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阴煞反噬
    沈落坐在原地,怔怔无言。

    他的脑海之中,却开始不断盘旋起之前看到的星域图景,那条奇异光痕便开始在他脑海中的星图里跳跃起来。

    只不过几息之后,那道光痕连带整个星域图景就都开始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不见,甚至当沈落刻意想要回忆起那星图的模样时,识海中却没有了对应的画面。

    片刻之后,沈落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便不再刻意去想了。

    他看了一眼安静躺在身前的玉枕,抬手一挥将之收了起来,暂时都不打算再去触碰那神秘莫测的天册投影了。

    他站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户,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夜幕,没有半点睡意,便又关上窗户,重新盘膝坐下,开始打坐调息。

    之前以玄阴开脉决开辟出多条法脉之后,他的修行资质有了突飞猛进的长足提升,就是一直都无法修炼的《黄庭经》,都似乎有了些眉目。

    于是,沈落手上法诀一变,开始修炼起《黄庭经》功法来,身上很快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黄色光芒。

    他按照梦中修行的经验,引导着体内法力的运转,试图让黄庭经功法的修炼速度增快一些,可无论他多么努力,功法的进展却都不大。

    一个多时辰之后,沈落终于重新睁开了双眼,眼中露出一抹失望而又无奈之色。。

    自打之前修炼黄庭经功法的瓶颈稍有松动后,他便很努力想要提升这方面的修炼效果,可却一直不佳,只不过是稍稍增强了些体魄而已,并没有梦中那般明显的变化。

    沈落不禁暗自怀疑道:“莫非是我资质依旧太差?”

    一念及此,他抬手在腰间乾坤袋上一抹,又将鬼将赵飞戟叫了出来。

    “主人。”赵飞戟单膝跪地,抱拳道。

    “有一事要你帮忙……”沈落问道。

    “主人是又要修炼了吗?”赵飞戟与沈落早已心有灵犀,立马猜到了主人的意图。

    “不错,需要借你的阴气。”沈落点点头。

    鬼将也不二话,旋即盘膝坐在了沈落对面,双目缓缓阖了起来。

    沈落道谢一声,随即目光微凝,手指一并,隔着衣衫开始在自己腹部到胸部区域刻画起来,不一会儿就绘制成了一副图纹密集的血红符阵。

    紧接着,他并指一掐法诀,抬手朝着鬼将的眉心点了下去。

    随着他指尖一点,再猛地向后一扯,一道浓郁精纯的黑色阴煞之气从起眉间跃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黑色雾线,开始朝着他小腹上的符纹掠去。

    那里符纹上光芒一亮,一种熟悉的蚁纹蚕噬的密集痛感再度袭来,沈落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小心翼翼地开始施展玄阴开脉之术来。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沈落从腹部穿过胸膛,直达肩颈处,一条泛着淡蓝色的法脉即将凝成,丝丝缕缕阴煞之气还在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周遭天地间的灵气却似乎已经感应到了,开始朝着这边一点点聚集过来。

    沈落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条法脉即将成型。

    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丝丝缕缕涌入他体内的天地灵气与阴煞之气方一结合,两者之间顿时发生了某种出乎预料的剧烈反应,所有天地灵气竟开始顺着他新开辟的法脉,不受控制地朝着其他法脉蹿了进去。

    与此同时,与他相对而坐的鬼将也是突然身子一僵,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其眉心处原本只剩纤毫的细丝阴煞之气突然沸腾一般狂涌而出,化作一股拇指粗细的雾绳直抵那条法脉,并且丝毫不受阻滞地冲了进去。

    “阴煞反噬……”

    沈落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冒着法脉断绝的风险中止了施术。

    然而,即使他已经停止了运转法力,体内的诸多异像却压根儿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那些吸入体内的天地灵气依旧支撑着法脉与阴煞之气的结合。

    并且随着越来越多的阴煞之气汇入,他体内之前以玄阴开脉决开辟出的法脉竟然也纷纷亮了起来,看着就好像是在响应那条新开法脉一般。

    更令沈落感到惊骇的是,在那些他原本以为已经开辟完成的法脉深处,竟然还潜藏着大量的阴煞之气,似乎都是蛰伏良久,仿佛就等着今日阴煞反噬爆发的一天。

    沈落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即运转无名功法,调动其他丹田和其他法脉中的力量,前去镇压和平复这些法脉中的阴煞之气。

    可是那些盘踞在法脉中的阴煞之气,早就已经与法脉结合得根深蒂固,在他自身法力的冲洗下,竟然根本不为所动,更没有半点被镇压下去的意思。

    所有阴煞之气从隐藏的各处浮现,朝着那条新开辟的法脉处汇集,如一团蓄积良久的火团,里面不断添进来更多的柴火和燃料,只待力量积累完毕,就要爆炸开来。

    沈落眼见无名功法无法平复,无奈之下只能又运转起黄庭经功法,可惜他此法修行实在不佳,能够起到的作用更是微乎其微。

    他已经能够明显感受到,胸口处积压着的阴煞之气越来越浓,混杂着的天地灵气也越来越重,令他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眼看就要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若是这股阴煞之力爆发出来,且不说这股力量是否会炸断他的心脉,即便侥幸护得肉身,那弥漫开来的阴煞之气,也足以摧毁掉他。

    这一场变故来得实在令人猝不及防,沈落心中焦急万分,却根本想不到应对之策。

    “罢了,只能再试试了。”

    千钧一发之际,沈落抬手在身前一挥,一道华光骤然闪过,玉枕重新浮现而出。

    他一把按在了玉枕上,心神凝聚一点,瞬间进入了玉枕中,一头撞向了悬浮其内的天册。

    这一次,他的肉身没有丝毫变化,只有神魂飞入其中,却也没有进入那座金色大殿,而是来到了那片无垠星海。

    四周天地间,星河灿烂,光辉万盏,星云烟波之中,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痕再度跳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