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零八章 意外之喜
    黑色魔首仰天长啸一声后,立刻平静下来,双目血光大盛的看向禅儿,嘴巴一张,喷出一缕闪烁着幽暗气息的黑光,打向金蝉法相。

    和周围汹涌澎湃的金光相比,这一缕黑光微不足道,仿佛沧海一粟。

    可就是在漫天金光和层层叠叠的佛力中,这缕黑光却顽强存活下来,一闪而逝的刺在金蝉法相的眉心处。

    金蝉法相额头立刻被侵染出一层黑色,迅速朝周围扩散,原本慈悲平和的法相容颜变得暴戾起来,越来越狰狞。

    而响彻虚空中的梵唱之音戛然而止,喧闹的天地瞬间变得寂静,禅儿的小脸上也现出痛苦之色,身上金光迅疾黯淡下去。

    就在紧要关头,一团金光蓦的从禅儿胸口泛起,却是那枚舍利子,一闪之下,和金蝉法相融为一体。

    金蝉法相如同吃了一记大补药一般,瞬间变大了数倍,面容上面的黑气也被飞快驱除,虚空中的梵唱之声重新响起。

    金光闪动间,原本模糊的金蝉法相法相飞快变得清晰起来。

    这尊佛陀全身都是金黄色,眉毛细长,散发出金色毫光,眉心处点缀着一颗鲜亮的朱砂印记,双眸温润有神,脸上笑眯眯的,透出极其慈祥,仁厚的感觉。

    只看到这个法相,众人心中不自觉的产生坚定的心念和无穷的信心,似乎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阻挡。。

    万丈金光从金蝉法相上绽放,如同东升的旭日般耀眼,将整个会场都尽数笼罩其中,天空的云层也被染上了一层金边。

    从地底涌出,张牙舞爪的魔气竟然如同遇到了克星,飞快开始飘散。

    而远处的那些魔化人也被金光照射到,身上魔气也同样开始飘散,口中发出凄厉惨叫,纷纷朝远处飞遁。

    龙坛也是一样,身上魔气飘散,尖锐的怒吼一声后身形一晃消失。

    沈落眸中银光闪动,翻手取出一张落雷符捏碎,另一只手臂抬起,虚空一点。

    霹雳声一响,一道粗大银色电弧从天而降,劈在十几丈外的一处平常之地,正是他手指点向的位置。

    噼里啪啦的雷鸣之声暴起,一个黑色人影踉跄显现而出,正是龙坛。

    交手到现在,龙坛的身法虽然诡异,可沈落目力惊人,神识也非常强大,已经渐渐发现了其诡异身法的规律。

    施展落雷符后,沈落双脚月影光芒立刻大放,人瞬间消失,下一刻在龙坛身旁出现,几乎和龙坛同时出现。

    他手中的五火扇上早已红光大放,对着龙坛狠狠一扇而出。

    冲天红光从五火扇上爆发,一头数丈大小的赤色火凤从扇内射出,展翅扑向近在咫尺的龙坛。

    可龙坛的反应也极快,一晃便立刻稳住身形,两手急急一挥而出。

    他身上瞬间涌出大片黑红两色的魔气,堪堪在火凤袭身前,在身旁瞬间形成一片黑红光幕。

    光幕内闪动的血色磷光,好像一道道血色闪电,看起来极是诡异。

    做完此事,龙坛本身气息陡然下降了很多,显然黑红魔气并不是普通之物,估计牵扯到其体内的本源之力。

    赤色火凤和黑红光幕撞在一起,立刻发出炸雷般的爆裂声。

    沈落面露冷笑之色,蓦然抬手发出一道蓝光,打在黑红光幕上。

    “收!”他低喝一声,身上金影一闪,激烈冲突的黑红光幕突然凭空消失。

    赤色火凤没了对手,继续向前飞射。

    龙坛灰白无神的眼睛里透出震惊之色,可不等他做什么,赤色火凤狠狠撞在他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团不停涌现赤色符文的神秘赤色光晕骤然浮现,淹没了龙坛的身影。

    赤色光晕看起来并不算多么刺目耀眼,但是却透出一股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庞大灵压和高温,令附近虚空为之震颤。

    可就在此刻,一道黑影从赤色光晕中射出,正是龙坛,只见他半个身体被烧的焦黑,右臂更被化为乌有。

    但他的速度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仍然快似闪电的朝远处掠去。

    然而沈落早就守在赤色光晕之外,更取出了玄黄一气棍,眼见龙坛飞掠而出,他手中玄黄一气棍一抡之下黄芒大盛,朝龙坛当头猛击。

    一股滔天巨力率先笼罩而下,龙坛周围的虚空甚至都发出吱呀的挤压之声。

    龙坛飞掠的身影立刻一沉,好像陷入泥潭一般,速度迟缓了大半。

    他豁然抬头,完好的左手上黑光狂涨,魔气大放,向上猛击而出。

    一团漆黑拳影凭空冲天而起,发出刺耳的尖啸,和黄色棍影狠狠撞在了一起。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黑色气浪和黄色光芒交织,可二者之力相差悬殊,黑色拳影一闪便溃散而灭,黄色棍影岿然不动,继续落下。

    龙坛口中发出一声低喝,猛地屈膝,仅存的左臂上抬,上面黑气狂涨,以“霸王抗鼎”之势上举,硬接了黄色棍影。

    “轰”一声巨响,龙坛的左臂直接爆裂而开,身体更如同一块陨石般从半空坠下,轰隆一声砸在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大坑中心处,龙坛半个身体陷进地面,没至胸口。

    可就算这样,龙坛看起来竟然也没事,体表黑光大盛,猛烈扩散开来,直接将附近泥土卷飞,人一纵便从地面跃出,身上更是魔气翻滚,再次一闪消失不见。

    “这都没事?”沈落面露惊讶之色,随即双目银光大放,朝周围望去,然后蓦然取出一张落雷符捏碎。

    半空中雷光一闪,一道粗大银色雷电冲天而降,劈在二十丈外的另一处虚空处。

    “轰隆隆”

    无数银色电弧爆裂而开,朝四周蔓延。

    一团黑光被雷光撕裂,龙坛的身影再次踉跄现出,其断臂处黑红肉芽疯狂蠕动,双臂竟然长出了不少。

    沈落心中一凛,想也不想便举起手中玄黄一气棍,用力向前投掷而出。

    玄黄一气棍上的十六道禁制尽数浮现而出,棍身更绽放出刺目黄芒,划过虚空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龙坛低吼一声,身形一动便要躲闪,可他双脚旁边的虚空一动,吸血鬼的身影闪现而出,它的两只血爪带出两道血痕,抓在龙坛双脚之上。

    “嗤啦”一声,龙坛双脚被斩出两道深深的伤口,几乎将其双脚从身体上斩掉,他想要躲闪的身形顿时一滞。

    就在此刻,玄黄一气棍飞射而至,打在龙坛身上。

    玄黄一气棍本身的重量,再加上十六道禁制之力,使得此棍变成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噗”的一声从龙坛胸口贯穿而过,将其钉在地面上。

    而沈落随即双脚月影光芒大起,瞬间飞掠到龙坛旁边,两手握住玄黄一气棍一转,施展泼天乱棒。

    泼天乱棒只是一门神通,他在现实中修炼的虽然是无名功法,可也能尝试施展此棍法神通。

    棍法刚刚展开,玄黄一气棍内就发出一股庞大吸力,竟然一下将他体内法力吸走了近半之多,吓得沈落险些将玄黄一气棍扔掉。

    好在泼天乱棒也显现出不俗威力,两道棍影浮现而出,将龙坛的身体包裹在其中,剪刀般向中间一剪。

    原本坚固无比,似乎怎么打都不会死的龙坛,此刻突然变成脆弱起来,被两道棍影一卷便化为无数碎骨爆裂,彻底陨落。

    沈落看到此幕,眼中大喜,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泼天乱棒极为勉强,可此棍法的威力也令他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