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零三章 元神魂体
    “诸位,沈某斗胆在此请求诸位帮个忙,之后一定想办法将诸位救出,如何?”沈落目光一扫众人,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朝他这边望了过来,然而他们的神色中却没有多少惊喜之色,有的只是些许惊讶和怀疑,更多的则是木然。

    “好大的口气,连你身上的幌金绳都解不开,如何敢妄言救我们?”低矮老者一下坐直了身子,出言讥讽道。

    此言一出,方才还对沈落稍感兴趣的众人,纷纷转回了头颅,不再看他。

    这种状况倒也怪不得他们,先前已经有太多人,刚进来的时候都是雄心勃勃想着带领众人逃离,可结果无一不是提前被炼成了肉身丹,就是腐烂在了这洞窟牢狱的某个角落。

    失望了太多次,便不再期盼希望了。听了太多实现不了的豪言壮语,自然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沈道友,你真的有办法帮我们脱身?”祁连靡沉吟半晌,皱眉询问道。

    “办法是有,成与不成都得等试过才知道。”沈落略一迟疑,说道。。

    “你要我们帮什么忙?”祁连靡没有犹豫,直接问道。

    “我需要你帮我牵制住这幌金绳片刻,好让我能调转法力,施展些许术法。”沈落说道。

    “这幌金绳能吞噬法力,且速度极快,我如今只有不到原本四成功力,未必能做到牵制这法宝,只能姑且一试。”祁连靡说道。

    “那就拜托道友了。”沈落目光一扫其他人,见无人搭理,只能点点头说道。

    说罢,祁连靡双手在身前掐了个法诀,体内法力开始运转,周身之上亮起一片朦胧蓝光,一条条江河水脉一样的蓝色光痕从其身上各处浮现,汩汩法力如流水一般从这些光痕上流淌而过,汇集到了他的手心当中。

    这时,祁连靡的小腹处突然紫光一闪,一道紫色符箓凭空浮现而出,当中立即有一片暗紫色光芒,在他小腹丹田位置浮现而出。

    “呃”,祁连靡口中一声闷哼,面上随即闪过一抹痛苦神色。

    不过很快,他就强忍住了这种揪心剧痛,缓缓抬手,将法力朝着沈落身上的幌金绳渡了进去。

    幌金绳察觉到法力波动出现,立即自行运转起了神通,开始吸收他的法力。

    沈落见状,手臂无法抬起,只能冲着身下施法,手掌旋即朝着身下一探,掌心中顿时亮起一片水蓝光芒,一团水液开始在虚空中凭空凝聚。

    团越聚越大,逐渐开始凝聚出人形模样。

    眼看就要成功之际,祁连靡身上的光芒开始剧烈颤抖,其好不容易积攒的法力就要被吞噬一空,而沈落身上的法力也开始流散向了幌金绳中。

    那刚凝聚出人形的水团也开始剧烈颤动,眼看着就要功亏一篑。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光芒忽然从不远处飞射而至,落在了幌金绳上,马上替沈落和祁连靡分散了压力,那团水液也随之凝聚成功。

    沈落扭头望去,有些意外的发现,出手的竟然正是那个低矮老者。

    “看什么看,老子凑个热闹而已,你还不赶紧施法。”察觉到沈落的视线,那老者立即瞪了他一眼,怒道。

    沈落无奈一笑,收回视线后,双目当即一阖,身下双手掐了一个十分古怪的法诀,口中也开始快速吟诵起来。

    数息之后,其身上亮起一层朦胧白光,凝在身前的人形水团似乎受到感召一般,缓缓覆盖而过,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其双眼随即猛然睁开,瞳孔里不再黑白分明,里面如同嵌了一汪湖水,转为了水蓝之色。

    “水法通元,神魂可分,水魂术,引魂。”沈落一声轻喝。

    其身躯猛然一僵,周身法力流动瞬间中止,两枚水蓝瞳孔当中,一道朦胧流光满溢而出,缓缓融入了沈落身外的那层水液中。

    “凝。”沈落口中,再次轻喝一声。

    那覆盖周身的水液便开始脱离而出,并在离开他身躯的瞬间,凝成了一个身形高大的俊朗青年,模样赫然与沈落一模一样。

    在此身躯出现的瞬间,被幌金绳捆缚着的沈落瞬间倒地,昏死了过去。

    一旁众人见状,皆是大感惊奇,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本已经移开的视线又全都转回了沈落身上。

    “这是……分身术?”祁连靡惊讶道。

    “没那么简单,这小子是将元神都出了窍,融入了那具水分身,看这身上的动静,好像还不是简单的术法控制……”灰袍老者一语道破天机。

    “方才多谢道友出手,敢问道友如何称呼?”以水魂术凝聚的分身“沈落”,冲着灰袍老者一抱拳,说道。

    “你这小子有点意思,或许还真能成事,老夫名唤回禄,曾司天庭火德星君一职。”灰袍老者“嘿嘿”一笑,开口说道。

    “怪不得初见时,就觉得道友身上有一股莫名热息,原来是火德星君,失敬失敬。”沈落抱拳说道。

    “废话少说,你打算怎么救我们?”火德星君并不买账,说道。

    “诸位身上都有禁制,可否让我看上一眼?”沈落问道。

    “这个自无不可。”祁连靡最先开口道。

    说罢,他再次手掐法诀,开始运转起法力来,其小腹丹田位置顿时紫光暴涨,一张紫色符箓再次浮现而出。

    祁连靡眉头顿时紧蹙,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

    沈落双目紧盯着那张符箓,眼见其上符文复杂,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顿时感到一股尖锐寒意从指尖猛然渗入。

    他手指微微一颤,连忙收了回来。

    “他这是紫寒锁元符,你若是连这个都去除不了,就别说什么救人的大话了。”火德星君见状,眉头一挑,说道。

    “行与不行,试试再说。”沈落微一迟疑,随即笑道。

    说罢,他体内黄庭经功法运转而起,一道金光顺着丹田汹涌而出,从其手臂缓缓蔓延而下,将其一只手臂染成金黄之色,五指微曲如龙爪一般。

    沈落双目一凝,并起双指在紫寒锁元符上突然一点,符纸上顿时紫光大作,一股极寒紫气随之蔓延开来,不禁深深刺入祁连靡体内,同时也朝着沈落手臂侵染而去。

    “呃……”祁连靡脸色骤变,痛苦呻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