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封印(诸位道友,元旦快乐^^)
    江流见此情形,眉头一皱,正要掐诀施展什么手段,可他脚下地面一动,一根黑色细针一冒而出,“噗”的一声刺进了他的小腿,正是沈落之前释放出的回龙摄魂镖。

    回龙摄魂镖锋利无比,立刻从江流的腿上贯穿而过,刺向另一条腿。

    江流怒呼一声,张口喷出一团黑红魔焰,兜头罩住回龙摄魂镖,将其缠绕包裹起来。

    回龙摄魂镖发出哀叫般的清鸣,上面的灵光飞快减弱,很快便彻底消失,竟然化为凡铁般落在地上,让其他人大为震惊。

    不过沈落没有理会此事,趁着江流被回龙摄魂镖耽搁的空荡,趁机追上了紫色佛珠,屈指一点。

    一道森冷刺骨的白色寒光从他袖中射出,笼罩住紫色佛珠。

    佛珠周围顿时浮现出一层厚厚的白色冰晶,将其冻结在其中,紫色佛珠的光芒一黯,停滞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沈落抬手一挥,身上金影闪过,紫色佛珠连同里面的金色短锥同时消失不见,被收入了天册空间内。

    江流看到此幕,双眉骤然倒竖,两手掐诀对着沈落一点。

    刺耳的尖鸣响起,两道漆黑锐芒脱手射出,表面还隐现丝丝黑色火焰,一闪而逝的没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原本面无表情的沈落,神色为之一沉,立刻拂袖往身前一挥,数件法器出现在身前,有盾牌,小幡,玉牌等。

    这些都是他以前得到的防御法器,品阶并不甚高,都是下品,中品的层次。

    最后一件法器是一把黑濛濛的大伞,伞后还出现四个黑色力士身影,手掌都撑在伞面上,将其全身都遮挡在后面。

    这黑色大伞正是他从卢庆之那里得来的极品法器混元伞,有十五层禁制,防御力很是不俗。

    沈落刚刚做完这些,那两道黑芒便一闪出现在混元伞前,只是一动之下就狠狠扎在几件法器上。

    只听“嗤”“嗤”两声脆响,两道黑芒轻易将那些防御法器穿透,速度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仍然迅疾无比地打在混元伞上。

    混元伞是极品法器,自然不能和那些下品,中品法器相提并论,伞面上黑光剧烈闪动了两下,这才被黑芒突破。

    “噗嗤”一声裂帛之声,伞面被洞穿两个小洞,混元伞上的灵光如同刺破了气的皮球,飞快飘散。

    贯穿了混元伞后,两道黑芒变小了不少,速度也是大减,沈落总算能勉强应付,御剑迅疾后退,同时两手连弹而出。

    一道道赤色剑气暴雨般射出,打在两道黑芒上。

    他此刻法力若是充沛,动用天册之力将两道黑芒收取掉是最简单不过,只是催动天册大耗法力,他刚才接连使用大耗元气的神通,法力已经不足,只能用别的手段应对。

    只听噼里啪啦一连串爆裂之声,一道道剑气被击碎,黑芒也被飞快消磨掉。

    终于在接连击碎二十几道剑气后,黑芒耗尽了力量,彻底消失。

    而沈落也松了口气,继续御剑急速后退,同时将神识探入天册空间,想要取出金色短锥。

    变身后的江流实力太过厉害,只有法宝才能对付。

    可一感应天册空间内的情况,他的神色突然一怔。

    天册空间之中,金色短锥静静悬浮在一块白色冰晶内,周围紫檀佛珠和金色光阵竟然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莫非那紫檀佛珠并非实物,而是法力幻化而成?天册空间隔绝了其和江流的联系,所有佛珠和光阵都消失了?”他心中暗道,却也没有太过在意此事,挥手祭出金色短锥,法力注入其内。

    金色短锥重新浮现出灿烂金光,将周围的白色冰晶震碎,一颤化为数十道金色锥影,流星般打向江流。

    另一边的海释禅师也催动暗金法杖,再次幻化一片杖影击向江流。

    只是这片杖影威势一变,形如怒涛般倾泻而下,似乎杖影中出现了千百道河流,滚滚倾泻下来,比之前的攻击更加大气磅礴。

    江流冷笑一声,双手十指在身前一阵车轮般变化,接着并指冲紫金钵盂一点。

    紫金钵盂再次涨大倍许,表面更浮现出一层层紫色霞光,迎向怒涛般的杖影。

    只听一连串动山摇般的巨响,紫金钵盂颤动不已,表面爆发出连串的刺目光芒,可除此之外,紫金钵盂便再无异样。

    不仅如此,钵口浮现出大片紫色符文,并且飞快旋转起来,形成一个紫色漩涡。

    “轰隆”一声,一股庞大无匹的吸力从紫色漩涡内涌出,笼罩向那些金色锥影。

    一道道金色锥影顿时偏离方向,不由自主的朝紫金钵盂内飞去。

    而沈落心中一凛,急忙两手掐诀,一连串的法诀打出。

    数十道锥影中,金色短锥浮现而出,表面金光大放,周围更浮现出一道金色龙影,硬生生在这股吸力中稳住,并且缓缓后退,而其他锥影已经一股脑投入进了紫金钵盂。

    江流看到此幕,眉头微皱,似乎对没有收取金色短锥很不满意,可他也没有再强行催动,飞身朝紫金钵盂投去。

    “莫要让他进入钵盂内,否则他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我们再也无法攻击到他了。”海释禅师急忙喝道,同时张口喷出一口金色精血,一闪融入暗金手杖。

    暗金手杖顶端冒出一个佛陀面孔,杖身更散发出明亮之极的金光,一道道如有实质的杖影再次出现,比之前威力大的多,打向江流。

    而他的两手更是一搓,一片金色雷火脱手射出,打向江流而去。

    可无论是杖影还是雷火,一靠近紫金钵盂,立刻便被那股庞大吸力卷走,朝钵盂内投去。

    沈落见过江流之前从钵盂内飞出,听了海释禅师此话,立刻也想出手阻拦,可他距离江流比较远,又要稳住金色短锥,实在分身乏术。

    无奈之下,他只能取出一张落雷符,捏碎后发出一道雷电,朝江流一劈而下。

    可银色雷电一进入紫金钵盂吸力范围,立刻也偏移方向,朝钵盂内投去。

    江流眸中闪过一丝嘲讽,这紫金钵盂乃是金蝉子留下的法宝,威力绝大,岂是沈落等人仓促之间可以破解的。

    他身上黑光一盛,速度顿时加快,眼看便要进入钵盂中。

    可就在此刻,一道白光从远处如电射来,瞬间跨越数十丈的距离,抢先一步打在紫金钵盂上,却是一张白色符箓,上面布满了复杂而神秘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