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四十八章 附身
    白色符箓一碰到紫金钵盂,立刻融入其中,整个钵盂上泛起一层白光,上面布满道道灵纹,看起来好像是一层封印一般。

    钵盂内的紫色漩涡如同被冻住般停顿在那里,发出的吸力瞬间消失,正要投入钵盂的银色雷电和几道金色法杖停了下来。

    “砰”的一声大响,却是江流撞在白光之上,被反弹了回来,满脸惊怒之色。

    沈落眼神却是一喜,掐诀一引。

    他如今修为大进,对落雷符的操控更加娴熟,祭出之后也能稍稍控制雷电攻击的方向,那道银色雷电立刻略微拐弯,劈在了江流身上。

    只听“轰隆隆”一声雷鸣大响,江流整个人被劈飞了出去,胸口处焦黑一片,身上魔气被击散了大半。

    不过江流竟然没什么大事,身体一个翻滚就重新站了起来。

    “这件法宝威力太大,我的通天禁宝符禁锢不住它太久,快擒下此人。”一道身影从远处飞射而来,大喝出声,正是陆化鸣。

    沈落和海释禅师闻言,立刻各自催动法宝。。

    金色短锥金光大盛,一道龙形虚影出现在短锥周围,嗖的一声打向江流,速度猛增倍许。

    但海释禅师却没有出手,下面的整个金山寺隆隆晃动起来,似乎地震一般,一道道金光从寺内各处腾起。

    而金山寺上方的天空也迅速颤动,一道道金光从云层内投射而下,整个天幕迅速变成金色。

    江流面色大变,张口喷出一片黑色魔光,化为一道黑色枪影,迎向金色短锥。

    顿时轰鸣之声大作,黑金两色光芒激烈交织在一起,威力竟然不相上下,一时分不出胜负。

    江流面色一白,气息一阵衰弱,显然施展此神通同样消耗极大。

    不过他强撑一口气,身体一卷化为一道黑红长虹,朝远处飞掠而去。

    而紫金钵盂上的白光剧烈波动,噗的一声碎裂,钵盂上的紫金光芒再次一亮,随着江流而去。

    沈落法力消耗也很严重,正要强撑着追赶,但注意到金山寺和天空的异状,还有老神在在的海释禅师,停下了身形。

    “金刚寂灭大阵是法明祖师当年亲手布置,你若一开始便逃走,还真有几分希望能够逃掉,现在再想走,太晚了。”海释禅师翻手取出一面金色阵旗,上面绽放出骇人的法力波动,朝着江流虚空一点。

    金山寺上方的天空金光骤然强烈了数倍,呼啸之声大作,一道粗大无比的金色光柱从天而降,准确无比的打在江流身上。

    江流瞬间从半空被击落,狠狠砸在地面上,溅起漫天尘土,好像一只苍蝇被一巴掌击落,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沈落眸中闪过一丝喜色,纵身飞射过去。

    可就在此刻,他面色为之一变,敏锐的察觉到一缕黑气从江流体内脱离,钻入了地底,从地下朝着远处逃去。

    黑气从散发出极其精纯的魔气波动,远比江流,以及他以前遇到的许多魔化之物身上的的魔气纯粹,似乎是真正的魔族。

    黑气虽然在地底,可速度也极快,眨眼间便前进数百丈,眼看便要消失在远处。

    沈落顾不得和海释禅师,陆化鸣等人交代,掐诀祭起纯阳剑胚,施展人剑合一之术,瞬间化为一道赤色剑虹,风驰电掣的追了过去。

    二人这一番你追我逃,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让海释禅师,以及陆化鸣颇为惊讶。

    沈落全力施展御剑之术,紧追着那一缕魔气,很快飞出了金霞山的范围。

    对方一直在地底前进,沈落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先这么跟着。

    可就在这时,一阵哗哗水响从前面传来,一条大河出现在前面。

    沈落面色一喜,翻手取出一颗蓝色宝珠,正是那颗镇海珠,两手掐诀一点。

    蓝色宝珠绽放一道道蓝光,里面传出怒涛般的水响,周围更是风岚大作。

    前方数里长的河流立刻剧烈翻滚,向上腾起一道数十丈高的巨大水墙,而河水更渗透进地底,在泥土中形成一道绵密的水幕,笼罩范围也是极广,阻断了前方所有的路途。

    更有近百道绳索状的水流在地底窜动,扑向那道黑气。

    凭借镇海珠施展御水之术,威力足足大了数倍。

    黑气似乎也察觉到这点,倏的停下,然后从地下飞射而出。

    沈落大喜,手中金色短锥光芒大放,便要一祭而出。

    “沈落,算起来,这应该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吧?”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蓦然从黑气内传出,原本单薄的黑气飞快变大,化为一个黑色人影。

    沈落瞳孔猛地缩小,眼前这人他非常熟悉,不久前在黑凤坳刚刚见过,正是那个妖风。

    “妖风?是你附身在江流体内,难怪他身上魔气如此深重,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他神情很快恢复平静,收住了金色短锥,沉声问道。

    “那小和尚需要力量,我将力量借给他而已,谈何搞鬼。”妖风桀桀笑道。

    “金山寺是金蝉子转世之处,你不去别的地方,偏偏盯住这一片区域,到底有什么目的?”沈落紧盯着妖风。

    “哦,看来你知道不少事情。”妖风眼睛微眯了一下。

    “你莫非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天衣无缝,没有人能察觉吗?实话告诉你,你们魔族的动向,袁国师早就卜算的一清二楚,我正是奉了他的命令来此摧毁你的布局。”沈落冷笑一声,拉起了袁天罡的大旗。

    “袁天罡……”妖风声音一冷,语气中充满了忌惮之意。

    “你和魔祖蚩尤是什么关系?可是他的转世魔魂?”沈落看到妖风陷入沉吟,蓦然厉声喝道。

    “你竟然知道转世魔魂?你从何处知道此事的?”妖风听闻此话,身躯一震,眸中射出骇人的厉芒。

    沈落暗暗点头,从妖风这个反应看,就算其不是魔魂转世,和转世魔魂的关系也极深。

    他追上来后不动手,和妖风在这里闲聊,就是想要用语言诈取一些蚩尤,转世魔魂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