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江流大师
    “这莫不是传说中麒麟血!是比真龙之血还要贵重之物,服用后不仅能改善体质,更能增加寿元。”陆化鸣失声惊呼。

    沈落看着瓶内的麒麟血,很快盖好瓶塞,收了起来。

    他朝皇宫方向望去,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三样宝物都非常适合他,特别是镇海珠和麒麟血,简直为他量身定做。

    最让沈落心惊的是麒麟血,他寻找续命之物的事情,除了马秀秀和丹阳子略微说过外,从未和其他任何人提过。而丹阳子如今已经身死,马秀秀也消失无踪,朝廷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查到此事,此等情报收集能力,真是让他暗自心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朝廷若是要调查什么事情,肯定能查得出。大唐官府只是朝廷在明面上的修仙势力,暗地里手中还有别的修仙势力,用于监察天下,收集情报,沈兄不必惊讶。”陆化鸣似乎猜到沈落心中所想,说道。。

    沈落闻言心中一凛,随即很快便恢复过来,点点头。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耽搁,立刻朝城外而去。

    城内毁坏的建筑已经修缮了不少,也不见了之前家家户户烧纸钱的悲戚情景,可空气中仍然缠绕了一丝阴霾。

    “城内果然有冤魂残留,而且数量不少。”沈落心中暗道。

    只是这些冤魂并非厉鬼,随意斩杀有伤天和,但若任由其留在凡间,不但会影响活人,更会演变成厉鬼,麻烦更大,故而那些冤死之人,一般都会请和尚开坛设法,将其超度送往地府。

    这等超度之事,凭的不是法力,比如沈落,他的修为虽然达到了出窍期,但是无法超度亡魂。

    渡化这些亡魂,需要的是足够的德行,这是有别于法力境界外的另一种修行,非深谙佛理之人不能做到。

    沈落对这方面了解不多,可多少也知道一些,要超度城内如此多的亡魂,那得需要极高深的德行修为方可。

    “陆兄,刚刚袁国师口中江流大师是什么人?真能渡化城内这么多冤魂?”他朝陆化鸣问道。

    “说到这个江流大师,确实大名鼎鼎,沈兄你知道取经人吗?”陆化鸣问道。

    “是说玄奘法师?当年其不远万里,西去大雷音寺取经,此乃我大唐盛事,在下自然有所耳闻。”沈落点头。

    “玄奘法师取经归来后不久便突然失踪后,不知去向,有人说他去了西方极乐世界,也有人说他已经坐化,更有人说他已经转世轮回,总之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究竟如何。”陆化鸣继续说道。

    “我也听过类似的传言,不过以我看来,玄奘法师转世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沈落听闻此话,面色一动的说道。

    “嗯,世人也多是如此认为,有很多人自称是他的转世,不过最让人信服的便是那位江流大师,他和玄奘法师同出于大唐国境的金山寺,而且佛理深湛,度人无数,就是在长安城内也是大名鼎鼎,很多朝中官宦皇亲不辞辛苦前去金山寺供奉。”陆化鸣点头说道。

    “陆兄这么说来,我还真想快点见一见这位江流大师。”沈落听闻此话,对这个江流大师起了好奇之心。

    据梦境中李靖所言,取西经乃是天庭和西方大能阻止魔劫降临的手段,可惜失败了,若能见到取经人转世,或许能调查到那五道魔魂的线索。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赶路,很快便出了城,找了一个僻静之地御空朝金山寺而去。

    金山寺位于江州,距离长安城颇远,二人只知道大致方向,花了小半日才找到金山寺所在。

    为了避免凡人看到惊世骇俗,两人在远处落下,步行前往。

    金山寺坐落在江州金霞山上,依山而建,蜿蜒的山道,无数虔诚的老少信众向着寺庙走去,瞻仰参拜心中的神灵。

    “呵,这么多信众,看来这位江流大师还真是不同寻常。”沈落看到此幕,面露惊讶之色。

    “那是当然,否则师傅和国师也不会让我们来请他。”陆化鸣笑道。

    “这金山寺只是一个普通的佛寺?寺内僧人可有修为?”沈落突然想起一事,问道。

    “金山寺是江州有名的修仙大派,寺内僧众多研习的乃是当年法明长老传下的金刚禅法,后来玄奘法师取经归来后又传下了西天灵山的大雷音寺禅法,若论功法精妙,金山寺丝毫不逊于我们大唐官府,化生寺,普陀山等大宗,沈兄为何要问此事?”陆化鸣说道。

    “既然金山寺也是修仙大宗,江流大师又是如此大名鼎鼎,他未必会肯和我们一同去长安,程国公和袁国师可有赐予你信物之类?”沈落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个任务是我们一起接下,你全程在场啊,师傅哪有给我什么信物。”陆化鸣奇怪的说道。

    “如此看来,我们只能随机应变了,希望能一切顺遂。”沈落默然了一下后说道。

    “江流大师乃是大德高僧,长安城遭此浩劫,百姓困苦,大师定然会欣然前往。更何况此次水陆大会是陛下敕命召开,能主持此大会,对任何禅宗之人来说都是无上荣耀,江流大师岂会推脱,沈兄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快走吧。”陆化鸣笑着说道,然后拉着沈落朝金山寺行去。

    金霞山风景优美,此刻正值秋季,满山金黄,风景颇美。

    二人一边登山,一边欣赏山间美景。

    金霞山山势高耸,除了梦境中见识过的那些大山,沈落在现实中还没有见过比这更高的,金山寺建造金霞山半山腰,两人走了许久也没有到。

    好在他们都是修为高深之人,并没有觉得疲累。

    就在此刻,一辆马车从后面疾驰而来,车上载着货物,往金山寺而去。

    山道上的信众纷纷避让,沈落和陆化鸣也朝旁边躲避了一下。

    赶车的是个中年男子,似乎很着急,不停催马加速,山道虽然不宽,可马车赶的飞快。

    马车从沈落二人旁边行过时,车轮轧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马车剧烈一晃。

    不知是此番颠簸太过剧烈,还是马车有些老旧,只听咔嚓一声,车轴竟然从中断裂,飞驰的马车车厢朝旁边倾倒过去,砸向一个上山的素服老者。

    素服老者吓呆,竟然忘记了躲闪,附近众香客看到此幕,都发出惊呼之声。

    沈落顾不得惊世骇俗,身形一晃出现在马车车厢前,抬手一推。

    被甩飞的车厢立刻停住,里面物事却滚落而出,似乎是一顶帷帐,倒在了路边。

    附近众人又一阵惊呼,纷纷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