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禅儿
    慧明和尚几人见是主持吩咐,不敢再阻拦沈落二人,不过几人也一直尾随在二人身后,似乎得了江流大师的命令,严密监视二人。

    者释长老带沈落二人来到偏厅,一起用了一顿斋饭。

    只是慧明和尚等人就如同监视刑犯一般,全程四散立在沈落等人落座的木桌周围,目不转睛的盯着几人,陆化鸣自然吃的毫无兴致,沈落却视若无睹般吃了两大碗,令陆化鸣不住翻白眼。

    金山寺内信众众多,者释长老也没有陪二人太久,用完斋饭便告辞一声,挥袖离去了。

    “好了,二位施主法会已听过,现在饭也吃了,请吧。”者释长老一走,慧明就毫不客气的上前几步,下起了逐客令。

    “我们……”陆化鸣还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正要设法再拖延一下。

    “呵呵,既然金山寺如此不欢迎我们,陆兄,那我们还是先走吧。”沈落拍了拍陆化鸣的肩膀,起身说道。

    “沈兄,你……”陆化鸣一愣。。

    沈落嘴唇微动的传音了一句,拉着陆化鸣朝外面行去。

    陆化鸣目光波动了一下,没有反抗,随着沈落朝外面行去,两人很快便出了金山寺。

    慧明和尚等人看到他们真的离开,这才没有继续跟着。

    “沈兄,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回去怎么和师父以及袁国师交代。”一出了金山寺,陆化鸣马上问道。

    “我们自然不能走。”沈落摇头道。

    “不走还能如何,他们根本不让我们进金山寺,怎么去请那江流大师?”陆化鸣烦恼的说道。

    “他们不让我们进去,那我们等晚上偷着进去就是。”沈落笑道。

    “晚上偷着进?这里可是金山寺,你也看到了,寺内高手如云,你真有把握?”陆化鸣面露诧异之色,然后压低声音问道。

    其实他心中也冒出过这个念头,只是太过危险,没有说出来。

    沈落嘴唇微动,再次传音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我们还是先老实离开的好。”陆化鸣连连点头。

    沈落嗯了一声,朝下山行去。

    聆听法会的信众此刻还没有尽数离开,金山寺外也还有不少,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都在兴高采烈地讨论刚刚法会上江流大师的妙语。

    “……所谓观诸法而会其要,辩众流而同其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观察一切诸法就能能领会其本质,就好像辨别众多河流,就能找到它们共同的源头一样。”一个温和的童音从一个人群里传出。

    沈落听到这个声音,脚步立刻顿住。

    “这个声音,是那个禅儿?”陆化鸣也停了下来,看向不远处的人群。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挤了进去。

    人群中央的地面上盘膝坐着一个身穿灰衣的小和尚,看起来也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目光异常清澈明亮,让人望之便觉得心静。

    “原来是这个意思,禅儿小师父对佛理的理解真是透彻,小人驽钝,江流大师讲法虽然已经非常浅显了,可我还是听不太懂,真是惭愧,多亏了禅儿小师父指点。”旁边的一个绿衫妇人恍然,对灰袍小和尚谢道。

    “女施主客气了,我等佛门弟子讲法,本就是为了普惠世人,女施主以后哪里不明白,可以尽管询问小僧。”灰袍小和尚合十说道。

    “禅儿小师父,方才江流大师最后讲的《三法度论》中,‘垢习凝于无生,形累毕于神化’这句话是何意?”另一个信众问道。

    “此句的意思是,染污的恶习在不生不灭的真性中寂灭,身形的拖累在神奇的变化中结束。”灰袍小和尚毫不迟疑的答道。

    其他信众见此情形纷纷发问,这灰袍小和尚年龄虽然幼,对佛理的领悟竟然极深,讲解的也非常浅显易懂,每个提问的信众都得到满意的答复。

    “金山寺果然不愧是教导出金蝉子的佛门圣地,不光江流大师,这个禅儿小和尚也好生了得。”沈落面露诧异之色,心中暗道。

    良久之后,周围的信众这才散去,只剩下沈落二人。

    “二位施主可是有何疑难佛理不明?”小和尚朝二人行了一礼后问道。

    “在下并无疑难,只是见禅儿小师父佛理深湛,深感佩服,这才停步聆听。”沈落还了一礼,笑道。

    “小僧不过是金山寺的一个普通和尚,不敢受此称赞。”禅儿急忙摆手说道,很是谦虚的样子。

    “禅儿小师父真是有谦谦君子风范,我听说你和江流大师从小一起长大,是这样吗?”沈落笑着问道。

    “是的,小僧和江流从小便在金山寺长大。”禅儿小和尚点头。

    “那江流的事情,你应该很了解,不知你可否知道他为何不愿意去长安渡化那里的怨灵?”沈落问道。

    他在此留步,便是为了打听此事。

    “你们怎么知道这事?啊,你们就是那从长安城来的那两位施主,长安城内有许多百姓不幸去世了吗?”禅儿从地上一跃而起,焦急的问道。

    “是啊,如今城内阴气缠绕,不知多少冤魂不愿往生。”沈落叹道。

    禅儿面露悲痛之色,口诵佛号。

    “禅儿小师傅,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你可知江流为何不愿去长安?”沈落再次问道。

    “这……”禅儿面露迟疑之色。

    “禅儿小师傅你知道!还请千万赐教,长安城内如今有无数冤魂留恋人间不去,若不能超度,恐怕会引发大乱。”沈落眼睛睁大,蹲下身请求道。

    陆化鸣听闻此话,眼睛也是一亮,紧盯着禅儿。

    “虽然如此,可是我答应了江流,不能告诉别人,还请二位施主见谅。”禅儿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

    二人闻言,眉头都是一皱。

    “佛语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禅儿小师傅你觉得你个人的信誉重要,还是渡化长安城无数冤魂重要?”沈落正色问道。

    “这……自然是渡化冤魂重要。”禅儿挠了挠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