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前世今生
    白霄天见状,单手掐了一个古怪法诀,口中发出“嗡”的一声闷哼。

    其身上顿时激荡起一圈圈金色涟漪,一层模糊的金色光芒在其身外凝现,化作了一座金钟模样的光罩,庇护住了他的周身。

    铺天盖地的青色飞刃打在金钟之上,发出阵阵砰然鸣响,却无法将之击溃。

    另一边,沈落一声爆喝,脚下忽然猛地抬升而起,整个人仿佛驾着一块沙云拔地而起,飞掠到了半空中。

    “以水液渗透黄沙,再以水法控制水液带动黄沙脱困,倒是个很省时省力的办法,聪明,聪明……”

    “化生寺的金刚护体,虽然还不到火候,不过也不差了……

    这时,一个嗓音忽然从两人对面传来,却好似点评一般,将两人的表现赞赏了一通。

    沈落身形下落,白霄天来到他身侧,两人比肩而立,再看四周时,周围既不是水草丰茂的湿地,也不是遍地黄沙的大漠,而是一片看着很是普通的绿洲。

    地面上一丛丛的灌木,长得颇为凌乱,东秃一块,西缺一块,看着就像是被狗啃过一般,中间有一条很窄的溪流蜿蜒流淌着。

    先前那只站在木雕人偶身上的黑色鸟雀,竟然不是幻术所化,“扑棱棱”地扇着翅膀,从沈落两人眼前飞过,落在了对面那道人影的肩头上。

    “怎么是你?”沈落在看到那人身影的时候,忍不住叫道。

    只见对面站着的一人,身穿灰色长袍,浑身肥肉堆砌,整个人胖的五官都有些拥挤,嘴唇上搭着两根八字胡,看着就好像一只大耗子,却正是花老板。。

    “沈道友,你们这一通乱搞,是要将我这老巢给拆了吗?”花老板随手将肩头的鸟雀赶走,面带笑意看向两人,问道。

    “花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沈落指了指他身后的黑色岩石,问道。

    在那岩石旁,赫然露出来一个一人来高的黑色洞口。

    白霄天也来到沈落身侧,一手拢在袖中,指尖夹着一枚古旧桃符,眼中满是戒备神色。

    “行了,从你们的反应能够看出,你们是真的在乎金蝉子的这一世转世之身,跟我进来吧,他们就在里面。”花老板见状,笑了笑,冲着两人招了招手。

    沈落和白霄天闻言,谁都没有动身,两人戒备之色越发凝重。

    花老板见状,有些无奈喊道:“金蝉子,你还是自己出来吧,不然这两位道友怕是真的要和我不死不休了。”

    随着话音落下,洞内回荡起一阵急促脚步声,禅儿的身影从洞口处跑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沈落两人,口里叫了一声,就马上小跑了过来。

    沈落见他真的无碍,一直悬着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下来,又忍不住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还不清楚,方才在城中,我与祁连靡被一股沙尘掳到了此处,一睁眼就看到了这位花老板。”禅儿说道。

    “祁连靡呢?”沈落赶忙问道。

    “他被风沙裹来时,就昏睡了过去,此刻正在洞内的石床上,无需担心。我对他们并无恶意,其实说起来,我与禅儿还算是故交。”花老板说道。

    “故交?莫非你认识禅儿的前世之身,玄奘法师?”白霄天眉头一挑,问道。

    “准确来说,我认识禅儿的每一个前世之身,因为我与金蝉子乃是故交。”花老板说道。

    “你是灵山的佛子,还是上面的天仙?”沈落略一犹豫,问道。

    花老板闻言,略一犹豫后,身形突然一转,周身被一团浓雾包裹,整个人在浓浓雾气中身形快速涨大,很快就变得如同白象一般巨大。

    只不过其身上毛色鲜亮,形如巨鼠,长尾拖曳,体表生有道道斑纹,赫然是一头花狐貂。

    禅儿见其露出真身,被其庞大体型吓到,不由朝着沈落身后退去。

    花狐貂见状,周身雾气一散,身形又开始飞速回缩,重新变回了人形。

    “我原本是天庭四大天王之一,魔礼寿豢养的宠物紫金花狐貂,在此驻守将近百年,就是为了等待金蝉子的转世之身。”花狐貂开口说道,视线落在了禅儿身上。

    “百年前……不正是当年玄奘法师突然走出大雁塔,离开长安城的时间。他最终身死在了这西域地界,莫非与你有关?”沈落见状,忽然开口问道。

    闻听此言,花狐貂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愧疚神色。

    “此事……的确与我有关。”花狐貂沉默片刻后,点头道。

    “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禅儿听闻此言,连忙问道。

    “当年,我和主人以及其他几位天王,负责驻守这……”花狐貂面露难色,犹豫良久后,还是开始缓缓诉说道。

    在他的娓娓叙述中,当年发生的事情真相,一点点的浮现在了沈落几人眼前。

    原来,当年花狐貂跟随主人魔礼寿,以及其他三位天王,一同驻守在这片当时还叫做“封烬山”的地方,负责镇守一座至关重要的封印。

    在这封印之下,有一条通往地界的通道,连通着人地两界。

    魔族一直希望打通这条通道,从此令人界与地界相通,从而为蚩尤降世做准备,故而对此处觊觎良久。那封印法阵却会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弱化,因而需要定期加固封印。

    当年,玄奘法师之所以突然离开长安城,正是因为此处封印突然快速弱化,被临时调往封烬山,带着天界秘宝山河社稷图,帮助四大天王加固此处封印。

    然而,封印弱化的消息早已经走漏,魔族在九冥圣君的带领下,突袭封烬山,与驻守的四大天王和众天兵战斗在了一起。

    “那一日交战的惨烈画面,我至今记忆尤深……主人让我带人护卫金蝉子,与偷偷潜入的九冥下属交战,谁知天兵中出了叛徒,导致我们护卫的人马被屠杀殆尽,最终仅剩下了我一人……”花狐貂说道这里,肥胖的脸上肌肉微微抽搐了起来。

    “后来呢?”白霄天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