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三十三章?棍影重重
    “你小心待着,情势不对就先跑,记住,先别回积雷山。”红裙女子叮嘱道。

    “俪姐姐……”不等小玉询问为何不能回家事,红裙女子已经双手一挽,掌心中各自浮现出一柄纤细长剑,朝着浑身紫黑的中年男子杀了过去。

    还没靠近,一股淡淡尸臭味道就从中年男子身上飘了出来,红裙女子稍有嗅到,就感到头脑一阵昏沉,连忙摒住呼吸,向后退了开来。

    中年男子见状却是一喜,立即欺身而上,双手一舞,两个袖子鼓鼓荡荡,里面有大量紫黑毒气滚滚涌出,化作两条青紫毒蚺,交织缠绕着朝红裙女子扑了上来。

    毒蚺口中生有尖齿,嘴里不断喷涌着紫黑气息,从其袖中探出,攻击范围却是延长了数倍,不断撕咬向红裙女子。

    后者封住呼吸之后,发觉紫黑气息再无法侵扰,便不再一味躲避,而是凭借敏捷的身法,贴近中年男子,挥舞长剑不断攻击其要害。

    一时间,中年男子虽然浑身毒气,却被死死压制,不得脱身。

    小玉紧张的盯着红裙女子与中年男子的战斗,时不时也会看沈落那边一眼,但终究还是担心自己的“俪姐姐”更多一些。

    万岁狐王妃嫔众多,子嗣更是无数,她与俪姐姐虽然不是一母所生,却十分亲近,小玉母亲剩下她时便因故过世,事实上一直是俪姐姐照顾她长大的。。

    所以哪怕万岁狐王不允,俪姐姐还是私自逃出积雷山,来救她了。

    在小玉心思纷乱之际,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侧不远处,四名活尸已经悄然围了上来。

    忘丘一直小心观察着院中动向,确认沈落和红裙女子脱不开身后,才操控着四名活尸围向了小玉。

    他心念一动,四名活尸顿时跳跃而起,同时扑向了小狐女。

    “啊……”小玉后知后觉,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声叫道。

    红裙女子闻声一惊,正想回援,却被中年男子袖中黑蚺绕身而过,张口朝着后颈咬了下去,只得匆忙防御,救之不及。

    忘丘眼见活尸即将得手,以为自己终于能将功补过之际,却只听一声霹雳惊雷炸响。

    一道粗壮的银色雷柱从天而落,其上迸射出道道雷鞭扫向四周,打在四名活尸的脑门上,顿时如刀锋一般将之击穿,数枚蛊虫焦黑的尸体随即从中掉落出来。

    远处操控活尸的忘丘受到反噬,身躯猛然一震,嘴角忍不住溢出一丝鲜血来。

    随着四具活尸四散倒下,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的小玉,还依然保持着单手高举,催动符箓的样子。

    “我滴个乖乖,这也太厉害了……”眼见那一张符箓威力如此之大,小玉忍不住叫道。

    方才被那人族修士救出的时候,她的手里就给塞了一张叫什么“落雷符”的符箓,那人教了她用法之后,说危急时刻保命用,没想到真帮了大忙。

    沈落听到那边传来的巨大动静,稍稍瞥了一眼,对小狐女的表现很是满意,手中镔铁棍紧握,开始不再保留,施展起泼天乱棒来。

    一开始还觉得能够应付的犬犀,在沈落认真起来后,便觉得压力顿时如山一般大。

    四周密密麻麻层出不穷的棍影不断浮现,简直如同在编织一张金色大网,要将他这只长了翅膀的笼中雀困在其中。

    沈落的棍法越来越快,棍势越来越猛,犬犀应付得越来越难,心中不禁恐慌起来,顿时萌生了退却之意。

    只见其手中两道飞轮朝着沈落猛然掷出,在半空中化作两道丈许方圆的巨大光轮,呼啸着飞袭而出,其身影却朝着相反方向疾掠而去。

    沈落见状,手中镇海镔铁棍猛然抡转,朝着前方猛然砸落下去,四周笼罩着的金色棍影开始纷纷合拢,顺着沈落砸出的轨迹,一道接着一道落了下去。

    随着金色棍影重重砸落,一道道重击接连落下,直接化作一道足有千丈长的擎天巨柱,四周光芒搅动,将那两道飞轮直接砸落,并且追上了疾掠而走的犬犀。

    后者双翼被棍影金光搅入,顿时血肉横飞化为齑粉,身形也在重压之下,被砸得重重落下,如陨石一般坠落在了采石镇外,砸出一个数丈深的大坑。

    沈落身形飞掠而出,不等他起身再逃,已经抬手一挥,一道金色长绳如游蛇一般蜿蜒而出,将其牢牢捆住,任其如何挣扎都无法脱身。

    “大胆人族,胆敢跟我们作对,你这是找死。”深坑中的犬犀犹在叫骂道。

    沈落皱了皱眉,抬手一挥,将其扯了出来,将其隔空带着,又飞回了那座三进院落。

    忘丘和中年男子见犬犀被擒,顿时失了方寸。

    中年男子一个分神,被红裙女子抓住时机,手中两把纤细长剑交错刺出,同时贯穿了他的心口,两股浓黑的心尖血便涌了出来。

    “快退。”沈落一声低喝。

    红裙女子连忙松开长剑,暴退而走。

    那浓黑血液上冒出丝丝白烟,竟带有强烈的腐蚀性,几乎瞬间就将她的双剑腐蚀断裂,而她若没有及时逃开,此刻情况只会更加凄惨。

    “多谢前辈。”红裙女子心中感激,冲着沈落抱拳道。

    沈落却是目光一转,瞥向了正试图悄悄溜走的忘丘,笑着说道:“忘丘道友,别急着走呀,先吃点东西再说嘛。”

    说着,他抬手一挥,将先前假装吃掉的黑色肉块抛了出去,扔给了忘丘。

    “我这都是被妖邪逼迫才不得已为之,求前辈饶过一命,以后定然痛改前非,为前辈做牛做马。”后者见状,脸色变得越发煞白,竟是直接跪地求饶道。

    “想活命不难,问你的话老实回答就行。”沈落见状,笑着问道。

    “是,是,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敢有半点隐瞒。”忘丘连连说道。

    “你们抓了这小狐狸,就是为了引万岁狐王离开积雷山?”沈落问道。

    “不错。这玉狐一族仗着有牛魔王撑腰,一直不肯归降魔族,躲在积雷山里不出来,魔族也找不到他们躲藏的真正洞穴,只能出此下策。”忘丘立即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