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天道不公
    轰隆隆!

    天劫所化的黑色雷柱与林达祭出的鬼头枪尖相抵,立即炸起一穿雷暴之声,无数道黑色的雷电光丝从碰撞处炸裂开来,仿佛在天空中绽放开了一朵黑色巨花,璀璨摇曳,令人心惊。

    爆炸的余韵在百丈高空处炸开,推卷着层层劲风吹袭开数十里之远,瞬间将周遭天地灵气都清扫一空。

    就在这时,手掌藏在袖中的沈落,忽然以指甲划破手心,鲜血飞溅之时,被他牵引着在虚空中化作一道血符,笔直飞向了那朵悬在半空的血晶莲花。

    临近之时,血符光芒剧烈一闪,在半空中剧烈燃烧,化作一团赤红火焰,将血晶莲花淹没了进去,血晶中被困的纯阳剑胚,顿时剧烈挣扎起来。

    沈落感受到自己与纯阳剑胚的联系重新建立,心中大喜,立即催动纯阳法诀,脚踏罡步,身形幅度巨大的一摆,手掌也随之猛地朝回一扯。

    纯阳剑胚上顿时燃烧起一层熊熊火焰,剑尖直指高空,奋力冲撞而起。

    “咔”的一声脆响!

    那血晶莲花合拢的一片花瓣被撞碎开来,化作晶粉消散不见,纯阳剑胚则是一飞冲天,在高空中拧转了身形,朝着沈落极速飞了回去。

    林达方才全心身应对第一道雷劫,根本无暇顾及这边,才给沈落可乘之机,救出了飞剑。

    他正心烦于雷劫威力远超于他预料,又见沈落捣乱,顿时怒火中烧,喝令道:

    “龙坛,速去将此人杀掉,肉身挫骨扬灰,神魂不要尽灭,至少留下三分,待本座历劫完毕,再好好跟他算账。”

    “遵命。。”龙坛法师竖掌答道。

    说罢,其便身形一闪,朝着沈落直扑了上来。

    沈落刚刚召回纯阳飞剑,正打算继续施救禅儿,忽觉身后突然风声大作,也不回身去看,只是运转斜月步,一个错身,闪避了开来。

    龙坛禅师手里握着一根人骨制成的白色禅杖,与沈落错身而过时,突然探掌向后一抓。

    其掌心之中浮现出一个血红“禁”字,根本未触及沈落衣衫,当中却有一股无形的禁制之力扯住沈落身躯,令他身形一僵,被禁锢在了原地。

    不等他挣脱时,龙坛手中的白骨禅杖已经突然探出,朝着他的眉心点了下来。

    “咚”的一声轻响,在沈落心头响起。

    他眼前的景色便随之一变,周遭不在是茫茫大漠,而是回到春华县城中。

    周围车水马龙,叫卖不断,各种声音杂乱纷繁,充满了烟火气息。

    “夫君。”一声轻唤从身后响起。

    沈落诧异回头,就看到身旁停着一架马车,一个容貌极美的束发女子正从轿厢里撩开垂帘,探着身子说道:“发什么呆呀,买好了就回来,我们还要出城踏青呢。”

    那女子笑容温婉,容貌俏丽,不是聂彩珠,还能是谁?

    沈落茫然低头,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正捏着一串色泽诱人的冰糖葫芦。

    “哦。”

    他恍惚应了一声,走到马车前一扶车辕,就要跳上马车。

    “沈落……”

    就在这时,一声气息雄浑,好似狮子咆哮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沈落猛然睁开眼睛,瞬间重回大漠战场。

    “沈落,小心食梦妖。”白霄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方才也正是他,以佛门狮吼将沈落震醒。

    沈落这时才惊悚地发现,龙坛禅师手中的引魂杖顶端上,正站着一个不过三寸来高的半透明小人,其下颌和双耳尖长,嘴里长满了鱼刺般的尖细小牙,正张口撕咬一道从他眉心处延伸而出的人形虚影。

    观其轮廓模样,赫然正是沈落自己的魂魄。

    他顿时心中大凛,心念猛然一动,纯阳剑胚立即一闪而过,就将那三寸小人斩成了两段。

    龙坛禅师怒目一瞪,手中引魂杖朝前猛一突刺,杖头处一道锋锐白光迸射而出,朝着沈落眉心直刺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沈落头顶上方也悬起了一枚八角铜镜,八道光幕垂落四周,将他护卫了起来。

    法杖白光打在了光幕之上,“砰”然作响,竟是直接被反弹了回去,直奔龙坛而去。

    龙坛见状,眼中异色一闪,身形立即向后退去,闪避开来。

    沈落正想上前追击,忽听“轰隆”一声沉闷声响,再次从高空袭来。

    第二道雷劫降临下来。

    一道远粗于先前的黑色雷电光柱从高空倾泻而下,当中泛着丝丝缕缕银色光痕,威力自是远超先前数倍。

    林达目光紧盯着高空,不敢再有丝毫分神,他招来这些高僧,原本只是为了在应对第九道,也是最凶险的一道雷劫时,以他们的功德和气息与自己混杂,从而帮助他分担天道雷击的威力,至于前八道雷劫,他相信自己有实力硬抗。

    可从眼下状况来看,他还是低估了天劫的威力,至少他是低估了天劫应在他身上的威力,若是以此等威力叠加上去,他全力相抗也不过能抵挡到第七次雷劫。

    而第八次时,便要用这些高僧禅师们来替自己分担,至于原本稳稳能够应下的第九次雷劫,自然就再次变成了未知之数。

    为了能够稳妥地渡劫成功,他苦心经营百余年,可不是为了等这么一个意外。

    “去他娘的天道,不是说无私么?何至于对我如此穷追猛打?如此不公,枉称天道!”林达轻啐了一口,心中忍不住咒骂道。

    骂过之后,他双手再次掐动法诀,抬手朝着高空打去。

    那头由鬼气凝聚而成的巨大鬼物,巍峨身躯如同仙魔法相,手中鬼头巨枪再次出击,朝着那滚滚雷电绞刺了进去。

    鬼头枪尖迸射出股股黑色光芒,与雷电混杂一处,同时爆裂开来。

    满天雷电四散炸裂,滚滚黑雾冲天分散,天穹之上混乱不堪,好似末日降临。

    那巨大鬼物手中的长枪被电光炸断,一道道银色电丝如落雨一般泼洒在其身上,将之周身击穿出一道道破洞,千疮百孔,凄惨不已。

    林达随手一挥,鬼物已经残破的身躯开始消散,化作滚滚雾气倒流而回,又被他身上的狰狞鬼脸吸回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