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难言之隐
    “二位道友,慧明所言可是事实?”堂释长老面一沉,看向沈落二人。

    “堂释长老误会,金山寺佛名远播,天下人无不敬仰,我二人岂敢扰乱贵寺法会,只是我们受人嘱托,将这顶宝帐送到贵寺的者释长老手中,故而先前才没有交给这位紫袍大师,还请长老见谅。”沈落心中念头一转,开口致歉,声音有意无意放大了几分。

    一旁的香客们听到声音,纷纷看了过来,低声议论。

    “既然二位道友是替人送宝帐,就请入寺吧,慧明,你去请者释长老过来。”堂释长老看了一眼附近的香客们,对沈落二人说道。

    “多谢长老。”沈落谢了一声,对陆化鸣使了个眼色,二人跟着堂释长老和那紫袍武僧进入了金山寺内。

    寺门之后迎面便是一个巨大广场,地面全用白玉铺砌,光芒闪闪,让人一眼看去便生出渺小之感。在广场中央位置摆放了九个两人高的青铜大鼎,排成三排,每排三个,鼎中往外冒着阵阵青烟,浓郁的檀香味道在广场凝而不散,看起来是平日讲经布道之地。。

    不仅仅是这个广场,从这里看去,金山寺内其他地方也修建的辉煌大气,地面尽皆用白玉或者青玉铺路,寺内佛堂建筑也都雕梁画栋,一派奢华气象,和寻常佛寺大相径庭。

    看到这般情况,沈落,陆化鸣均觉惊讶。

    一入寺,紫袍武僧暗中瞪沈落一眼,快步朝寺内行去,看来是去请那者释长老去了。

    “二位究竟是何方道友?来我金山寺有何贵干?”堂释长老等紫袍武僧走远,这才转身看向沈落二人,声音微冷的问道。

    “大师何出此言,在下刚才不是已经说了,我二人仰慕金山寺风采,特来拜访,顺便替山下一个车夫送这顶宝帐。”沈落笑道。

    “二位都是出窍期的大高手,会替一个凡夫送东西?”堂释长老冷声道。

    “虫蚁牛羊,仙佛凡人,都是众生,我二人为何不能替车夫送这宝帐。”沈落一笑反驳道。

    “这……”堂释长老被问的一滞,答不上话来

    “二位究竟是什么人?若再胡搅蛮缠,休怪贫僧无礼了。”堂释长老似乎是个暴脾气,神情一沉。

    与此同时,他脚上金光闪过,露在外面的脚掌皮肤瞬间变成金色,好像突然变成黄金铸造的一般,在地上猛地一顿。

    地面轰隆震颤,附近建筑也一阵晃动。

    “大师好神通,这便是金山寺的金刚伏魔大法,果然威力惊人只是大师对待外人都是如此,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吗?”陆化鸣被接连喝问,心中有气,也不表露自己身份,寒声道。

    沈落眉头蹙起,和这胖和尚一旦动手,胜负先不说,只怕和金山寺便要就此翻脸。

    这金山寺怪里怪气,所以他才没有立刻表露身份,想要先进来探查一下情况,再提出邀请江流大师的话。可现在的情况,再隐瞒下去,只怕真的要坏事。

    于是他咳嗽一声,正要开口。

    “阿弥陀佛,堂释师兄,这二位施主既然是来寻贫僧,就由贫僧来接待如何?”一声佛号响起,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僧人走了过来,之前那个紫袍武僧也怏怏的跟在后面。

    “者释师弟。”堂释长老看到来人,神情微沉。

    沈落朝来人望去,只见那中年僧人气息渊深,也是一名出窍期修士,只是其身形高瘦,面色焦黄,一副痨病鬼的样子,可其满脸笑容,人看起来甚为和善。

    “堂释师兄,法会的布置还没有完成,江流大师已经催促了,若再耽搁下去,恐怕会误了时辰。”中年僧人走到堂释长老身旁,压低声音道。

    “那好吧,这两人就交给师弟处置,出了问题可唯你是问。”堂释长老闻言默然了一下,然后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那紫袍武僧急忙跟了上去,二人很快离开。

    沈落看到此幕,心中不由一动,金山寺内似乎也有些势力争斗的情况,愈加谨慎。

    “者释长老,我们二人在山下遇到一个车夫,因为马车损坏,托我二人将这顶宝帐送来,请您接收。”他走上前,将手中宝帐递了过去。

    “多谢二位施主,我正在为这顶宝帐犯愁,幸好两位施主及时送来。”者释长老接了过来,打量了宝帐两眼,微微点了头。

    “二位施主如无要事,不如到贫僧的房间共饮一杯热茶如何?”他随即对沈落二人含笑说道。

    “求之不得。”沈落欣然答应道,陆化鸣没有意见。

    于是,者释长老带着二人朝寺内行去,很快来到一处禅院内。

    这个小院和外面金碧辉煌的寺庙截然不同,没有多少奢华气息,青砖灰瓦,非常的清净简单。

    者释长老唤来一名弟子,将宝帐交给对方,然后带着沈落和陆化鸣进了屋内。

    “二位道友修为高深,气度不凡,想来并非无名之辈,不知可否告知姓名?来我金山寺有何贵干?”亲手泡了三杯热茶,者释长老这才问道。

    “在下沈落,乃是一位散修,这位是大唐官府程国公座下弟子陆化鸣。我二人今日贸然拜访金山寺,乃是想要求见江流大师,先前无礼冒犯,还请者释长老勿怪。”沈落没有再隐瞒,表明二人身份和来意。

    “原来是沈道友和陆道友,二位求见江流大师,不知所为何事?”者释长老多看了陆化鸣一眼,问道。

    “陆兄,你乃大唐官府中人,此事由你来说更好些。”沈落一瞥陆化鸣,传音说道。

    陆化鸣点点头,上前道:“者释长老虽然长年居于江州,不过想必也知道前些时间的长安城鬼患之乱吧?”

    “此事早已传遍天下,贫僧自然是知道的。”者释长老点头说道。

    “数月前炼身坛勾结鬼物大闹长安,我大唐官府和诸位同道共同奋战,虽然消弭了这次祸事,可城中百姓死难颇多,有许多冤魂留存不去。陛下为长安百姓计,决定近日在长安举办一场水陆大会,目前还缺一位大德高僧主持,久闻江流大师乃是金蝉子转世,佛法高妙,我和沈道友来此是想请江流大师往长安一行,开坛讲法,渡化冤魂。”陆化鸣诚恳的说道。

    “陛下心怀百姓,苍生幸甚,只是江流大师他……”者释长老双手合十赞颂了一声,随即又面露迟疑之色。

    沈落看到者释长老这般神情,眉头不禁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