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八十四章 王子来访
    这一日清晨,禅儿正在驿馆院中做早课,礼佛诵经,忽听得前院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循声望去时,就看到一个身穿丝绸长袍的乌鸡国少年,正从驿馆门外小跑了进来。

    沈落和白霄天听到动静,也都先后走出了屋子,来到院外。

    乌鸡国少年头发微卷,生得高鼻深目,瞳孔里泛着淡淡的幽蓝之色,在看到沈落一行人的时候,眼中顿时亮起了光芒。

    只是还不等少年跑向他们,杜克就已经追了上来,拦住了少年。

    “小公子,这里是驿馆,闲杂之人不得入内,你还是速速离去,家里若是有官家人,让家里领着再来。”杜克见少年身上衣饰非普通人所能穿戴,也不敢说什么重话。

    少年却是根本顾不得与他说什么,扬着手朝沈落几人一边挥舞着,一边喊道:“是大唐来的客人吗?”

    沈落闻言,心中既觉得好笑,又有些奇怪,这少年人怎么完全是一副主人家的口气?

    于是,他开口与杜克说了几句,让其放那少年进了驿馆。

    “你是来找我们的?”白霄天面带笑意,开口问道。

    “是的,尊贵的客人。”少年说话的时候,不忘以右手抚住左胸,行了他们的礼节。。

    禅儿竖掌还礼,沈落与白霄天对视一眼,也都笑着抱拳。

    “说说吧,你是什么人?来找我们做什么?”沈落问道。

    “我对你们的大唐王国很是向往,听闻你们是来自大唐的高僧,便冒昧的闯了过来,想要听你们说说大唐的风物,讲讲长安城和洛阳城这些地方的盛况。”少年眼中闪过些许激动神色,急切说道。

    沈落三人闻言,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原来是对大唐心有仰慕,不知道你对大唐有哪些了解?”沈落继续问道。

    “我从丝绸商人带来的书籍上看到过,长安城的城墙有百丈高,城里有一座大雁塔,每年正月十五都要过上元节,城里会放出比天上星星还多的花灯……”少年一口气将自己在书上看到的所有内容都报了出来。

    沈落听着里面真假参半,有着大量夸张的内容,脸上笑意不减,随即耐心讲解给少年听。

    白霄天也在一旁帮着补充,两人只觉得有趣,倒是都没有丝毫不耐烦。

    其中讲到关于大雁塔和城中佛寺的一些情况时,禅儿才会开口说上一些,听得那乌鸡国少年双眼冒光,不住地点头。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不觉聊了半个时辰。

    这时候,外面再次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两名身着裘袍的乌鸡国男子匆忙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边向杜克展示手中的令牌,一边高声叫喊:

    “王子殿下,您怎么自己就跑了出来,这要让国王知道了,非得把我们皮扒下来不可?”

    “他是……王子殿下?”白霄天三人有些诧异地看向少年。

    “唉,我是瞒着父王和随从,偷偷跑出来的,看样子不能跟你们继续聊了。”少年脸上闪过一抹不悦,垂头丧气道。

    “无妨,我们还会在城中逗留些时日,你可与国王陛下知会一声,改日再来。”禅儿见状,开口说道。

    “当真?你们不怕我打扰你们参禅?”少年眼眸一亮,惊讶道。

    “晓参初阳暮参云,行也参禅,坐也参禅,与施主谈天亦是参禅。”禅儿竖掌道。

    “这样也行?几位高僧与我们国中僧人可都不太一样。”少年闻言,脸上笑意越发浓郁,说道。

    说罢,他便告辞一声,随着前来寻人的仆从离开了。

    只是走到驿馆门口时,少年忽然又跑了回来,对几人说道:“还没跟高僧们报过名号,我叫祁连靡,是乌鸡国的三王子,随时欢迎你们来皇宫做客。”

    “你叫祁连靡?”沈落一听这个名字,顿时惊讶道。

    他这一声叫得实在突兀,以至于身旁的白霄天和禅儿,纷纷朝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三王子点点头,有些诧异道。

    沈落自然是想起入梦时,在花果山见到过的那个“祁连靡”,现在回忆一下,其成年后的模样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仔细去看的话,倒依稀还有些相似的模糊轮廓。

    他正想说话时,忽然神色微变,一旁的白霄天也发现了不对劲。

    只听一阵呼啸风声响起,驿馆大门外“呼”的一声,涌进一股狂风,裹挟着滚滚黄沙吹了进来,直接将杜克和那两名仆从吹翻。

    沈落与白霄天则是一个挡在了祁连靡的身前,一个护住了身后的禅儿。

    风沙卷过之后,院中变得黄濛濛一片,空气中泛着一股呛人的沙尘气味。

    “怎么回事?”禅儿问道。

    白霄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沈落则是将祁连靡带到禅儿身侧,自己抬手一挥,唤出纯阳剑胚,飞身踩上,冲入了高空中,悬停在了驿馆上方。

    “果然是大唐高僧,好厉害……”祁连靡满脸向往神色。

    沈落居高临下,朝着下方的赤谷城各处扫视而去,就看到滚滚烟尘黄沙已经遮蔽了整个城池,他视线所能看到的几乎所有的街道和建筑,都被风沙淹没了进去。

    “呼……”

    远处的呼啸之声还在大作,各处一道接一道的风沙毫无规律地吹卷而起,将一条条街道上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各处皆有呼救之声传来。

    沈落略一犹豫,低头冲白霄天三人喊道:“我去救人,你们待在这里,暂时不要离开。”

    说罢,他便飞掠而出,朝着三条街道外的一处广场掠去,那里的一座佛陀石雕被风沙吹倒了,将一个原本在一旁祈祷的百姓压倒了。

    他落身之后,抬掌扶住佛陀头颅,一使劲儿就将其托举了起来。

    压在下面的人连忙爬了出来,冲着沈落不断抚胸点头,行着礼节。

    沈落则再次飞身而起,朝着城东一座院落飞去,那里邻家的一棵沙枣树被风沙吹倒,撞塌院墙,将墙边玩耍的两个孩童埋在了下面。

    他到了以后,三下五除二,就将倒墙砖石纷纷移开,将两个孩子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