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五十章 不吝赐宝
    “这锦帕乃是天地孕育的先天灵宝,寻常的祭炼法门是无法催动,这上面是一门先天炼宝诀,以沈道友的聪慧应该很快便能掌握。”白袍老者说了一声,取出一块玉简递了过来。

    沈落神识一探,玉简上记载了一门独特的祭炼秘法,异常晦涩,和九九通宝诀截然不同。

    好在他梦中世界内资质超凡,默运了两遍,很快便掌握了这门祭炼之法,以之催动黄色锦帕。

    黄色锦帕上光芒一闪,锦帕瞬间变大了百倍,一下包裹住他的身体。

    沈落只觉得被无穷无尽的黄光罩住,好像身处无尽地底,周围无穷无尽的大地都是他的防御,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到自己。

    “果然好宝贝!”他略一尝试黄色锦帕的妙用,立刻便收了起来,赞叹道。

    “此物不仅可用于防御,还可在地底潜伏和遁行,沈道友若是遇到危险,尽可使用此宝遁地而逃,三界之中宝物虽多,若论遁地之能,极少有能和这锦帕相比的。”白袍老者说道。

    “多谢元道友。。”沈落闻言大喜,再次谢道。

    “既然元道友大方,我也不能小气,这枚炽焰丹珠是我花费百年时间收集地肺火毒炼制而成,就是太乙境的强者也能击伤。”黄袍男子取出一枚赤色圆珠递了过来,距离老远便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高温,即便以沈落的修为,面颊也一阵火辣辣疼痛。

    沈落急忙将其收了起来,这才拱手相谢。

    “在下比不上二位富有,这里是一枚苍白纸人,具有替劫作用,可以为沈道友抵挡两次致命伤害。”银甲男子取出一个白色纸人递了过来。

    “多谢华道友。”沈落再次称谢。

    他之所以主动请缨去寻那红孩儿,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在里面,虽然口头上说着希望其他几人能够支持一下自己,但毕竟没抱太大希望,以为至多就给一两件还算可用的法宝,或者意思一下给几枚好的符箓丹药也就罢了,却没想到,这几人在此事上倒是大方。

    有了这么多宝物,他对于此行就多了不少把握。

    “其实我等手中的天册,乃是天道至宝,若能运用自如,不比任何宝物差,只是我观沈道友似乎尚不会运用此物?”白袍老者说道。

    “我如今只能用天册收摄他人攻击,召唤收服的天兵残魂战斗,至于其他方面,确实还未参透,还请元道友指点。”沈落心中一动,急忙说道。

    “收摄他物,召唤天兵都只是天册的肤浅用法,这本天册最大的作用是用来收服其他生灵。只要将生灵神魂炼化进册内,无论对方身处何地,你都就能凭借天册将其召唤过来,为你出力,而且神魂被炼化进天册的人就算陨落,也可以凭借天册内的神魂印记,以残魂形式继续存活。”白袍老者说道。

    这些事情李天王也曾经和沈落说过,不过说的不如白袍老者详细。

    “也就是说,只要将神魂印记留在天册内,就不会彻底陨落了?”沈落立刻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一旦被天册收录,便彻底失去了自由,并不是什么好事。”白袍老者微微叹息的说道。

    “还请元道友指点,如何用天册收服其他生灵?”沈落却不管那些,拱手问道。

    白袍老者看了沈落一眼,没有说什么,将用收服之法告诉了沈落。

    此法非常复杂,不过以沈落如今的资质修为,默念了几遍后,很快便领悟,再次拜谢白袍老者。

    而一旁的黄袍男子和银甲男子对这一切无动于衷,显然早已知道天册的收服生灵之法。

    “华道友,玉面公主转世的事情可有眉目?”白袍老者向银甲男子问道。

    “我已经派人四处打探,尚未有消息传回。”银甲男子摇头。

    白袍老者听了,似乎有些失望,仍出言鼓励了几句,希望其继续打探。

    几人接下来讨论一下前去火阔山的细节,便结束了会议,黄袍男子和银甲男子先后离开。

    沈落也正要离开天册残境,白袍老者突然叫住了他。

    “沈道友等一下,你先前给我的那两样东西,我已经仔细检查过,并无问题,这便还给你吧。”白袍老者取出了玉灵果和封印法球。

    “此事不急,实不相瞒,这两样东西放在在下身上有些不太稳妥,还请元道友代我保存一段时间,等我这里将一切安排妥当,再还给在下。”沈落说道。

    “也好。”白袍老者虽然觉得古怪,却也没有拒绝。

    沈落眼前一花,离开了天册残境,返回了洞府。

    他在洞府内端坐一会,起身出门,来到万岁狐王的居所。

    “沈道友已经查明那红孩儿身处何处了?”万岁狐王大吃一惊。

    “在下委托别人调查,刚刚得到消息,那红孩儿此刻在北俱芦洲的火阔山。如今积雷山的局势还算稳定,又有平天大圣坐镇,当无问题,我想去火阔山走一趟。”沈落也没有隐瞒万岁狐王,说道。

    万岁狐王面带惊色的看着沈落,牛魔王这些年为了救回红孩儿,一直在调查其下落,可是始终也没找到,沈落只花了十几天时间便查明了?

    “此人背后到底是什么势力?方寸山虽然是仙道大宗,可也没有这等能耐?”万岁狐王心中泛着嘀咕,觉得一点也看不透眼前这个人族,不禁有些后悔招揽其担任玉狐族的客卿长老。

    “好,沈道友放心前去,不过北俱芦洲如今在魔族掌控之中,危险异常,沈道友千万当心。”万岁狐王老于世故,心中的想法没有在面上表露分毫,关切的说道。

    “多谢狐王关心,那我就先告辞了。”沈落两手一拱,身上黄影一闪,倏的一下融入地面消失。

    万岁狐王神识一扫,却没找到沈落的气息,显然其已经遁出他的神识范围。

    “方寸山以乙木仙遁著称,这沈落还精通土遁之法?”万岁狐王眉头紧蹙的喃喃自语,越发觉得沈落深不可测。

    ……

    沈落催动黄色锦帕遁地前行,前面无论是泥土,还是岩石全都形同虚设,轻轻松松便一透而过,速度异常迅疾,不比在半空飞遁慢。

    而且这锦帕还具有隐匿气息的作用,他在地底遁行时一点气息也没有外露,生活在地底一些虫蚁活物,甚至一些地行的妖物没有一个察觉到了他。

    “果然是好宝贝。”他心下大喜。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催动这黄色锦帕非常消耗法力,以他真仙中期的修为,也觉得很是吃力。

    好在他可以随时停下,打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