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法坛讲经
    禅儿自然是跟随白霄天乘坐飞舟而行,经过这些时日的调养,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复原,只是精神看起来还是有些不佳。

    那三日为沾果开解心结的具体情况,他一直没有跟沈落两人细说过,事实上,那几日除了吟诵清心咒以外,他还与时不时清醒一阵的沾果辩论过。

    沾果在佛学上的造诣之精深远超他的想象,虽然最终禅儿还是辩赢了,但对他的心神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最后,禅儿还是通过与自己前世留下的舍利子不断沟通,借助舍利子中的力量,才彻底唤醒了沾果。

    “白施主,在那日之后,你们可还见过沾果?”禅儿盘坐在白霄天身后,突然开口问道。

    “没有了,据说当日有人见过,他从城门出去了,许多人都猜测他是返回故国赎罪去了,反正从那日以后,就没人再看见过他了。”白霄天说道。

    “怎么了,禅儿师父寻他还有事?”沈落也好奇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那日开解完他之后,总觉得还有些禅理没有说清楚,心中难免有些不得解脱。”禅儿如此说道。。

    “禅儿师父不用太过介怀,据说沾果离城那日,将自己的仪表收拾得干净,脸上也带着解脱后的笑容,很显然,您已经帮他超脱苦海了。”沈落安慰道。

    禅儿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一行人很快飞临会址,当看到大漠当中绵延十数里的帐篷时,也皆是感到蔚为壮观。

    三人从高空中降落而下,来到会场正前方的一片开阔地带,来到此处的僧众也都聚集在那里,一个个穿戴整齐,默默念诵着经文。

    骄连靡虽然贵为国王,此刻却也没有站在会场上,而是如同寻常信众一样,只在会场正前方搭了一座挑檐的帐篷,与王后和一众王子端坐其中。

    看到沈落一行人落在台上,祁连靡立即冲他们挥手示意,脸上满是笑意。

    沈落和白霄天也是随即朝其挥了挥手,禅儿则只是竖掌行了一礼。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林达禅师站在众僧之前,以《佛说无量寿经》开题。

    “如是我闻。”众僧齐齐行礼,开口说道。

    四周围聚着数万百姓,纷纷席地而坐,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声响,全都归于了寂静。

    “烦请诸位大德登临法坛,准备讲经。”林达禅师目光一扫众人,开口说道。

    其话音刚落,便率先飞身而起,朝着整个会场最中央的一座高坛上落了下去,双手一合,盘膝坐在了莲花蒲团之上。

    紧随其后,龙坛,宝山等一众圣莲法坛的僧人,也纷纷跃身而起,足有十六人之多,四散着落在了周围高台之上。

    “禅儿师父,准备好了吗?”沈落低声问道。

    禅儿看向沈落,略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

    沈落随即一笑,抬手一掐法诀朝着地面一挥,一道清泉从地下涌起,化作一道螺旋水浪,托着禅儿的身子缓缓升入高空,将他送入了法坛当中。

    禅儿盘膝坐下后,感受着身边的风缓缓吹过,脑海中忽然隐约浮现出一个陌生而熟悉的片段,似乎在某个时间里,他也曾如当下这般高居法坛,与人斗法。

    不过这片段也仅是一闪而逝,出现在禅儿脑海中的也只是一个孤立的画面,印象很是模糊了。

    禅儿只是略微分神之后,就重新收敛心神,手里捻动着串珠,默默吟诵起心经来。

    其他各院禅师,也都纷纷登坛,一个个盘膝坐好,各自诵经敛神,跟随禅师而来的僧人弟子,则纷纷席地而坐,就围在各自师门长辈的法坛下方。

    “陀烂禅师,此次法会,你以哪部经典入法?”林达禅师作为发起此次大乘法会的主持僧,没有最先开始讲法,而是点了一位车师国的法师,引其第一个讲经。

    那名体型削瘦的年迈老僧闻言,先是朝着林达禅师遥遥施了一礼,随即开口讲道:

    “贫僧引《十善业道经》为典,与众说诸佛菩萨的断业解厄之法。众生芸芸,若想断一切苦厄,须发弘愿,修行十善业道。行即止杀生,禁偷盗,绝淫邪,不妄言,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远贪欲,遏嗔念,断痴愚……”

    沈落虽然不是佛门中人,过往却也看过些佛门经典,知道这位老僧,讲的是修行佛法的最基本方法,即远离这十种恶业,修持自身。

    之后,陀烂禅师继续讲述从这十善业道延伸出来的处世为人之道,内容浅显易懂,覆盖面却十分广泛,其又本就是修行中人,声音极具穿透力,散布在法坛外方圆十里。

    不止众僧听得入神,就连周围的普通百姓,也都听得津津有味。

    陀烂禅师将完之后,林达禅师与众僧冲其行礼,口中诵过一句“阿弥陀佛”后,便又点出第二位禅师开始讲经。

    此僧以《圆觉了义经》为引,讲述了释迦牟尼佛与诸多菩萨关于如何修行菩萨道的问道,当中引用了大量佛偈和不少禅理故事,倒也讲得颇有味道。

    沈落盘膝坐在禅儿身下的高台旁,看了一眼身边的白霄天,发现他也在闭目打坐,似乎是在静心听着那位禅师的讲述。

    他缓缓收回视线后,正打算也闭目打坐时,瞳孔却忍不住微微一缩,忽然瞥见身下的木板下方似乎有一道弧形流光闪过。

    等他仔细去看时,那流光却又瞬间消失不见了。

    “幻觉?”沈落心中微讶,随即放开神识朝着下方探查而去。

    这一探查,他随即发现身下的广场下,赫然有阵阵法力波动正在井然有序的运转着,只是仔细查过之后发现,这法阵好像只是一处很普通的,聚集天地灵气的法阵。

    其聚集速度不快,凝聚而来的天地灵气也不多,并无什么特殊之处。

    为了保险起见,沈落还是传音给白霄天,告诉了他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