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零九章 棍震长空
    沈落神色一凝,一步踏上前去,手中长鞭骤然捅入。

    “砰”的一声爆鸣。

    山壁之上,火星四溅,山石崩飞,激荡起一阵混乱烟尘,整座山崖为之一震。

    沈落心中大喜,手上力道继续加重,誓要一击打碎禁制。

    然而,就在山壁崩碎的瞬间,内里的黑柱禁制上忽然有乌光膨胀,一股强大力量反震而出,直接将沈落冲飞开来,直抵百丈之外,才重新稳住了身形。

    沈落目光一敛,看了一眼手中六陈鞭,翻手将之收了起来。

    而后,他掌心金光一闪,镇海镔铁棍浮现而出。

    “罢了,正好来试试这泼天乱棒。”沈落心中一动,缓缓说道。

    说罢,沈落身形停在半空,双目缓缓一阖,脑海中开始如走马灯一般,回放起了先前所学的棍法招式,周身径直开始笼罩起一层无形气劲。。

    片刻之后,沈落双目霍然睁开,手中长棍紧握,抬脚虚空踏步,双臂开始快速抡转,周身之外一道道金色棍影开始浮现,如排兵布阵一般凝聚不散。

    而随着一重重棍影浮现而出,四周虚空中凝聚的一股力量也越来越强,周遭天地中都好似浮现出一股无形威压,开始有股股莫名力量朝他身上压迫而来。

    他挥出的棍影越多,周遭天地间的压力就越强。

    “以势取势,以威换威,自身所能承受的压力越大,这棍影凝聚的就越多,释放之时的威力也就越大。”沈落心中对泼天乱棒的感悟,越发明了起来。

    足足挥出七七四十九道棍影的瞬间,沈落终于感觉到了这副水魂术分身的极限,不再继续咬牙坚持,身形猛然一个前纵,朝着那面众生礼佛山壁上挥棍砸了下去。

    “轰轰轰”

    镇海镔铁棍尚未当真落下,虚空中就已经爆发出阵阵轰鸣,那些凝在虚空中的棍影,一道接着一道飞缩而回,与沈落手中的长棍重合。

    每一道棍影的回归,都带着那一棍砸出时的沛然巨力,重重叠加之下这股力量已经增长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终于,长棍落定,山崩地裂,声震长空。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山壁之上的黑柱禁制应声碎裂,整片山壁开始崩裂,如泥石滑坡一般整个垮塌下去,将整座山崖淹没。

    虚空中则是浮现出一道黑色漩涡,直接将沈落一扯,拉入了其中。

    下一瞬,水帘洞内的那面石壁上忽然有水纹浮动,一道人影在一阵烟尘的裹挟下,扑飞了出来,被一头赶过来的老马猴一把搀住。

    “大王……”老马猴眼中闪过激动之色,开口叫道。

    沈落见状,站直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正要说话时,身下大地忽然一声巨震,身后也随之传来了“咔”的一声异响。

    两人一惊,回头去看,才发现身后石壁上竟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大王,您这是做了什么,怎么连这水帘洞都受到了波及?”老马猴惊讶道。

    沈落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说道:“先别说这个了,这里动静这么大,青牛精也该被招来了,我得先回去救人了。”

    说罢,他便急切要走,老马猴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递了一件东西过来。

    沈落接过一看,才发现正是封锁祁连靡等人的监牢的那块令牌。

    “多谢。”

    沈落抱拳道谢一声,转身朝着那处侧洞极速而去。

    老马猴则是回身,双手挥动,开始修补起山壁上的裂隙,帮他遮掩起来。

    沈落很快来到侧洞最深处,抬手用那令牌一挥,就将监牢的大门打了开来。

    众人见状,自是欣喜不已,纷纷向其道谢。

    “好小子,还真有两下子。”火德星君也忍不住称赞道。

    “劳烦诸位解救其他被困之人,我得先想办法脱出幌金绳束缚。”沈落抱拳说道。

    “好。”

    众人应了一声,立即冲出牢门,开始解救其余被困之人,只有火德星君和祁连靡没有动弹。

    “沈道友,你速速施法脱身,我且为你护道一程。”祁连靡说道。

    沈落眼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点了点头,视线随即看向火德星君回禄。

    后者却是忽然一瞪眼,说道:“看什么看,大爷我自己身上的禁制都还没解除,可帮不上什么忙。”

    沈落讪笑了一声后,走到了自己的本体旁,双手一掐法诀,朝着本体倒靠了下去。

    随着其身上一阵水蓝光芒亮起,那层神魂虚影最先浮现而出,与本体重合,直至消失不见,而残存下来的水分身则化为点点荧光,吸收进入了他的体内。

    紧接着,沈落本体的双目突然猛地睁开,整个人从原地坐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刚想要伸手撑着自己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还被幌金绳捆绑着,只能原地盘膝坐起,以心念将那两根先天翎羽唤了出来。

    只见他心念一动,两条水绳从袖间突然探出,如灵蛇一般叼起两根翎羽分别收缩回了袖间,将之各自贴在了左右手臂上。

    才刚完成这一动作,他体内释放的部分法力就被一下子吸收掉了。

    沈落倍感无奈,好在祭炼法宝器物并不需要太多法力,他当即运转起九九通宝诀,开始炼化这两根翎羽,将之融入自己的双臂。

    就在这时,侧洞入口处,忽然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怎么回事,这些药人怎么都跑出来了?”

    紧接着,一声声刀兵相接的杀喊声,和阵阵沉闷的撞击声就不断响了起来。

    “糟了,是那青牛精。”祁连靡神色骤变。

    “惊动了那头老畜牲,即便我的封印解开了,也不是他的对手。”火德星君眉头一拧,无奈叹道。

    “沈道友……”

    祁连靡本想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可他一转头却看到沈落双袖之中,断断续续有光芒亮起,如风中火烛,明灭不定。

    “别打扰他了,这小子似乎正在炼化什么宝贝,只可惜即便使用的法力很是细微,也会被这幌金绳打断,一时半会儿是很难成事了。”火德星君叹道。

    祁连靡闻言,只好作罢,握拳站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