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六十章 探究
    城头之上,“苍啷”一声锐响,一道剑锋出窍之声响起,白霄天的身影也从高空中飞落而下,朝着恶鬼群潮扑了过来。

    “霄天,这些都是长安百姓生魂,一时受魔血污染导致魂念不安,帮忙阻止即可,不可随意妄杀。”化生寺一名法号“空度”的年长禅师见状,立即出声提醒。

    说罢,其当先越出众僧身前,抬手一挥间,一部贝叶佛经飞舞而出,“哗啦啦”延伸开来,如一道诗画长卷铺展开来,将百余名恶鬼缠绕一圈,当中发出一片冲天金光。

    画卷中的恶鬼们不禁仰天发出阵阵嘶吼,口鼻之中皆有猩红血气逸散而出,一个个癫狂之色逐渐收敛,开始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贝叶佛经上的无数梵文古字,一个个剥离而下,代替那些百姓幽魂吸纳了血气,如萤火一般升入高空,燃烧成了点点星火,消散开来。

    紧接着,录尘禅师则是抬手一挥,一座八宝经幢从天而降,坠落在了城门之外,其上散发出道道五彩琉璃之光,映照而过的区域,所有恶鬼被尽皆禁锢,丝毫不能动弹。

    者释长老轻咳一声,同样飞身而出,落在众人身前,身形在恶鬼当中穿行,手中握着一块佛门宝镜,对着那些疯狂恶鬼们一一映照而去。

    光芒每一次落下,被其照住的恶鬼们便身形一滞,停留在原地无法动弹。

    白霄天手掐剑诀,抬手一挥,一道道金色剑光从天而落,如一道道盾牌毗邻而排,阻隔在了入城道路两翼,将那些试图绕开城门,朝城池两边散开的恶鬼们挡了回去。。

    城中官府的各路修士也纷纷出手,暂时稳住了阵脚,阻挡住了鬼潮的反扑。

    另一边,沈落一头扎入血雾弥漫的区域,耳边立即传来阵阵恶魔低语般的声响,眼前也变得一片血红。

    不过令他有些意外的是,眼前并没有出现群鬼争食,扑向禅儿的景象,反倒是他刚一靠近,那些鬼物们才像是看到了食物一样,纷纷朝他扑了过来。

    沈落心里也清楚,这些阴魂是受那血雾影响才会如此,自然不会对其痛下杀手,便连忙转动身形,脚下月光一散,施展开斜月步,从这些阴魂鬼物当中穿梭而过。

    等到他穿过重重阴魂,看到了最里面的禅儿时,不禁一愣。

    只见其双腿盘膝坐在地上,有些神情呆滞地仰着头,望向高空,眼角处挂着两道泪痕。

    在他正对面处,浮着一道高大的白色空虚人影,其身着雪白袈裟,头戴五佛冠加毗卢帽,容貌颇为年轻俊秀,面上挂着和善笑容,低头与禅儿隔空对视。

    正是此人影身上散发出的那一层朦胧光芒,保护着禅儿不受阴鬼侵蚀。

    似乎是注意到了沈落的视线,那僧人虚影转过身形,与他遥遥竖掌行了一礼,口中似乎还无声地诵了一声佛号。

    紧接着,那人影忽然单手一掐法诀,朝着虚空五指一握。

    四周顿时风声大作,滚滚血雾立即纷纷倒卷而回,朝着那僧人虚影手中凝聚而去,直至凝实到了极点,化作了一串九枚血色佛珠,被一缕金丝串联在了一起。

    僧人手捻血色佛珠,身上亮起五彩琉璃光芒,带着阵阵佛光正气,朝着手中佛珠凝聚而去,身形却逐渐变得透明虚幻起来。

    直至所有琉璃光芒汇入血色串珠当中,两者彼此消磨,直至全都消失殆尽。

    血色佛珠消失的瞬间,四周天地重归清明,先前受到蛊惑的长安百姓阴魂,眼中血色也都随之消散,一双眸子重归幽绿之色,只是魂力被消耗不少,皆是显得有些迷茫混沌。

    “阿弥陀佛……”

    就在这时,一声佛诵响起,沈落蓦然回首,就看到禅儿已经重新站了起来,身形笔直地朝着前方的阴冥迷雾中走去,口中继续念起了往生咒。

    这声声轻响,再次化作了指路之音,引导着长安阴魂重新朝着阴冥走去。

    众人见状,这才都纷纷松了一口气,撤离了开来。

    沈落则是身形一闪,来到了禅儿身侧,与他并肩而立,无形中替他护道一程。

    ……

    一场盛大的水陆法会,因这场波折,直到丑时末,才终于结束。

    深夜,沈落回到住所后,脑海中始终回映着长安夜空千灯升空,北城门外万鬼入冥的画面,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他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打坐良久,心念一动,将玉枕取了出来。

    其手掌轻抚在玉枕上,心神朝着其内沉浸而去,很快就感受到了悬浮在当中的天册。

    自打先前意外唤出天册对敌,并且将梦境中的修为投映到现世,沈落便一直尝试着与天册沟通,只是却都没什么效果。

    不过,按当初李靖所说,与天册沟通全凭的神魂,他如今无法沟通,很可能是因为神魂之力不够强,或者是神念波动不够强。

    此前能够召唤天册,几乎全都是在他遇险,生命垂危之际,那时候强烈的求生念头和神魂波动,多半就是能够成功沟通天册的关键。

    一念及此,沈落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开始手按在玉枕之上,将心神全都投注在其中,并刻意具象化为一粒心神火焰,朝着悬浮在玉枕中的天册飘去。

    随着心神火焰靠的越来越近,那悬浮在玉枕中的天册也变得越来越大,几乎如同一座宫殿一般悬在前方。

    沈落心念尝试探入其中,如叩门扉一般轻触了几下。

    天册只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对于沈落心神的小心尝试,没有半点反应。

    沈落稍一犹豫,心神火焰上光芒骤亮,几乎分出七分心神朝着天册探去,这一次便如同恶客登门,重重砸门了。

    然而,天册上的光晕稍稍闪动了几下,却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还是不行?”沈落心念微动,心中便下了一个决定。

    紧接着,其神念所化的那粒火焰顿时腾起,化作一团炽烈火焰,毫无保留地朝着天册上猛然冲撞了过去。

    “轰……”好似有一声雷鸣在他心头炸响,那粒心神全力撞击在了天册上。

    这一次,天册上终于起了变化,表面金光大作,长册缓缓延展开来,其上书写的文字纷纷明暗闪动起来,一个写在最末尾的名字光芒乍亮,脱离出了天册,悬浮在虚空中。

    “沈落”

    他的神念下意识默念出那两个古篆大字的瞬间,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引力忽然从天册上传了出来,瞬间将他的神念拉扯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