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死撑到底
    沾果朝远处的封印望去,神情一变。

    只见金蝉法相正盘膝坐在那里的封印缺口上,巨大的身躯直接将缺口整个堵住,其中的魔气自然无法涌出。

    沾果勃然大怒。

    他刚刚不得已驱动魔首过来相助,在离开前在封印处是布下了一些手段的,如今竟被无声无息的破开。

    沾果自问举手投足间便可破开那金色法相,可头顶金色星辰光柱威力越来越大,只要稍稍分心,撑起的黑色光阵立刻就会崩溃。

    沈落也注意到了远处封印的情况,顿时大喜,一手继续掐诀继续施展三星灭魔,另一只手虚空一抓。

    附近的玄黄一气棍飞射而回,落入其手中,接着单手一抡,朝地面重重一插而下。

    棍身泛起一层黄芒,一闪没入了地底,消失不见。

    沾果看到此幕,微微一怔,可随即神情一变,身上黑气倾泻而出,密布到脚底地面上,同时身上黑气汇聚,凝成一副黑色铠甲。

    可不等他做出更多举动,一道黄芒快似闪电的从地面黑气内突破而出,“噗”的一声刺入其腰腹,轻易洞穿而过。。

    沾果看着贯穿自己的玄黄一气棍,微微一愣,难以相信护体魔甲就这么轻易被突破。

    可玄黄一气棍上混杂在黄芒中的丝丝金色星光,让他明白过来。

    玄黄一气棍内蕴含紫心墨晶,能够存储法力,沈落刚刚催动此棍前,已经将部分三星灭魔的破魔星光注入其中,虽然没能增强此棍的威力,但对于魔气的破坏力却大增。

    沈落只觉周身力量开始流失,自知已无法再支撑太久,一咬牙,单手猛地掐诀一催。

    贯穿沾果身体的玄黄一气棍黄芒一盛,自行挥舞起来,十六道棍影在棍身周围现出,一股滔天巨力猛然爆发。

    沾果面色一沉,身上黑气狂涨,瞬间形成一个黑色漩涡,朝着玄黄一气棍笼罩而起。

    一股似乎能吞噬天地的吸力从黑色漩涡内发出,阻止泼天乱棒展现威能,不知是何种神通。

    可沾果此刻多面受制,体内魔气运转艰难,身体更被玄黄一气棍贯穿,终究还是泼天乱棒之力抢先一步爆发。

    十六道棍影包裹住沾果的身体一绞,只听“嗤啦”一声巨响,沾果身体拦腰断成两截,鲜血瀑布般泼洒而出。

    沾果遭此重创,上方的黑色光阵也轰然而散,金色星辰光柱将残存的光阵摧枯拉朽般击溃,笼罩在沾果身上,将其身形淹没。

    地面隆隆晃动,瞬间一股强大的劲风扩散而开,将地面刮掉了深深的一层,周围沙尘滚滚,附近的一切事物被尽数卷飞。

    沈落大口喘息,再也支撑不住,半跪在了地上。

    他胸腹间伤口仍然不断流着鲜血,已经几乎将下半身都染成红色,伤口上的黑焰更飞快扩散,已经将伤口附近的皮肉染成了漆黑之色。

    他立刻运转大开剥术,同时翻手取出一枚疗伤乳灵丹抛入口中,伤口处立刻浮现出无数血丝,试图愈合。

    可这些血丝一碰到伤口上的黑色火焰,就立刻被燃烧殆尽,而且黑焰中透出一股顽强的阴冷之力,死死盘踞在伤口上,大开剥术竟然也无法将其愈合。

    不仅如此,那些黑色火焰更透出一股冰凉气息,已经扩散到了胸腹等一大片地方,那里尽数变得冰凉麻痹。

    沈落心中一凛,心念一催。

    其身前金影闪过,天册一闪而现,将黑焰系数收入内部空间,沈落伤口周围的阴冷之力也随之散去。

    没了黑焰阻碍,在大开剥术和乳灵丹的双重作用下,巨大伤口飞快开始缩小,漆黑的皮肤也开始恢复原状。

    沈落未敢放松,强撑着站了起来,却没敢解除召唤修为,抬头朝沾果望去,掐诀一挥。

    一股狂风席卷而来,将周围飘荡的尘土卷飞,露出里面的情况。

    金色光柱已经消失,召唤而来的星光之力在地面上凝成一个金色法阵,封印着沾果的残躯。

    沾果此刻齐腰断成了两截,不过其身躯已经恢复了人形状态,现在好像琥珀中的苍蝇,被禁锢在封印内动弹不得。

    沈落长松了一口气,正要解除召唤状态,一团淡淡黑气突然从沾果身体内飞了出来,竟然完全无视三星灭魔的封印,轻松飞了出来。

    黑气人隐约显现一道三头六臂的身影,看起来正是那道蚩尤暗影。

    沈落心中一凛,急忙闪身后退,抬手将玄黄一气棍召唤过来,纯阳剑胚和金色短锥更是环身飞舞,严阵以待。

    “我会记住你的,后会有期。”黑色人影没有再出手,对沈落说了一声,一闪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沈落愣在原地,身体一阵莫名发冷。

    黑影消失后,封印之内的沾果身上所有的魔气尽数消散。

    沈落见此,这才彻底放下来,急忙掐诀解除了召唤修为。

    一道金色身影从他身体内飞出,朝着天空射去,天册也飞快恢复了虚化的模样,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琳琅环中的玉枕内。

    上空的再次出现的黑云蛇电纷纷消失,天空又恢复了原状。

    而沈落身上的气息飞快回落,转眼间恢复动了出窍期。

    他的面色骤然变得煞白一片,体内元气再次被抽光,整个人颤抖着倒在地上。

    这次召唤梦境修为的时间,比前两次长很多,付出的代价也更大,他只觉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剧烈抽搐,体内生命力更是飞快流逝。

    “嗤嗤”响中,其身体表面被撕裂出一道道细小无比的伤口,鲜血飞溅溢出,体内经脉更是寸寸碎裂,整个人看起来好像一个破破烂烂的口袋,没一块好肉,全身的温度也在飞快降低。

    他强撑着想要取出一枚疗伤乳灵丹服下,可一股剧痛突然袭来,他的意识飞快变得模糊。

    “沈兄……”

    在彻底丧失意识前,他听到一声惊呼,隐约看到白霄天满脸紧张的飞了过来。

    沈落看到此幕,心中微微一暖,下一刻,便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所有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