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放任自流
    “百余年前,一位修为高深的云游僧人在本寺落脚,当晚佛寺突然显现出冲天金辉,持续半夜才散,那位僧人和寺内老僧说金山寺内蕴佛缘,未来必定会出一名惊天动地的大德高僧,所以决定留在此处。寺内老僧自然欢迎,那位僧人就此在寺内留下,入了我金山寺的辈分,改号法明。”海释禅师继续说道。

    “法明长老!”沈落目光一动,陆化鸣之前和他说过此人,原来这人是这般来历。

    “法明祖师修为高深,进入本寺后,原来的老方丈很快便将主持之位让于了他,法明长老掌权之后大力扶持同门,更将其修炼的佛法传于众人,本寺这才重新兴起。法明祖师于本寺有再造之德,合寺上下无不敬仰,只是他老人家却不收弟子,说是无缘,倒让寺内许多人颇为失望,直到祖师入寺庙十几年后,有一日他在山下抚琴,忽听婴儿啼哭之声,一个木盆从山下江中漂流而来,盆内放着一个婴儿和一张血书。祖师将其救上岸,见了血书才知其来历,原来是柳州状元陈光蕊的遗腹子,于是取了乳名江流儿,抚养长大,收为弟子。”海释禅师说道。

    “这人就是玄奘法师了吧。”陆化鸣听了许久,神情渐渐专注,也不再焦虑,说道。。

    沈落心下恍然,玄奘法师之名早已哄传天下,不过他只知道玄奘法师取西经之事,对其的来历却是所知不详,原来是这般出身。

    “不错,就如同法明长老早年所言,玄奘法师后来入长安,被太宗皇帝封为御弟,之后更不畏艰险前往西天,历经七十二难取回真经,我金山寺这才名传天下,才有了今日声望。”海释禅师看了陆化鸣一眼,点点头,随即继续说道。

    “海释禅师,在下冒昧打断,按照玄奘法师前去西天取经的时间算,海释禅师您应该是见过他的吧?”沈落突然插话问道。

    “我当年入寺之时,玄奘法师已经前去西天取经,不过他之后重返金山寺时,我和他曾有过一面之缘,玄奘法师曾向寺内僧众述说过一些西去灵山的经历,世间流传的西天取经故事,就是从金山寺这里传扬出去的。”海释禅师看了沈落一眼,点头道。

    “那玄奘法师当年述说取经经历时,可曾提过一个手腕生有梅花印记的女子和一个西域僧人?”沈落立刻再次问道。

    “腕带梅花印记的女子?玄奘法师乃是佛门中人,极少提及西天路上的女子,至于西域佛国众多,玄奘法师说过一些路遇的僧人,不知施主说的是哪一位僧人?”海释禅师面露惊讶之色,问道。

    陆化鸣也对沈落突然询问此事很是意外,看向了沈落。

    “此人应该身带魔气,对玄奘法师西去取经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沈落迟疑了一下,说道。

    “身染魔气的僧人?这个倒未曾听玄奘法师说过。”海释禅师想了一下,摇头。

    “是吗……”沈落面露失望之色,暗道莫非玄奘法师一行取经时,没有遇到过那五个转世魔魂?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哦,施主说到魔气,我倒是想起一事,玄奘法师说过一事,他们当年途经西域乌鸡国时,他的大徒弟曾经感受到过一股很强的魔气。”海释禅师花白的眉毛突然一动,说道。

    “哦,玄奘法师是在何处遭遇这股魔气的?后来如何?”沈落眼前一亮,立刻追问。

    “玄奘法师并未细说此事,只说略微提及此事,因为西去的路上妖物遭遇无数,可魔气却很少感觉到,那股强大的魔气让他感觉有些不安,嘱咐我等日后要当心妖魔之事。”海释禅师说道。

    沈落哦了一声,目光闪动,不再多言。

    “海释长老,在下也有一事询问,当年玄奘法师取经归来后不久便神秘失踪,您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世人都说已经转世,果真如此?”一旁的陆化鸣也开口问道。

    “此事我们也不明所以,玄奘法师取经归来,向陛下交了差事后便回到金山寺清修,可没过多久他便突然消失,本寺僧众多方寻找也没有一点线索。”海释禅师摇头道。

    “既如此,为何会有他已然转世的说法?”陆化鸣奇怪道。

    “玄奘法师消失后不久,老僧就接任了主持之位,老僧修炼的乃是枯禅,讲究清心寡欲,时常去各处人迹罕至之地枯坐修行,有一次在山下江边静修时,一个木盆顺水漂流而至,上面竟然放着两个襁褓中婴儿。”海释禅师继续道。

    “哦,又飘来两个婴儿?”陆化鸣目光一奇。

    “这两人便是江流和禅儿,那时江流的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我曾当面聆听玄奘法师教诲,认得那串佛珠正是玄奘法师所佩之佛珠,寺内众人皆以为他是金蝉转世,还给他取了金蝉子前世的俗名江流。”海释禅师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金蝉转世的说法原来来源自于此。”陆化鸣缓缓点头。

    沈落却没有理会其他,听闻海释禅师终于说到了江流,眼神顿时一凝。

    “后来如何?”他开口问道。

    “江流年龄稍大之后便妙悟佛理,在法会上舌绽莲花,寺中的经辩却从不参加,虽然对金蝉子之事极为熟悉,可行事做派却半点不像金蝉大师,张扬霸道,更喜欢奢华享受,寺内那些金碧辉煌的建筑大半都是他强令整改的。”海释禅师叹道。

    “海释禅师您乃是金山寺主持,为何放任那江流胡闹,金山寺现在成了这幅模样,定然会招来不少非议,而且我观寺内不少僧人轻浮躁动,骄傲自大,似乎在模仿那江流一般,长此以往,对金山寺很是不利啊。”陆化鸣说道。

    “江流道法高深,而且性情飞扬,再加上他金蝉转世的身份,寺内大半长老对他极为推崇,言听计从。我虽然是主持,却也已经无法约束于他了。”海释禅师说道。

    陆化鸣听了这话,不禁无言。

    “海释禅师,江流大师之所以不愿去长安,莫非和他的性情有关?”沈落听海释禅师说到现在,始终不提江流大师拒绝前往长安的原因,忍不住问道。

    陆化鸣被海释禅师一番话带偏了心神,听闻沈落的话,才猛然回想二人今晚前来的目的,旋即看向海释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