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册残境
    沈落施展振翅千里向前飞遁,足足飞出了近万里才停下,降落在了一处山涧内。

    眼见身后没有人追来,他松了口气,默运黄庭经,恢复法力。

    同时,他翻手取出一物,正是从聚宝堂遗迹那里得来的黑色瓶子。

    之前的事情颇为诡异,虽然凭借天册之力解决了,可不将事情查清,他心中始终难安。

    只是这瓶子用特殊材料制成,能够隔绝神识,必须打开才能看到里面是什么,否则他之前也不会冒险开瓶了。

    他微一沉吟后揭掉青色符箓,然后翻手取出一套简易法阵阵盘摆在瓶子周围,掐诀一点。

    阵盘顿时亮起一团青色光罩,将瓶子笼罩在其中。

    根据之前的情况看,瓶中黑气只要碰触到他本人的法力,就能凭借法力联系,渗透到他身上,现在他依靠阵法之力禁锢,和其本人并无关联,黑气应该不会影响他了吧。

    想到这里,沈落拿起药瓶,轻轻拨开瓶塞,立刻将瓶子放在地上,自己向后退开。

    一股黑气从瓶内涌出,很快被法阵的青色光罩笼罩住。。

    黑气在光罩内左冲右突的一阵,并未突破而出,也没有融入光罩内。

    眼见此幕,沈落这才放心,靠近光罩朝瓶内望去。

    有黑气阻挡,他也看不太清楚,不过瓶内似乎装着一颗漆黑丹药,这些黑气便是丹药发出的,不知是何丹药。

    他微一沉吟,分出一缕神识穿过青色光罩,小心的朝瓶内探去。

    可神识碰到一缕黑气,那黑气立刻融入进来。

    不过沈落早有准备,立刻舍弃这一缕神识。

    他脑海微痛,但也及时隔绝了黑气的侵袭。

    “这黑气还真是邪门,神识也能渗透。”他心中暗道,眉头皱起。

    沈落暂时也想不到好的办法探查,不过看到黑气诡异,他越发确信之前的雷灾是这黑气引发的。

    “这些黑气能够让人引发雷灾,稍稍碰触对方法力就能渗透进其体内,用于对敌倒是很有用。”他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考虑了片刻后,他催动禁制之力,将黑气压回瓶子,重新塞上瓶塞,将黑色药瓶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沈落又取出天册,放出神识没入其中。

    刚刚天册突然收取了他身上的黑气,显然这本册子还另有玄妙未被发觉。

    沈落正要仔细感应,天册突然金光大放,发出一股强大吸力。

    他眼前一花,视野大变,被大片金光淹没。

    沈落只觉眼前金芒一散,双脚落地,脚下一阵“叮咚”声响,便有阵阵涟漪荡漾开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地面平滑如镜,却没有半点人影倒映,赫然是又进入天册中那片古怪的金色大厅中了。

    沈落心中正疑惑间,忽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身后极远处传来:

    “你……是新来的?”

    “什么人在那里?”沈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肩头微微抖动了一下,立即转回头朝那边望了过去,结果却只看到了一片茫茫云雾,什么都没有看到。

    “莫非是那第四人?”那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却好似在暗自嘀咕。

    沈落心中悚然,仰头望去,就看到一道高达百丈的巨大人影,伫立在前方数十丈外的金色雾墙中,一身白色长袍遮掩在雾气中,不留神看的话,根本很难注意到。

    而更令沈落觉得心惊的是,此人虽身形庞然,可身上的气息半点不泄,先前他竟是连半点都不曾察觉。

    “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沈落略一犹豫,还是抱拳施了一礼,问道。

    “在这个地方,问及别人的身份,可不是件礼貌的事情。”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却颇为平和,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虽然其有此言,可沈落哪里敢有半点放松,只能酝酿措辞道:

    “前辈别误会,晚辈只是身陷迷途,误闯入了这片诡异空间,若是打扰到了前辈,还请见谅,晚辈这就离去。”

    “呵呵,身陷迷途……倒是个有趣的说法。不过道友你不用担心,老夫并无责备之意,你也不用刻意隐瞒,若是身上没有天册残片的话,是绝无可能进入这片空间之中的。”那声音笑了笑,说道。

    一听此言,沈落心中猛地一跳,原本还想继续隐瞒此事,但稍微转念一想,也就明白过来,话说到这种程度再撒谎也是没有的,还不如据实以告,从此人口中换取些有用的情报。

    “原来前辈也是得到了天册残片的人,这么说来,我们能够在这里见面,也都是因为天册了?”沈落仰着脖子,想要看清那人面容。

    只是隔着重重金色雾气,却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时,却见那百丈高的巨大人影,衣袖一挥,身形开始极速缩小,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身高与沈落相差无多的白袍老者。

    其身着如雪长袍,腰系朱红绦带,一手抱着一杆雪白拂尘,上面根根丝线凝结如晶,散发着雪亮光芒,一看就不是普通法宝。

    然而,顺着那人身量向上望去,只能看到一缕雪白长须垂在胸前,而他的面容却被一团金色雾气笼罩着,以沈落当下的瞳力,完全无法看清。

    “福生无量天尊。”老者单手竖起一掌,挥动拂尘,朝着沈落打了个道门稽首。

    “见过道长。”沈落见状,立即双手抱拳,躬身行了一礼。

    “道友第一次来这里,不必惊慌,我们将这片区域叫做天册残境,算是天册残片互相联系共鸣,营造出来的一片虚境。”白袍老道开口说道。

    “天册残境……我们?莫非还有其他人在?”沈落眉头微皱,问道。

    “看来道友还不知道,天册破碎之后,共分成了五块残片,分别遗失在了三界,之后在机缘牵引之下,陆续被一些人得到,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他们了。”白袍老道开口说道。

    其话音刚落,另一边的雾墙中忽然金雾翻涌,一道百余丈高的巨大身影浮现其中,其身着银鳞亮甲,腰扣蛮狮腰带,头戴攒珠宝冠,脚蹬藏青云靴,身形挺拔如松柏,气势雄浑如山岳,不过同样面覆金色雾气,浑身气息不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