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九十章 一念成魔
    听着祁连靡的讲述,沈落和白霄天的神色一点点黯淡下来,看着身后呆坐在飞舟角落的沾果,心中不禁生出了几分同情。

    原来,这沾果便是这单桓国的国王,自幼便被寄养在了寺院,故而心地善良,崇信佛法,等到老国王离世之后,他便顺理成章的继位成了新王。

    成为新王之后,他励精图治,减轻赋税,修建寺庙,在国中广布恩德,发宏愿,行善事,以期望能够通过行善积德来修成正果。

    他在位的短短三年间,曾数次出家剃度,将自己舍身给了国中最大的寺院空林寺,又数次被大臣们以高价赎回。

    沾果几番折腾下来,虽然令国内人民安居乐业,很得民心,却逐渐引起了大臣们的非议,朝堂内暗流涌动。

    终于有一天,国中执掌军权的将军发动了政变,将他软禁了起来,逼迫他退位。

    沾果本就无心国事,便很顺从地禅让了国主之位。

    将军倒也没有为难于他,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带着王妃和两个皇子搬出了皇宫,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原本就清心寡欲的沾果,对于生活上的变故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加上王妃贤良淑德,虽然生活变得普通,却也算是过得平静安乐,一家人其乐融融。

    即便成为了一名普通人,沾果依旧没有忘记诵经礼佛,在生活中依旧行善积德,待人以善。。

    直到有一天,沾果在自家门外发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虽然明知他是远近有名的恶徒,却仍是秉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将他救了下来,悉心照料。

    并且,在这过程中还以佛经禅理对其循循善诱,以期他能迷途知返,弃恶从善。

    然而,谁料那恶徒非但没有改邪归正,反而对帮助照料他的王妃起了歹念,趁着沾果外出布施时,意图玷污王妃。

    结果王妃誓死不从,与两位年幼的皇子双双遇害。

    等到沾果回来以后,恶徒早已经逃之夭夭,一切都已经晚了。

    沾果面对妻儿惨状,痛不欲生,多年修禅礼佛的心得参悟,没有一句能够助他脱离苦海,所有痛苦懊悔化作金刚一怒,他决定找到恶徒,杀之报仇。

    然而,等他苦寻多年,终于找到那恶徒的时候,那厮却因为受到高僧点化,已经放下屠刀,皈依佛门了。

    等到沾果找上门的时候,恶徒神情懊悔地跪倒在他身前,称自己往日恶业缠身,即便诵经礼佛多年,也依旧无法真正平静,请求沾果帮他解脱。

    沾果高举钢刀,却迟迟无法落下,他看得出,那恶徒是真的悔过了。

    只是仇恨驱使之下,他还是决定杀掉恶徒,否则他无法面对死去的妻儿。

    可一旁寺院的高僧却阻止了他,告诉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沾果神情恍惚,陷入了混乱中。

    他虽手执钢刀,却还不曾沾染杀孽,那恶徒虽双手合十,指间却浸满鲜血,现在旁人都让他放下屠刀,可他手里的真的是屠刀吗?

    善与恶,因与果,一时间全都纠缠在了一起。

    “据说,当时沾果神智已经混乱,高声仰天喝问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果?屠刀又在谁的手中?行百般恶之人,只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了吗?”祁连靡说道。

    “高僧可有回答?”禅儿问道。

    “高僧只是告诉他,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只要诚心悔悟,猛虎恶蛟亦可成佛。”祁连靡说道。

    禅儿闻言,摇了摇头,显是觉得这个答案太过敷衍。

    “结果呢?”白霄天蹙眉,追问道。

    “结果便是沾果陷入癫狂,一日间屠尽那座寺庙三百僧众,将长刀插在了寺门前,以鲜血在寺院大门上写了‘恶人放下屠刀,即可渡佛,善人无刀,何渡?’之后他便销声匿迹。等到他再出现时,已经是三年之后,就在这赤谷城中。一开始只是偶尔发癫,后来便成了这般疯狂模样,逢人便问善人何渡?”祁连靡缓缓答道。

    沈落几人听完,心中皆是唏嘘不已,再看向身后的沾果时,发现其虽然面露嗤笑之态,脸颊却有泪痕滑落,而似乎浑然不自知。

    “阿弥陀佛,一心礼佛之人,不该入此魔障。”禅儿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诵道。

    “他这多半是心结难解,才会如此疯癫,也不知可有何法子能唤醒?”白霄天叹了口气,冲禅儿问道。

    “沈施主,可否带他一起回驿馆,我愿以自身所修佛法度化于他,助他脱离着混沌苦海。”禅儿神色凝重,看向沈落说道。

    “自无不可。”沈落笑了笑,点头道。

    等到一行人返回赤谷城,城外已经集结了数百士卒,有的乘骑战马,有的牵着骆驼,看样子正打算出城寻找祁连靡。

    眼见沈落一行人从高空中飞落而下,所有兵卒纷纷下马行礼,口中高呼“仙师”,又见祁连靡也在人群中,顿时欣喜不已,快马回城传了捷报。

    沈落等人在士卒的护送下回了驿馆,还没来得及进屋,就有大队人马从外面冲了进来,将整个驿馆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多时,一名头戴金冠,身着锦缎长袍,头发微卷,瞳孔泛着碧蓝之色的高大男子,就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院子。

    祁连靡在看到那人这的时候,脸上绽放出灿烂笑容,立马飞扑了过去,口中高喊着“父王”,被那高大男子拥入了怀中。

    沈落心中了然,便知那人正是乌鸡国的国王,骄连靡。

    他目光一扫,就发现此人身后跟着的数人,身上皆有强弱不一的法力波动传出,其中最为强烈的一个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城门那边有过一面之缘的禅师林达。

    至于龙坛禅师和宝山禅师等人,则都神色恭谨地站在林达的身后。

    只不过,与之前看到的破衣烂衫模样不同,此刻的林达禅师已经换了一身红色僧袍,胸前还挂着一串由形状不太规则的白色石珠所串联起来的佛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