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声名远播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

    就在沈落迟疑的一瞬间,沾果手中的香炉就已经冲禅儿头顶砸了下去。

    只不过,他的身子在颤抖,手也不稳,这一下并未正中禅儿的头颅,而是擦着他的眉角砸在了后面的地板上,又猛地弹了起来,掉落在了一旁。

    禅儿的眉角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混合着香灰沾染了他的半张脸颊。

    沈落心头一紧,但见禅儿在整个过程中,眉头都不曾蹙起过,便又稍稍放心下来,忍住了推门进去的冲动。

    沾果摔过香炉后,又发疯般在屋子里打砸起来,将屋内陈设一一推倒,床间幔帐也被他全都扯下,撕成碎片。

    屋里被弄得乱七八糟之后,他又冲回来,对着禅儿拳打脚踢,直到半晌后精疲力竭,才重新瘫倒在了禅儿对面的蒲团上,逐渐安静了下来。

    禅儿此时脸上身上已经遍布瘀痕,半张脸颊更是被血污遮满,整张脸颊一半干净,一半污秽,一半苍白,一半乌黑,看起来就仿佛阴阳人一般。

    等到沾果终于平静下来后,他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双眸子里微微闪着光芒,里面平和无比,全然没有丝毫责怪愤怒之色。

    他冲着沈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后,又缓缓闭上了双眼,继续吟诵着经文。

    沈落看了一会儿,见沾果不再继续施暴,才稍稍放心下来,缓缓收回了视线。。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继续打坐,而是轻轻倚着门板,静静听着禅儿吟诵经文。

    不成想,这一等便是三天三夜。

    直到第三日傍晚时分,屋内持续了三天的木鱼声终于停了下来,禅儿的诵经声也停了下来,屋内突然有一片暖白色的光芒,从门缝中透射了出来。

    沈落和白霄天立即靠近门缝,朝着里面仔细打量过去。

    只见屋内的禅儿,面色苍白如纸,胸口衣衫之内,却有一道白光从中映出,在他整个人身外形成一道模糊光圈,将其整个人映照得如同佛陀一般。

    “这是……佛光!”白霄天有些惊讶道。

    沈落则注意到,坐在对面一直低垂头颅的沾果,忽然猛地抬起头,双手将一头污糟糟的乱发捋在脑后,脸上神情平静,双目也不再如先前那般无神。

    他跪倒在蒲团上,朝着禅儿拜了三拜。

    “禅师,弟子已不再执着于善恶之辩,只是心中依旧有惑,还请禅师开解。”沾果嗓音沙哑,开口说道。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言之‘屠刀’非是独指杀孽之刃,而是指三千烦恼所系之执念,四大皆空,何谓空?非是物之不存,而是心之不存,只有真正放下执念,才是真正修禅。”禅儿开口,徐徐说道。

    “禅师是说,恶人放下杀孽,便可成佛?可善人无杀孽,又何谈放下?”沾果又问道。

    “你只看到恶人放下了手中屠刀,却不曾看见其放下心中屠刀,恶念寂灭,善念方起,只是成佛之始也,身背恶业再行修佛,只是苦修之始。善人与之相反,身无恶业,却有对果之执念,等到一朝顿悟,便已然成佛。”禅儿继续说道。

    听闻此言,沾果沉默良久,终于再次拜服。

    之后,他容光焕发,从原地站起,面带笑意走出了房门。

    屋内禅儿身上佛光逐渐收敛,却是突然“噗”的一声,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软地倒在了地上。

    沈落大惊,连忙冲进屋内,抱起禅儿,仔细探查过后,神情才缓和下来。

    “怎么样了?”白霄天忙问道。

    “到底还是肉体凡胎,三日三夜不饮不食,加上思虑过甚,受了不轻的内伤,好在没有大碍,只是得好好调养一段时间了。”沈落叹了口气,说道。

    ……

    一日之后,来自东土大唐的禅儿点化沾果的事情,就在整个赤谷城里飞快传播了开来,引起了轰动。

    毕竟沾果声名在外,其当年之事因果是非难断,即便是如林达禅师这样的高僧,也自问无法将之度化的。

    林达禅师听闻禅儿为此身受重伤,当即便赶来探望,只不过因为禅儿还在昏睡当中,便没能得见,最后只留下了一瓶疗伤丹药,便离开了。

    之后几日间,西域三十六国的诸多禅林寺院派遣的大德高僧,陆陆续续从各地赶了过来,四周城池的百姓们也都不顾路途遥远,跋涉而来聚集在了赤谷城。

    原本就颇为热闹的赤谷城一下子变得人满为患,到处都显得拥堵不堪。

    迫于无奈,国王骄连靡只好颁下王令,要求外城甚至是外国而来的百姓们,必须驻扎在城邦之外,不得继续涌入城内。

    与此同时,林达禅师也亲自前往城外告诉众人,因为城内地域有限,故而大乘法会的会址,放在了地域相对开阔的西城门外。

    于是,不止是外来百姓,就连原本住在城内的百姓,都开始早早在城外扎上帐篷,等待着法会召开的那一天,能够一睹来自东土大唐高僧的真容,聆听其亲身讲法。

    然而,直到半月之后,国王才颁布檄文,昭告国民,因为各国前来观礼的百姓实在太多,以至于整个西城门外拥堵不堪,临时又将法会地址向西迁移,彻底搬入了大漠中。

    也只花了短短半个多月时间,国王就命人在大漠中搭建起了一座方圆足有百丈的木制平台,上面筑有七十二座高达十丈的讲经台,以供三十六国高僧登坛讲经。

    檄文发布的当日,数万各国百姓星夜兼程,将自己的帐篷迁到了法坛四周,夜里沙漠中点起的篝火绵延十数里,与夜空中的星辰,相映成辉。

    等到第二日清晨,赤谷城西门洞开,国王骄连靡携王后和数位王子,在两位红袍僧人的催动下,乘着一架云辇从门前缓缓升空,朝着会址方向当先飞去。

    三十六国僧众,身具法力者各自凌空飞起,紧随国王云辇而去,肉体凡胎之人则也在修行者的引领下,或乘飞舟,或驾法宝,飞掠而走。

    下方则还有大量百姓追随而去,却只能乘骑马匹和骆驼,亦或徒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