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四十一章 隐情
    陆化鸣话音未落,沈落手腕上的琳琅环光芒一闪,一只白玉瓷瓶掉落了下来。

    陆化鸣眼明手疾,单手一伸的抓住了白玉瓷瓶,再一看沈落嗫嚅着却发不出声的嘴唇,立即领会了其意,打开了瓶塞,从中倒出一颗香气四溢的丹丸,给沈落喂服了下去。

    一颗乳灵丹入腹,一股浓郁药力立即在其丹田运化开来,朝着他周身蔓延而去。

    沈落周身所有伤口,随即开始快速修复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住了鲜血,恢复了皮肉,只是他的脸色依旧白得厉害,看起来很是虚弱。

    缓了好一阵后,他的神色才稍稍好转,示意陆化鸣松开自己,缓缓站直了身子。

    “沈兄,你这是……”陆化鸣微微皱了皱眉,没有直接开口询问,而是传音说道。

    “没事,施展秘术,哪能不付出点代价。”沈落嗓音有些沙哑,回道。

    “也是,不过看起来你前世的修为可比我厉害多了,反噬的代价似乎也没那么强烈,就是吃的苦头似乎不少。”陆化鸣见状,暗自松了口气,传音说道。。

    沈落闻言,只能苦笑无言,他也是刚刚才有些一知半解的发现,自己借取的可不是前世的修为,而是梦中穿越后,来自千年后的修为。

    眼下虽然还不清楚其中运转机理,但从他自身种种感受来看,方才那人影与他重合,身上修为达到梦境中程度的时间不过短短三息,他所付出的代价却和梦中身死时无异,消耗掉了他几乎三十年的寿元。

    然而,对他来说,眼下偏偏最缺的便是寿元,这样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不过所幸的是,方才短暂的法力提升,令他的大开剥术飞速运转,在乳灵丹的辅佐下,倒是基本修复了他肉身负荷后产生的致命伤势,眼下的状况不过是法力亏损严重的后遗症。

    沈落目光一凝,借着丹药之力的功效,不愿坠下这一口气,强自稳住了气息,瞥向黑凤妖和古化灵,一边单手控制着龙角锥在手心飞旋,一边朝着他们二人走去。

    走到近前,沈落手掌一推,龙角锥立即飞射而下,悬停在了古化灵的眉心处。

    “古化灵,你可还记得我?”他开口冷声质问道。

    古化灵手掌压着黑凤妖胸前的伤口,眼眶通红地仰起头看向沈落,满眼的怒意。

    “不记得我没关系,到了地府别忘了春秋观那些同门师长和师兄弟们的怨魂便是。”沈落见她不说话,冷笑一声,作势就要将其击杀。

    “住手,不要,不要杀她……”这时,黑凤妖突然开口。

    “哼,不杀她,春秋观灭门之仇该怎么算?”沈落动作一窒,越发怒道。

    “那些事都是我逼她去做的,潜入春秋观的事……非她,非她所愿。”黑凤妖口中呕血,艰难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落皱眉问道。

    “母亲,与他说这些做什么,要杀便杀,女儿今日就与你同赴黄泉。”古化灵恨恨看了他一眼,咬牙道。

    “灵儿父母被人族修士所杀,自幼为我所养育……是我诓骗于她,告诉她杀亲之人正是春秋观那位师叔祖,她才答应潜入春秋观的。”黑凤妖目含慈爱的看着古化灵,开口说道。

    古化灵闻言,只是皱了皱眉,眼中却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看起来,你早就知道了此事。”沈落面色一寒,问道。

    “不错。进入春秋观没多久之后,我就调查过了,父母亡故的时候,那位师叔祖正在闭生死关,时间根本就对不上。”古化灵没有反驳,坦然承认道。

    “既然你知道他不是你的仇人,为何还要那么做?”沈落眼中杀意渐浓。

    古化灵梗着脖子,眉头紧蹙,没有说话。

    “原来你都知道了,那你为何……一定是组织的人逼迫你的吧?”黑凤妖话说到一半,恍然醒悟过来,开口说道。

    “没有,他们只是告诉我,手上有可以压制你血毒的灵药……”古化灵摇头道。

    “原来那青血丹是这么来的。”黑凤妖闻言,苦笑道。

    “沈落,不管如何,事情都是我做下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只求你放了我母亲,她受血毒影响,本就已经没有多少寿元了,你又何必染这杀孽?”古化灵默然片刻,开口说道。

    “既然是她让你去的春秋观,此事就脱不了干系。还有,你们口中的组织,是怎么回事?”沈落冷声问道。

    “你……我不会告诉你的!”古化灵眼中闪过一抹愤怒之色。

    “灵儿……”

    黑凤妖正要说话,忽然再次猛地咳嗽一声,大片污血从其口中喷出,将古化灵的衣衫也都染黑,其双目中的神采也开始快速黯淡下来。

    “母亲!”古化灵忙扶住黑凤妖,惊呼道。

    “沈兄,你方才那一击的威力太强,法宝中蕴含的龙息将她大部分生机断绝,元神已经快要溃散了。”陆化鸣见状,皱眉说道。

    “母亲,不要,不要啊……”古化灵闻言,顿时慌了神。

    沈落见状,没有说话,只是从小瓶中倒出一粒乳灵丹,单手一弹指,将丹药送入了黑凤妖的口中。

    随着丹药入喉,其身上伤势也在转瞬之间恢复了七七八八,可其眼中光彩却还在逐渐黯淡,生机依旧在快速流失。

    似乎那乳灵丹只是修复了她的内外伤势,却无法挽留住她的性命。

    “救救她,求你救救她……”古化灵一改之前的强硬,梨花带雨的冲沈落哀求不断。

    沈落只是默然,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陆化鸣忽然灵机一动,从袖中摸出一张金纹描绘的紫色符箓,朝着黑凤妖头顶上的百会穴“啪”的一下,拍了上去。

    符纸上光芒一亮,一道金光从中喷涌而出,一座金光虚影凝成的七层宝塔虚影浮现而出,将黑凤妖的身躯笼罩了进去。

    塔尖上好似有一颗佛宝明珠,散发出一团柔和的金色光芒,镇压住了黑凤妖的识海,稳固住了她的神魂。

    “这是……”沈落见状,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