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一切皆有因果
    沈落对眼下发生的情况猝不及防,来不及运起法力阻挡,两眼骤然刺痛起来,如同被火焰燃烧。

    “啊!”他忍不住惨呼一声,翻身倒在飞舟上,两手捂住眼睛,身体蜷缩在一起。

    那股灼热气息在他眼睛内窜动,眼睛周围的经脉变得暗红色,高高凸起,在皮肤下暴露了出来,看起来十分狰狞恐怖。

    “不好!难道方寸山的典籍记载有问题!”沈落心中暗骂。

    可现在一切都已经迟了,他只能咬牙忍耐,同时将法力注入眼中,试图抵消这股灼热之气。

    旁边的白霄天和禅儿看到此幕,都吃了一惊。

    白霄天急忙停下飞舟,落在下方的一片沙漠内,正要查看沈落的情况。

    附近沙地突然炸裂,一道土黄色的妖物从地面钻出,却是一头形似蜈蚣的沙虫妖物,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三人。

    一股股沙柱从沙漠内腾去,卷向白色飞舟。

    这头沙虫实力颇强,达到了凝魂期层次。。

    白霄天仓促落下飞舟,没曾想下方便有妖物,急忙掐诀一点飞舟。

    舟身符文猛然一亮,飞舟紧贴着地面朝前方蹿去,嗖的一声划出了十几丈远,勉强躲开了沙虫的攻击。

    而禅儿手中的佛珠亮起一片金光,笼罩住了飞舟,抵挡住那些沙柱的冲击。

    “多谢相助。”白霄天对佛珠谢了一声,翻手祭出那柄金色扇子,一扇而出。

    “嗤”“嗤”锐响之声不断,无数金色光刃从扇面内射出,淹没了那头沙虫,将其身体打的千疮百孔,惨叫也没有发出一声便没了气息。

    白霄天神识在附近一扫,发现没有其他妖物后停下飞舟,查看沈落的情况,很快注意到问题出在沈落的眼睛。

    他对事情的前因后果一无所知,不知道该怎么办,微一迟疑后口唇翕动,飞快诵念法诀,两手连连点出。

    一道道金光脱手射出,融入沈落体内。

    化生寺虽然以降魔神通著称,寺内也有众多的治疗法术,他不知道沈落眼睛为什么出了问题,只能将其通晓的法术一股脑都用在沈落身上。

    每一道金光落入,沈落身上都会腾起一道金色光华,在全身各处荡漾。

    而禅儿也在沈落旁边坐下,诵念起了安神经。

    随着阵阵梵音响起,如同母亲的呢喃,安抚人的心神。

    沈落身体一震,挣扎的幅度减弱了一些。

    白霄天和禅儿看到此幕,不知谁的举动有效,只能继续施法诵经。

    时间一点点过去,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

    沈落眼睛的灼热痛楚才消退,周围凸起的经脉平复,恢复了正常,

    只是这些经脉变尽数变得开阔了很多,经脉壁垒上更多出了许多蛇形的银色花纹,显然是蛇胆的力量所致。

    他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眼眸深处隐隐泛起一层银光,其中还闪动着一道竖纹,看起来异常神秘,好像他的眼睛里藏着一只蛇目一般。

    “沈兄,你现在感觉如何?咦!你的眼睛和之前比起来似乎有些不同。”白霄天这才停手,看着沈落的眼睛,惊讶问道。

    沈落望向白霄天,眸光微顿。

    他的视野发生了很大变化,视力明显提高了很多,尤其是微观察方面,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白霄天表情变化时面部肌肉的细微变化,睫毛的颤动,甚至瞳孔的伸缩都看得一清二楚,着实变态。

    不仅仅如此,白霄天体内的法力流动也清楚呈现在他眼中。

    在沈落此刻的视野中,白霄天身体上浮现一道道散发出白色微光的纹路,有的粗,有的细,遍布全身各处,那是一道道经脉,显示的清清楚楚。

    有十条经脉也和别的经脉不同,其中的白光要强烈的多。

    “这是法脉?白霄天的资质果然不错,凝练出了十条法脉。”沈落心下暗暗言道。

    白霄天的丹田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呈现出一团耀眼的白光,远胜法脉和其他经脉,一股股白光在其中涌动,散发出强烈的法力波动,比沈落自己也要强大不少。

    沈落又朝远处望去,远视的能力虽然也提升了一些,可并不大。

    “看来目力的提升主要集中在近距离观察和窥探法力上。”他心下暗道,更觉得欣喜。

    双目异变后的能力非常有用,之前受的苦楚颇为值得。

    “沈落,你没事了吧?”白霄天看到沈落久久不语,以为其身体还有些不适,急忙问道。

    “现在已经没事了,刚刚多谢二位出手相助。”沈落回神,朝白霄天和禅儿谢道。

    他之前虽然专注压制双目内的痛楚,可白霄天和禅儿的举动,他也看到了。

    “你说你,刚才究竟怎么回事?”白霄天摆了摆手后,问道。

    “之前在白郡城斩杀的那头蛇妖是千年蛇魅,据典籍记载,它的蛇胆有提升目力的作用,我刚刚服用了那千年蛇魅的蛇胆,眼睛突然刺痛起来……”沈落略一沉吟后,也没有隐瞒二人,如实相告。

    “原来是这样,我也在典籍上看到过关于千年蛇魅的记载,确实是大补的灵物,只是人妖毕竟有别,这些妖物的精华部分还是不要随意吞服,交给炼丹师,炼制成丹药再服用比较稳妥。”白霄天若有所思的说道。

    “白兄说的是,我这次有些急躁了。”沈落也有一些后怕。

    “阿弥陀佛,一切皆有因果,沈施主多行善举,先前更是斩妖有功,自然能逢凶化吉。”禅儿展颜一笑,倒是毫不担心。

    “多谢禅儿师傅吉言。”沈落虽然对禅儿盲目乐观的情况不以为然,却还是谢了一声。

    “因为在下的关系,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快些出发吧。”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看了不远处的沙虫尸体一眼,说道。

    白霄天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禅儿却没有说话,突然朝着西北方向望去,怔怔出神起来。

    “金蝉大师,你怎么了?”白霄天看到这个情景,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