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紫檀佛珠
    巨大的佛音梵唱之声响彻广场,一个金光灿烂的“佛”字真言出现在光阵之上,缓缓转动。

    沈落,陆化鸣,古化灵三人被一股无形之力排斥,退到光阵之外。

    梵唱之声越来越响,天地间一片肃穆,只见那金色佛字飞快变大,转动速度也开始加快,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璀璨,不可逼视。

    可能是受佛门光阵的影响,禅儿身上披了一层金辉,脑后更隐隐现出一道金色光圈,看起来宝相庄严,令人忍不住心生敬服之感。

    “禅儿这形态,莫非……”沈落眼见此景,面露诧异之色,心中蓦然涌现一个念头。

    周围虚空中的佛家真言变大了数倍,滚滚朝着江流的身体汇聚而去。

    江流面上现出痛苦之色,愤怒的咆哮,可没有任何作用。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狂躁的情绪缓缓收敛,原本皮肤上的血红之色随之消退,似乎体内魔念得到了净化。

    片刻之后,江流整个人彻底恢复了原状,他脸上的戾气也随之消退,变得平和。

    “佛门神通果然非同一般,竟然真能驱除魔性!”沈落心下暗道。。

    眼见江流恢复原状,海释禅师等人停止了诵经,面上都有些疲倦,似乎诵念此这伏魔真经消耗很大。

    可周围梵音之声却没有散去,禅儿双目紧闭,竟然还在诵经。

    不仅如此,他脑后的金色光圈还越发明亮,腾起一圈圈金辉,水波般朝周围荡漾,空气中不知何时弥漫出了一股浓郁的檀香。

    虽然没有了金色光阵的相助,虚空的佛家真言也没有变小,反而还增大了几分,继续朝江流的身体涌去,而江流的身体飞快变得透明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金山寺众人都面露震惊之色。

    沈落三人也满脸惊讶,情况似乎又有变化。

    江流却没有再反抗,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禅儿,片刻之后他身上发出噗的一声轻响,他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化为了一串紫檀佛珠,散发出淡淡金辉。

    紫色佛珠微微一动,从金色光柱内飞射而出,套在了禅儿的手腕上。

    而禅儿身上金光骤然大放,煌煌然无法直视,庄严肃穆的梵唱之声响彻虚空,更有一股雄浑无比的力量从中涌出,将附近众人尽数朝外退去。

    一个慈眉善目的巨大佛陀法相在金光中缓缓浮现,看起来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想要拜倒在地。

    “这是金蝉法相!我明白了,禅儿才是真正的金蝉转世!”海释禅师看到佛陀虚影,失声道。

    附近僧众闻言都是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禅儿,颇为难以置信,可眼前的情景却又由不得他们不信。

    “禅儿才是金蝉转世,那江流是什么?”一旁的陆化鸣瞪大了眼睛,喃喃说道。

    “那江流并非人族,而是精怪,是那串佛珠通灵,化成了人形。”古化灵却是一点也不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情况。

    “古道友你早就看出了江流的真身?”沈落之前隐隐有了这种猜测,所以脸上也还算平静,问道。

    “我本就是妖,自然能察觉到同为精怪的江流的气息。”古化灵看了沈落一眼,淡淡说道。

    沈落看了古化灵一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异芒,却没有说什么。

    巨大金色法相没有持续太久,闪动了几下后,化为一片恢弘的金光,长鲸吸水般朝着禅儿汇聚过去,融入其身体中。

    几个呼吸后,漫天金光尽数消失,禅儿也睁开眼睛。

    “禅儿,你为何能显现出金蝉法相,莫非你才是真正的金蝉转世?”海释禅师还没说话,者释长老已经抢先问道。

    “什么金蝉转世,这里刚刚发生了何事?小僧记得在诵念伏魔经,对了,江流呢?”禅儿神情茫然的喃喃说道。

    “主人,我在这里……”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却是从那串紫色佛珠内传出的。

    “妖物!佛珠成精!”周围众僧再次大哗,一些性急的直接祭出了法器。

    沈落眉头一皱,正要出声阻止。

    “不要妄动!”海释禅师喝道。

    海释禅师在金山寺威望素重,那些性急僧人都停下了手。

    海释禅师缓步走到禅儿身旁,看着那串佛珠。

    “你是江流?这是怎么回事?佛门虽然不杀生,可面对妖魔却不会留情,你若想要平安无事,就把一切都坦白出来!”他沉声喝道。

    “哼!你不过是凭借外人相助和阵法之力才侥幸胜了我!得意什么。”佛珠冷哼的说道。

    “江流,不得对主持无礼!”禅儿也看向手上的佛珠,声音微沉的说道。

    紫色佛珠对禅儿的话似乎很忌惮,立刻停下了口。

    “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猜不出是怎么回事,真是愚蠢到家。我是金蝉子生前随身佩戴的佛珠,禅儿你才是真正的金蝉子转世。当年主人身死,我身上不知为何沾染了魔血,开了灵智,才得以转世化为精怪之身。”紫色佛珠随即说道。

    “魔血!”沈落听闻此话,神色为之一变。

    “我受魔血影响,想要取代禅儿成为金蝉子,受众人敬仰,这,这也是人之常情吧!我逼禅儿替我讲法,一来他才懂得那些佛家道理,我根本讲不来,二来梵音入耳,才能使我体内魔血暂时平息。”佛珠继续说道。

    听闻这些,众人这才恍然,难怪江流总是让禅儿跟随在身旁,还让其代替讲法。

    “你这妖孽,有缘化为人形,不思修行,反而假冒金蝉转世,玷污我金山寺数百年清誉,今日还重伤了堂释,了释两位长老,其罪当诛!”一个中年和尚厉声喝道。

    他乃是堂释长老之徒,原本对江流极为憧憬,可现在发现自己崇拜之人竟然是一个精怪,顿时羞怒交加。

    “事情我已经做下了,你们要杀就杀,我才不怕。”佛珠根本不怕,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中年僧人勃然大怒,便要上前惩戒佛珠。

    “慧通师兄,江流只是心中有些世俗执念,加之受到魔血影响,才会失控伤人,还请你大人大量,饶过他这次吧。”禅儿将佛珠藏到身后,单手行礼道。

    中年僧人眉头一皱,禅儿如今是金蝉转世,他哪里敢对其无礼。

    “慧通,佛家戒嗔,更何况如今有外客在,不得放肆!”海释禅师斥责道。

    慧通和尚急忙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禅儿见此,这才松了口气,将佛珠拿回了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