻麻的人,兽魂魄,都在痛苦哀嚎。

    九道身影端坐在地面的九宫法阵内,齐齐施法催动,九宫法阵绽放出明亮红光,快速运转,炼器炉上方的血色法阵也随之转动。

    血色圆珠内射出九道血光,裹挟着一个个魂魄,不断注入炼器炉中。

    穿过烈焰和血光,隐约能看到炉内悬浮着一个血色圆球,散发出凶厉无比的气息,不断吞噬周围的烈焰之力和血红圆珠内的魂魄。

    血色圆球的气息越来越庞大,仿佛一个绝世魔胎,正在慢慢孕育,等待诞生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