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反差
    沈落二人快步离开,没走多远,却看到白霄天和禅儿迎面走了过来。

    “白兄,禅儿师傅,你们怎么过来了?”沈落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金蝉大师说在这一片区域感应到了什么,过来看看。”白霄天看了禅儿一眼,如此问道。

    沈落闻言有些诧异的看向禅儿,禅儿正朝周围望去,眉头紧蹙,面现困惑之色。

    “你们怎么在这?可是已经找到合适的法器?”白霄天问道。

    沈落回想之前的遭遇,无声的摇了摇头。

    一旁的孙海瞥了沈落一眼,飞快将刚刚在花老板那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愤愤表达对花老板狮子大开口的不满。

    “那个花老板手中有紫心墨晶!那他要五千仙玉并不太多。”白霄天听了这些,缓缓说道。。

    孙海一时语塞。

    “这紫心墨晶价值这般高?”沈落眉梢一动的问道。

    他知道墨晶,可没听说过什么紫心墨晶。

    “自然,紫心墨晶是墨晶中的极品,此物不仅能承受强横法力的冲击,更具有存储法力的功效。我在化生寺有一位师兄,他手中有一枚紫心墨晶炼制成的戒指,能够将平时不用的法力存储在其中,战斗的时候再调出来补充,法力悠长的可怕。”白霄天说道。

    “存储法力!紫心墨晶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沈落听闻这话,也吃了一惊。

    “是啊,紫心墨晶价值连城,有价无市,那花老板收你五千仙玉,虽然有些贵了,却也没有太离谱,你若真要炼制法器,这个价位其实是可以接受的。”白霄天说道。

    “原来如此,只是我身上满打满算也只有两千多仙玉,根本不够。”沈落微微苦笑。

    “沈兄手头不宽裕的话,我可以借你三千仙玉。”白霄天微一沉吟后说道。

    沈落对白霄天的富裕暗暗震惊,三千仙玉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这些年来巧取豪夺也没积攒那么多。

    “那多谢了,等回了长安,我会尽快筹集仙玉还你。”沈落也没有客气,谢道。

    “走吧,我对那花老板也挺好奇,一起去见见吧。”白霄天说道。

    “白兄见多识广,一起去自然好,只是禅儿师傅这里?”沈落看向禅儿。

    “无妨,那种感觉刚刚突然消失了,也可能是小僧先前感应出错,而且那位花老板既然是高明的炼器师,小僧也去见识一下吧。”禅儿收回望向周围的视线,说道。

    沈落点点头,转身朝来路行去,很快回到花老板的住处。

    “是你们?怎么又回来了?话说在前头,五千仙玉一点也少不了!”花老板瞥了一眼沈落,懒洋洋的说道。

    “我们回来不是讨价还价,想看看你手中的补天石和紫心墨晶,如果质量没问题,分量也足够,我们用五千仙玉买下也未尝不可。”白霄天从沈落身后走了出来,说道。

    院子门口地方不大,一行人挤在这里,前面的人就会挡住后面的。

    “你也知道紫心墨晶?嘿,总算碰到一个有见识的。”花老板看了白霄天一眼,翻手取出两物放在躺椅旁边的一张小木桌上。

    一块半尺长的漆黑精铁,一块拳头大小的紫色晶体。

    白霄天看了看黑色精铁,点点头,很快移开视线,拿起那块紫色晶体。

    他手中亮起丝丝金光,紫色晶体上顿时亮起一团紫光,将白霄天手上的金光吸收掉。

    白霄天面上现出一丝惊喜,对沈落点点头。

    “好,五千仙玉我们出了,希望阁下尽快开炉炼器,五千仙玉我们先预付一半,另一半等法器练成后再付。”沈落取出那些玄龟板碎镜,放在桌上,说道。

    “先不要急,我们只商定了这两件材料的价钱,炼器费用还没有说呢。你的法器可不好炼制,单单是提炼这些碎镜中的玄龟板,就要花费很大心力,我手头还有很多其他活要干,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花老板嘴角露出一丝奸猾的笑容,哪里还有一点之前痴迷炼器的模样。

    “那你要多少?”沈落暗骂一声奸商,说道。

    花老板正要说话,神情突然变得僵硬,眼睛死死看向沈落身后。

    禅儿从那里走了出来,正在打量这个的院子。

    “花老板,怎么了?”沈落和白霄天注意到花老板的举动,问道。

    白霄天眉头一皱,退到禅儿身旁,将其护在身后。

    禅儿此刻也注意到了花老板的视线,抬头望了过去,两人视线撞在一起。

    禅儿面上突然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右手扶住了脑袋,身体也摇晃了一下。

    “金蝉大师!”白霄天心中一紧,惊呼一声,急忙扶住禅儿的身体。

    花老板听闻白霄天的呼喊,身体一震,面上闪过一丝复杂神色,垂下了视线。

    沈落将花老板一连串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心中不禁一动。

    白霄天一手扶着禅儿,另一只手接连施展一些安抚神魂的法术,禅儿很快恢复过来。

    禅儿看着花老板,又望向周围的院子,蹙起了眉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而花老板此刻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静静坐在那里。

    “金蝉大师?”白霄天问道。

    “我没事,刚刚不知怎么,头突然疼了一下。”禅儿收回视线,说道。

    “您没事就好。”白霄天松了口气,却也警惕的看了花老板一眼。

    禅儿刚才的头痛,他觉得和这花老板有关,只是看禅儿现在的情况,似乎又不是。

    “既然禅儿师傅身体不适,白兄你先带他回驿馆吧。”沈落说道。

    “也好。”白霄天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陪着禅儿离开了院落。

    花老板看着禅儿的背影,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但随即又消失不见。

    “花老板,我们继续刚刚的话,炼器你需要收取多少仙玉?”沈落开口问道。

    “你和刚刚那个小和尚是同伴?”花老板突然问了另一个看似无关的话题。

    “没错,我们都是从中土大唐来的,花老板认得禅儿师傅?”沈落眼睛一眯的问道。

    花老板沉默了一下,开口道:“那两件材料,收你一千仙玉的本钱,至于炼器费用,不必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