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二十五章 超度亡灵
    “沈兄,这个江流大师不愿意前去长安,我们现在怎么办?而且此人性情暴虐,言语粗鄙,耽于享乐,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得道高僧,师父和袁国师恐怕是被传言所误了,这样的人就是请去了长安,又能有何用处。”者释长老一走,陆化鸣立刻冷哼一声说道。

    “刚刚那个江流确实不像是有道高僧,稍后法会我们仔细看看,如果此人只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我们再返回长安,请国公大人和袁国师另觅人选。”沈落对这个江流大师也有所怀疑,说道。

    陆化鸣点头答应,二人在屋内盘膝坐下,静静等待起来。

    午时很快便至,悠远的钟鸣从远处传来,连响了三下。

    沈落和陆化鸣立刻起身,来到金山寺山门附近的那处广场。

    广场上此刻坐满了香客,一个个满脸虔诚的看向广场最深处的一个白玉高台,那上面被一顶宝帐遮盖着,正是沈落送来的那顶。

    沈落忽然感觉有人注意,转首望了过去,却是几个紫袍武僧站在不远处的人群外,面色不善的紧盯着他们,其中一人正是那个慧明。

    “是刚刚那些人。。”陆化鸣也注意到了几人,冷哼了一声。

    “正常,我们两个陌生修士出现在寺内,他们警惕一下也很正常,坐吧,一会看看那个江流大师是否有真才实学。”沈落笑了笑,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陆化鸣也在沈落旁边坐下,闭目静静等待。

    片刻之后,广场上的人群面露兴奋之色,发出一阵呼喊。

    “江流大师!”

    沈落二人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影出现在广场前方,登上那座高台。

    此处距离高台虽然远,但以两人的目力自然能轻易看清台上情况。

    那人看起来非常年幼,只是个十一二岁的童子,眉清目秀,眉心处还有一道金纹,年龄虽小,可已经有一副高僧的气度。

    童子身穿一件火红色袈裟,上面布满金纹,还镶嵌了不少闪亮宝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沈落仔细打量那童子,却没有看袈裟,视线落在其胸前,那里悬挂着一串紫檀佛珠,佛珠上灵气沛盈,更蕴含阵阵佛光,看起来是一件宝物。

    那童子朝下面众人微微点头,转身走进了宝帐内。

    “他就是江流大师,年龄也太小了吧?”陆化鸣忍不住说道。

    沈落对此也颇感惊讶。

    他们之前去见江流时隔着一道房门,为表恭敬,也不敢用神识探查,他们虽然听其声音幼嫩,可也没想到是江流大师真的是个童儿。

    “你们两个是第一次来金山寺?有志不在年高,江流大师年龄虽然不大,佛法修为却深不可测,你们不懂就不要乱说!”旁边一个老年香客不满的瞪了陆化鸣一眼。

    “老丈恕罪,我们确实是第一次来这里,什么也不懂,并非对江流大师不敬。”沈落插话笑道。

    “你这个年轻人还不错。”老者满意的对沈落点点头。

    “老丈您看来对江流大师很熟悉,来过金山寺很多次?”沈落和老者攀谈起来,打听江流大师的事情。

    看着沈落娴熟的和老者拉着家常,陆化鸣不禁叹了口气,他常年在大唐官府,不是闭门修炼就是外出执行扫荡妖魔的任务,和人打交道确实不是他擅长之事。

    “那是当然,老汉我是金山寺附近的陈家村人,每次江流大师讲法我都会来听。江流大师是金蝉子转世,佛法高深,老汉年纪大了,本来时常腰酸背疼,可自从来听江流大师讲法,腰不酸,背也不痛,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老者一脸推崇的说道。

    “哦,聆听江流大师讲法竟然还能强身健体?”沈落身体一震。

    “那可不是,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听大师讲法。”老者傲然说道,似乎讲法的那人是他本人。

    沈落目光闪动,心中极不平静。

    佛经中偶有记载,佛门一些大能高僧讲法布施,能消除百姓病痛,他在一本野史上看到一则记载,传闻西方某城感染瘟疫,佛祖释迦牟尼途经此地,在城头讲法一日,整城人不药而愈。

    “江流大师讲法可不仅如此,你看那边。”老者示意沈落看向另一边的广场。

    沈落顺着其目光所示看去,广场另一边竟然停放了一口棺材,旁边坐了几个身穿丧服,头缠白巾的人。

    “怎么有棺材在这里?”他惊讶的说道。

    “江流大师讲法不仅能普惠世人,更能超度亡灵。我刚刚听人说了,那棺材里的是一个妇人,因为被凶恶婆婆赶出家门,悲愤投水,家人怕怨气太重,所以送来金山寺请江流大师讲法超度。这样的事情不时会有,不管是死前怀有多大怨愤的亡灵,大师都能将其超度。”老者继续傲然道。

    沈落细看那棺材,上面果然缠绕着丝丝怨气。

    “正好,就看看这位江流大师的本事。”他心中暗道。

    此刻,广场高台的宝帐内响起敲击木鱼的声音,江流大师开始了讲法。

    “夫宗极无为以设位,而圣人成其能。昏明代谢以开运,而盛衰合其变。是故知险易相推,理有行藏。屈伸相感,数有往复……”朗朗之声从宝帐内传出,声音虽然不大,却响彻整个广场。

    沈落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可多听了几句,他的面色渐渐变得严肃,专注聆听起来。

    江流大师的讲道内容不涉及多少修炼之事,多是教导人们如何明心见性,解脱苦难,可声声佛音入耳,他脑海中的神魂之力变得平静,心情好像被泉水洗涤,变得澄净通透,因为江流大师不肯前往长安而产生的烦恼,也逐渐消散,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嗯,我竟然被人影响了心情!”沈落立刻察觉到异样,稳住心神。

    不过他随即便明白并未江流施展了什么迷惑心神的法术,而是此人的讲法引动了人心中欢喜的念头。

    而广场上其他人也是如此,面上纷纷现出大欢喜状。

    讲道之声在广场回荡,附近的天地灵气竟然随之波动起来,凝成一朵朵金花飘落,这些灵气金花碰到下方众人的身体,立刻融了进去。

    当然,普通人看不到灵气,只有身负修为之人才能看到眼前的盛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