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怀疑
    沈落心下盘算着,面上却没有迟疑,点头答应。

    丫鬟带着他朝府内行去,很快来到一处高大院落外。

    “这里便是了,公子请进,奴婢告退了。”丫鬟福了一礼,很快走开。

    沈落朝里面望了一眼,院落内是一座高大正厅,里面隐约站着两人。

    “另一个是谁?”他眉头微蹙,很快便舒展开,迈步走进厅内。

    厅内二人其中之一正是程咬金,另一人是个青年道士,手持雪白拂尘,面带笑容。

    这道士本来在和程咬金笑谈,看到沈落进来,视线一转的看了过来。

    沈落心神不知为何突然一凛,整个人似乎都被其看透,手脚难以控制的颤动,愣在了那里。

    “呵呵,这位便是沈小友吧,说起来我们已经见过一次。。”青年道士对沈落含笑点头。

    沈落听到声音这才回神,而且这个声音非常耳熟。

    “阁下便是袁天罡袁国师?”

    这青年道士的声音,和在之前地府冥河畔李姓少女的声音一模一样。

    “不错,我正是袁天罡,上次在冥河之畔和道友匆匆一别,未及通名,还请小友勿怪,咳咳……”袁天罡单掌竖起行了一礼,然后突然咳嗽了几声,似乎有病在身。

    “不敢,国师大人客气了。”沈落急忙还礼,垂下眼帘。

    他梦境中修为已经达到真仙境界,目光高明,眼前这袁天罡给他的感觉高深莫测之极,好像一片无边海洋,看似波澜不起,实则深不见底。

    他见过的高手不少,可无论是程咬金,黄木上人,泾河龙王,甚至梦境中的东海龙王,似乎都不及袁天罡可怕。

    此人出现在此处,不知为何,让沈落心中有些不安。

    以袁天罡的通天道行,人又在程府,不知有没有察觉到玉枕以及天册虚影的存在。

    “袁某今日来程府拜访,同样是客,沈小友不必这般客气。”袁天罡含笑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这么礼来礼去了。沈小子,今日叫你过来,是你先前索要的二元真水已经到了。”程咬金打断了二人的话。

    沈落一听这话,顾不得揣测袁天罡,脸上露出喜色。

    大唐官府先前承诺赐予他一些二元真水,可因为长安鬼患,此事一直搁置了下来,他险些忘记了。

    程咬金说着,取出一个半尺高的银色玉瓶,递了过来。

    沈落急忙双手接过,这玉瓶看着不大,却有数百斤重,他暗运法力才将其托住。

    他默运神识探入瓶内,心下再次一喜。

    这玉瓶内竟然装满了二元真水,比他先前从辰纲那里得到了二元真水多了数倍。

    “多谢国公大人厚赐。”沈落将玉瓶翻手收起,抱拳谢道。

    有了这么多二元真水,他有自信能在短时间内将无名功法修炼到凝魂期巅峰。

    至于后面突破出窍期,他也已经有了相当的把握。

    沈落在梦中已经有过一次突破出窍期的经验,知道突破这个境界最重要的便是神魂之力要足够强大,才能突破肉身限制,一举而出。

    他之前在冥河之畔吸收了炼身坛的两名魂修,神魂之力大增了三成以上,已经足够冲击出窍期。而且这次他在入梦得到的无名功法后半部里,有一门辅助突破出窍期的秘法,名为“三元开泰”,又能增加几分突破的几率。

    “谢什么!这是你应得之物,拖延到现在才给你,俺已经很汗颜了。”程咬金抚须大笑道。

    “国公大人说笑了,都是因为鬼患才使得物资运送迟缓,在下岂会不明白。”沈落将玉瓶收了起来,拱手道。

    “国公大人和袁国师似乎还有事要谈,若没有别的吩咐,在下这便告退了。”他看了二人一眼,飞快的说道。

    沈落虽然还想请程咬金帮忙调查长安魔魂之事,可袁天罡站在这里,可能是因为此人修为太高,也可能是因为马秀秀在冥河之畔说过的那些话,他对此人有些不敢信任,打算改日再和程咬金提及此事。

    “沈小友莫要急着离开,袁某今日来国公府邸拜访,一个是有事情和国公大人商议,另一个原因,就是想和小友见上一面。”袁天罡突然开口挽留道。

    “不知国师大人找在下所为何事?”沈落一怔,望向袁天罡。

    “当日在地府冥河畔,贫道救了陛下后因为所施附魂秘术有其时限,便带着陛下魂魄先行返回。据程国公之徒陆化鸣所言,和那泾河龙王大战到最后的乃是小友,此孽龙和我大唐朝廷恩怨纠缠极深,我此来是想请小友将你们最后大战的情况详细复述一遍。”袁天罡凝视沈落的眼睛,含笑说道。

    沈落心中咯噔一下,面上虽然竭力不动声色,可眼神中的些许波动还是落入了袁天罡眼中。

    “怎么,沈小友有何不便吗?”袁天罡问道。

    沈落眉头微蹙,但很快便也释然。

    他和马秀秀虽然有些交情,可并非什么生死之交,先前因为千年灵乳的事情更有些交恶,不必为其遮掩什么。

    而且马秀秀曾言是袁天罡化身袁守诚,设计陷害泾河龙王,这话藏在他心里一直是个疙瘩,现在程咬金也在场,正好看看袁天罡怎么说。

    “自然没有什么不便的,当日我持剑追杀那泾河龙王后……”沈落将当日追杀泾河龙王的事情,一五一十述说出来。

    程咬金首次听到这些,神情一变再变。

    而袁天罡并未惊讶,只是眉头紧皱,似乎遇到了令其非常困惑的事情。

    “……最后那马秀秀化龙离开,在下也昏迷了过去,醒来之后便出现在程府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便是这样了,在下没有隐瞒分毫,二位若是不信,也可向地府求证。”沈落拱手道。

    程咬金和袁天罡一时无言,均默然站在那里。

    “多谢沈小友详述此事。”袁天罡首先回过神,朝沈落点头致谢。

    “袁国师客气,只是在下先前曾听程国公说过当年泾河龙王之事,当日在地府又听了马秀秀所言,这二者之间似乎有些出入,尤其是关于那袁守诚身份的说辞更是南辕北辙,不知究竟如何?”沈落也懒得在迂回,直接向袁天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