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天册投影
    数日之后,水帘洞内一座密室里,沈落周身光芒闪烁,浑身气息暴涨,隐隐竟有了破境之势,只是光芒闪耀片刻之后,气息开始趋于平稳,再无上升趋势。

    “看来终究还是差了点火候……”沈落缓缓睁开双眼,喃喃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掌心之中立即出现了那座迷你的玲珑宝塔,心中旋即默默吟诵起九九通宝诀,再次尝试炼化起来。

    然而片刻之后,他便法诀一止,停下了动作,有些挫败地叹息道:“果然还是不行……”

    这玲珑宝塔也不知是何缘故,以九九通宝诀之能,竟然也无法炼化。

    “罢了,眼下六陈鞭和镇海镔铁棍在手,又得了一件幌金绳和狼牙棒,倒是暂时也不缺法宝,只是……”沈落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头脑一阵昏沉。

    可还不等他稍作调息,那种强烈的眩晕感就汹涌袭来,瞬间将他淹没了过去。

    沈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就渐渐模糊了下去。

    ……

    不知过了多久,沈落终于幽幽醒转,睁开双目,一片还算熟悉的床帐屋顶映入眼帘。

    他晃了晃头颅,又转首四下张望,确认这里正是他在程府的住处,自己再次从千年后的梦境之中回归,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没有立刻起身,望着屋顶不语,一动不动。。

    “魔帝蚩尤,五道转世残魂……”他喃喃自语,神情阴晴不定。

    这次入梦,沈落经历的太多的事情,身处梦境之时并不觉得,如今梦醒,再回忆起这些,反而觉得震动。

    从李靖此前留下的话来看,正是那五个转世残魂的存在,才最终导致了天地大劫降临,而若要挽救这一切,只能找到那五个转世魔魂,并且将其扼杀。

    唯一让他烦恼的就是实力。

    那些魔魂既然是蚩尤分魂,修为想必都不低,而他现在修为才区区凝魂后期,即便在这大唐之中,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修士,贸然去探究那五个转世残魂,只怕是十死无生。

    就在此刻,身旁玉枕上突然亮起明亮金光,急速流动,嘶嘶锐啸不止。

    接着一团金影从枕内一冒而出,沈落下意识的抬头一抓,却发现手中多了一本金色书册。

    这本金册不是别的,正是梦境中从李靖那里得来的天册。

    “天册!此物怎么会在现实出现?”沈落豁然坐了起来。

    不过他很快便发现,手中的这本天册并非实物,而是一件虚影,似乎是梦境的天册投影到了现实。

    虽然是投影,但也能感觉到这本金册内蕴含着一股强大威能,并非只是单纯的虚影。

    沈落正要细查,手中天册突然金光大盛,并且对着天空嗡嗡震颤不已,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共鸣。

    长安城半空突然天色大变,黑云压顶,银蛇乱舞,附近百余里的天地灵气如沸腾般紊乱起来。

    黑云深处,有丝丝金光透出,似乎是用天界降临的仙光。

    这些金光也在闪动不已,每一次闪动,都引发一阵雷霆般的巨响。

    城内居民,还有一些修士看到天空异象,都纷纷驻足仰头,面露惊疑。

    “这是怎么了?”

    “天地异象,难道是神仙显灵!”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普通百姓面露惶恐之色,哗啦啦拜倒了一大片,朝着半空跪拜不已,诵念满天神佛的名字。

    城内修士自然不会那般愚昧,看出此等天象必有其因,可能是某位修士进阶引发,也可能是什么宝物出世的征兆,有些性急的直接在城内各处寻找起来。

    ……

    皇宫之中,经历了一番风波的唐皇正在卧床休养,一个风华绝代的宫裙少女在一旁端碗照顾,正是那李姓少女。

    天空异象阵阵,雷鸣不绝,震的偌大宫殿也嗡嗡鸣响。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又是那些妖魔作乱?快来人!”唐皇面露惊怒之色,一把掀开被褥起身。

    “父皇,您身体还很虚弱,不宜乱动。”李姓少女急忙拉住唐皇。

    一个身影翩然出现在寝宫,正是袁天罡。

    “陛下勿急,臣方才已经施展望气之术看过,天空异象并非妖魔引起,应该是异宝波动所致,陛下不必担心。”袁天罡行了一礼,说道。

    唐皇听闻不是妖魔作乱,面色一松。

    “不管是什么原因,立刻将此事查清,消除天象,以免百姓恐慌。”他随即吩咐道。

    “我已经吩咐大唐官府的人去查探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袁天罡恭声道。

    ……

    大唐官府内,程咬金站立在在主殿门前,眉头紧蹙的看着天空的异象。

    一道道遁光从大唐官府射出,顾不得惊世骇俗,朝城内各处而去。

    ……

    程府房间之内,沈落自然也注意到了天空的异象。

    金册震颤闪动的频率,和天空投射下金光的波动情况完全一致,显然天空的异象是这本金册引发的。

    “这本天册如此神奇,只是虚影也能引发这等惊人天象!”沈落心下惊讶。

    就在这时,他眼睛余光看到远处半空光芒闪过,数道遁光在往来飞驰,似乎在寻找什么,飞快朝这边靠近而来。

    他心中一惊,急忙便想将手中天册虚影收入琳琅环内。

    可天册虚影一动不动,显然无法收入储物法器中。

    沈落面色一沉,手中蓝光大放,形成一个蓝色光罩,将天册虚影笼罩其中,想要隔绝它的影响。

    但是任凭他如何增厚光罩,天册散发出的金光都能轻易投射出来,天空的异象没有减弱半分。

    外面的几道遁光越来越近,只怕不用多久就能寻找这里,遁光内的修士若用神识探查,天册虚影立刻便要暴露。

    “糟糕,这可怎么办?”沈落一念及此,额头急出了一层汗珠。

    若被人察觉天册的存在,玉枕的秘密只怕也会无法保住,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对了,玉枕!”他脑袋里灵光一闪,闪身飞掠回床边,将手中天册虚影投向那玉枕。

    这天册虚影是从玉枕内冒出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或许能用玉枕隐藏此物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