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山脚小镇
    “不管如何,已经接下了打探钻头号山消息的任务,就先去寻找玉狐一族吧。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先学会这白鹤化形之术。”半晌,沈落沉吟着喃喃自语道。

    说罢,他又翻手取出那枚玉简,投入神识进去,仔细探查了一遍。

    在发现并无什么特别不解之处后,他便屏息凝神,一边口诵法诀,一边按照玉简中记载的方法同时催动起神识之力和法力来。

    变化之术不同于幻术,不是掩人耳目的虚招,而是真正改变身形,精魄,气息和神魂,故而需要神魂之力,法力,气息和肉身之力的完美配合。

    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十分困难之事,不过沈落本身已是真仙之躯,法力足够充沛,神魂之力亦是不弱,加之修炼有《黄庭经》功法,修炼起来竟是异乎寻常的顺利。

    不过半个时辰后,沈落从原地站起,双臂左右一展,如鸟雀舞翅一般上下抖动,口中轻声吟诵变化咒语,继而猛地深吸了一口气。

    其身形顿时一轻,双臂之上生出根根雪白翎羽,身形快速缩小变化,直接化作了一只羽毛鲜亮,亭亭玉立的丹顶白鹤。

    他脚步一抬,朝前跨出一步,却只觉得脚步虚浮,有些踩不稳,双手便跟着忍不住地挥动起来,竟是一路小跑着冲向了前方。。

    生而为人,沈落从未关注过鸟雀如何腾空,自己以前飞行之时也是借助术法升空,眼下突然变作白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腾飞。

    几番奔跑展翅之后,他才终于扑棱着翅膀,飞上了高空。

    沈落身形高翔于天云之中,低头俯瞰大地,能够看到自己的身影投映在溪涧水面上。

    初始时由于不习惯,他的双翅挥动过勤,双腿也没有向后伸展,姿势看着还有些古怪,不过飞行半刻钟后,经过他的不断调整,就变得已然与真正的白鹤无异了。

    他寻了积雷山的方向后,也没有再度变化为人身,就这么展翅翱翔,朝着那边飞掠而去。

    中途经过一片山林的时候,沈落忽然觉得身后风声大作,投注在地面的视线里,也看到一道巨大的影子朝着自己的身影覆盖了下来,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忙猛地一偏身子,两道乌黑发亮的弯钩就贴着他的胸膛滑了过去,一道灰黑色的身影旋即擦身而过,身形稍向下一沉,又飞掠而起,在高空中一个盘旋,又朝着他掠了过来。

    “游隼……”

    沈落瞳孔微缩了一下,视线朝着下方扫视了一眼,身形疾掠而下,如一杆标枪般朝着下方扎了下去,一头窜入了密林当中。

    那游隼俯冲着追击而下,同样落入了密林当中。

    只是当它的身形进入林中时,一道水箭从下方突兀射出,擦着它的翅膀疾射上了高空,将其翅膀上的翎羽瞬间打掉数根。

    游隼受惊,立即飞出山林,直入高空,朝着远方展翅而去。

    片刻之后,沈落的身影才从密林中飞掠而出,朝着积雷山方向疾飞而去,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方才虽半路突遭游隼袭击,却也足以证明这白鹤化形之术,的确有独到之处。

    一路飞驰数百里后,临近傍晚时分,沈落终于抵达积雷山附近。

    遥遥相隔数十里之外,沈落便看到一片山势壮阔的青黑色山峦,他没有贸然闯入山中,而是循着山外一处隐约可见灯火亮起的地方飞落了下去。

    落地之后,沈落才发现,那里竟赫然是一座残破不堪的山脚小镇。

    积雷山多黑色玄武岩石,约莫是靠山吃山的缘故,这座破败小镇上的房屋多以黑色石块垒砌,入镇的大门口外,竖着一座石质门坊,上面镌刻着三个已经没了漆色的大字“采石镇”。

    沈落将自己一身气息压下,从路边拾了一根生着青苔的木棍,将上面的露水污渍往自己的衣衫上擦了擦,然后手里拄着木棍,一瘸一拐地朝着镇子里走去。

    从镇子的规模和房屋状况来看,这座采石镇曾经约莫也是风光过的,至今许多门户前还堆砌着等人高的石材,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泥沙和苔藓,显然已经很久不曾动过了。

    两边的许多房屋也已经颓圮坍塌,到处都是破败荒凉的景象。

    沈落一路向内走了许久,才终于看到了自己在高空中看到的灯火,那赫然是镇子最中央,一座占地面积最大,气势也最宏伟的院落。

    说其宏伟,也不过是与周遭房屋做对比而已,其实际上也就不过只有三进院落,最前面和最后面的两进院落都还保存完整,只有正中央的房屋,已经全都倒塌了。

    而那黄色的光亮,就是从最后一进院落中,透映出来的。

    沈落走到前院,用手扶着门上的铜环,“哐哐”地叩击了几下,里面没有反应。

    “有人吗?”

    沈落开口喊了一声,却好似赶路良久,没有了力气,而显得声低语怯。

    院子里没有人应声。

    沈落又加大力度,拍了拍门上铜环,没想到门“吱呀”一声响,自己打开了。

    他眉头微皱,透过门缝向内望了一眼,口中又喊了一声“有人吗”,然后推开门扉,朝着院内走了进去。

    才刚步入院内,就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一名面黄肌瘦,眼窝深陷的中年男子,神色匆匆地从中院的废墟上跑了出来。

    一看到进来的是个脏兮兮的年轻人,中年男子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口里叫骂道:

    “哪里来的倒霉鬼,好死不死地乱闯做甚?”

    “晚辈家中逢难,一路逃难至此,已经数日粒米未食,腹中实在饥饿难耐,见院中犹有灯火,便想进来看看能不能讨得一点吃食。”沈落叹息一声,有气无力道。

    “这时节还想讨吃食,你是鬼迷了心窍吗?还不赶紧滚……”中年男子深陷的眼窝里,泛着幽幽之色,怒道。

    “大叔,你……”

    眼见沈落还要争辩,男子更是怒不可遏,从地上拾起一块瓦砾,就想朝沈落砸过来。

    “住手……”这时,一个清亮的嗓音叫住了他。

    沈落歪了下身子,视线绕过那中年男子,朝着后方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衣袍,面色苍白如纸的年轻男子,正朝这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