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七十四章
    “三位,那疯子无礼,扯坏了这位大师的衣衫,小人在这里赔礼了。”小队长看到禅儿一身佛门大禅装扮,急忙奔了过来,躬身朝三人行了一礼,说道。

    禅儿虽然年幼,可小队长丝毫不敢小看,西域三十六国都崇信佛教,年龄不大的高僧着实不少,乌鸡国就有好几位。

    “衣衫只是外物,被人撕破也是它自身缘法,施主不必在意。不过那位疯疯癫癫的施主何人?为何要询问贫僧善人何渡?”禅儿还了一礼后问道。

    “他是个疯子,没人知道哪来的,这些年一直在赤谷城游荡,嘴里疯言疯语的,大师不必在意。”小队长笑着说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也很是可怜,沈施主,白施主,你们能否将其治好?”禅儿悲悯了看了被拖走的疯子一眼,诵念一声佛号后向沈落和白霄天问道。

    “我方才探查了一下那人的情况,他的身体很健康,这样疯癫应该是脑袋出了问题,只怕不好医治。”白霄天有些为难的说道。。

    禅儿闻言叹了口气,没有再说此事。

    “请问三位来此何方?来赤谷城有何事情?”小队长等三人说完,再次问道。

    “我们是从中土大唐而来,初次来到赤谷城。”白霄天单手竖起,行了一个佛礼。

    “中土大唐,三位是来参加大乘法会的?”小队长眼睛一亮。

    “正是,不知大乘法会何时才会召开?”禅儿正要开口,旁边的沈落抢先说道。

    “大乘法会定在五月十八日,距离现在十几日,三位贵客请随我前去驿馆暂做歇息,稍后小人会通知圣莲法会的高僧前去慰问。”小队长急忙说道。

    “有劳阁下了。”沈落含笑说道。

    那小队长连说不敢,然后立刻吩咐手下人找来一辆马车,恭请三人上车后,亲自驱车朝城内行去。

    “沈施主,我等来赤谷城并非参加大乘法会,你这样说谎可不好。”禅儿眉头微蹙的说道。

    “禅儿师傅不必拘泥不化,你不是对大乘法会很感兴趣吗?我们也确实是从中土而来,就去看看这大乘法会到底是什么盛会,顺便也能探一探这赤谷城的底,有利于我们之后的行动。”沈落笑着说道。

    “好吧。”禅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马车一路前进,很快来到驿馆。

    距离大乘法会不远,此处已经住了不少人,都是各国使臣和僧侣。

    大唐乃是中土上国,尤其金蝉子取经之后,大乘真经由中土也传入了西域诸国,使得大唐在西域的地位越发崇高,驿馆给三人安排在了一处最好的住处,一个独立的院落,还给沈落他们派遣派了一名叫杜克的侍从。

    “杜克,我们从大唐远道而来,对于大乘法会并不是很了解,这个法会是何人主持召开的?为何又会这么多人来参加?”沈落问道。

    “这次大乘法会是林达坛主召开了,以他的声望,才能让西域三十六国的圣僧尽数前来参加。”杜克面露憧憬之色,似乎对那林达非常崇拜。

    “坛主?你说的林达是圣莲法坛的坛主?”沈落眉梢一挑,望向白霄天。

    白霄天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此人。

    “没错,林达禅师虽然在西域三十六国都德高望重,可他的年龄并不是很大,二十几年前才在西域诸国崭露头角,诸位贵客远在中土大唐,应该不知道。”杜克说道。

    “哦,这位林达禅师似乎是乌鸡国的传奇人物,不知他有何来历?”沈落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达禅师出身我们乌鸡国的一处小寺庙,其从小便聪颖过人,精通佛理,十岁时便能和圣莲法坛的上任坛主鸠摩罗大师论道,之后他为了追寻佛理真谛,孤身周游西域三十六佛国,一边斩妖除魔,一边传承佛教真意,名声远播各国。距今八年前,一头来自北方的真仙大妖在西域各国肆虐,好几个小国险些灭国,林达禅师独自一人迎战此妖,最后将其点化,使得这头大妖臣服我们佛宗,西域三十六国公认他是禅宗第一人。”杜克满脸自豪的说道。

    “收服一头真仙妖物!”沈落大为震惊。

    区区乌鸡国,竟然有堪比真仙境的高手,白霄天也不觉有些动容。

    “那位林达禅师如今也在赤谷城内?不知杜施主能否为小僧引见?如此大禅,不可不去拜见。”禅儿说道。

    “林达禅师为了准备大乘法会,数日前已经宣布闭关,现在可能没法见他。不过禅儿大师您也不用着急,等大乘法会的时候,就能见到他了。”杜克有些为难的说道。

    “好。”禅儿也没有勉强对方。

    沈落随即又向杜克询问了一些有关赤谷城和西域三十六国的问题,这个杜克虽然只是个凡人,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一一为沈落做了解答。

    沈落对西域各国逐渐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正要仔细询问赤谷城炼器界的情况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四五个身穿大红僧袍的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两个僧人身材高大,一人头戴金冠,手持一柄巨大禅杖,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另一人是个瘦小枯干的老者,手脚都瘦的如同竹节,走起路来颤巍巍,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到,看起来让人担心。

    沈落打量二人,面上神色未变,心中却是一凛。

    这两人虽然收敛了自身修为,可他目光异变,仍然能清楚看出二人的修为境界,两人身上法力光芒强烈,修为都达到了出窍后期,尤其那干枯老僧,隐隐达到出窍巅峰。

    “呵呵,听闻有大唐的高僧降临,真是我赤谷城,乃是整个乌鸡国的荣幸,未能及时迎接,还请不要见怪。”干枯老僧看向沈落三人,呵呵笑道。

    另一个金冠僧人也含笑看向沈落三人,正要说什么,他的视线突然停留在沈落双目上,眼神深处现出刻骨的愤怒,随即又化为一丝欣喜,最后将所有表情彻底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