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零二章 药人
    “糟了,丹药……”

    青牛精脸上微变,猛地一拍脑门,顿时焦急转身,就朝水帘洞急奔而去。

    只是跑开两步后,他又回头喊道:“把这厮押入我洞府中,与那些药人关在一起。”

    说罢,他才跃身而起,一下子飞入了水帘洞中。

    那老马猴见状,快步走上前来,吩咐左右小妖,押起沈落后,也朝着水帘洞中去了。

    沈落被两个妖怪架起,晃晃悠悠走了几步后,眉心的那股剧痛才逐渐消散,大开剥术功法自行运转,一道光芒自体内流转到了眉心处,开始修复起伤势来。

    然而,还不等伤口开始愈合,其身上地幌金绳就再次发动,又将这部分运转起来的法力,吸收了个干净。

    沈落心中叹息一声,只得暂时作罢。

    老马猴带人押着沈落飞入水帘洞,在穿过水幕之后,便落在了一道拱桥之上。

    沈落目光一扫,就发现洞府之内,到处都镶嵌着一颗颗硕大的夜明珠,散发着一团团柔和的白色光芒,将四周映照得一片通明。

    过了石桥,沈落一眼就看到洞窟里可见一片宽敞平地,里面悉数摆着石桌石椅,上面放满了各类鲜疏果食和一盘盘血淋淋的生肉脏器。。

    两队身着甲胄的妖族驻守在两边,身形站的笔直,几乎如标枪一般。

    平地靠后的地方,摆着一张石质王座,上面铺着一张整剥的虎皮,看起来十分威武,只是上面却不见那青牛精落座。

    沈落还来不及细看四周景物,就在妖族的推搡下,穿过了那片平坦空地,向右一转来到了一道黑乎乎的侧洞前。

    “带进去。”老马猴瞥了一眼沈落,吩咐道。

    那些小妖闻言,立即推着沈落走入了洞口,沿着一条斜坡朝着下方快步走去。

    不知为何,老马猴自己却没有跟下来。

    侧洞之内,没有明珠镶嵌,往里面走了百余步后,周遭开始变得越来越黑暗,沈落视线不受光线明暗影响,能够清楚地看到洞窟内的景象。

    在他沿途所走过的区域,到处都摆着一个个空置的黑色铁笼,上面无一例外,全都贴着一张暗紫色的符箓,只是上面绘制的符文各有不同,且有的还在散发着微弱的灵力波动,有的则已经灵力完全散尽。

    沈落心中正诧异时,目光忽然微微一闪,就在其中一座笼子里,看到了一具泛着白色莹光的骨架,正双手摊在身侧地斜靠在铁笼一角。

    从其骨骼上的光泽不难判断,其生前定然是一位修行有成的修士。

    再往内走去时,周围铁笼中的白色骨架越来越多,有的斜挂在笼顶之上,有的盘坐在笼子正中,有的则已经完全朽化,变成了一堆乱骨。

    “唔唔唔……”

    就在这时,一阵好似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声音,从一旁艰难响起。

    沈落扭头望去,就看到身侧一只铁笼中,关押着一个身形矮小如孩童的老者,浑身衣衫褴褛,遮蔽住了整个身躯。

    其脸上并无双眼,只有两个漆黑窟窿,鼻子也似乎被利器切割掉了,上面只有一道疤痕连通到了人中位置,而其舌头似乎也被连根拔掉了,故而根本发不出正常的声音。

    沈落只是看了一眼,就被推着继续向内走了进去,身后还不断回荡着那越发急促的“唔唔”声。

    隔开几个笼子,沈落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被关押在里面,他们当中少有身形健全之人,一个个皆如乞丐一般衣难蔽体,骨瘦嶙峋。

    可是再往后的数百个笼子里,关着的却不是人了,而是一头头年老体弱的猿猴,大部分身上都穿有破旧衣衫,有的还依稀能够看到身上穿有锈迹斑斑的残破甲胄。

    走到洞窟尽头,小妖押着沈落,停在了一个铁栅栏围成的单独监牢前,用一块令牌打开牢门禁制后,将他一把推了进去。

    沈落一个踉跄后,才勉强站稳了身形,随即就看到这座牢房里还关着七八个人。

    和前面那些铁笼里的人不一样,这些人一个个衣着干净,面色虽然稍显苍白,但总体看来精气神完备,如果不是身在此处,根本看不出是身在囹圄中的囚犯。

    只是大部分人都是神情漠然,抬头看了沈落一眼后,就各自移开了目光,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干脆倒地睡觉去了。

    “呦呵,终于又来了一个幌金绳捆着的家伙。”幽暗当中,一个低哑嗓音传来。

    沈落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低矮老者,正盘膝坐地,仰头看着他。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一名面容白净的锦袍青年走了过来,主动问道。

    “在下沈落,不知诸位都是……”沈落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沙哑嗓音打断了。

    “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大家都是药人,早晚都是要死的。”那人朗声喊道,语气倒是听不出多少悲伤意味,显得很无所谓。

    “药人?”沈落诧异道。

    “你是刚被抓进来的吧?还不知道那青牛畜牲喜好炼丹,我们这些人被圈养在此处,就是被当作药人养着的,之后便会拿我们去炼丹了。”锦袍青年解释道。

    沈落忽然想起,先前心狐似乎也提到过什么肉身丹?

    “对了,我叫祁连靡,是西域乌孙人氏。”锦袍青年补充道。

    “祁连道友,你可知道这里都关押了些什么人?”沈落被幌金绳捆着,无法抱拳还礼,只能点了点头,问道。

    “这处洞窟里大部分都是各地流散的修士,还有那些不愿意投降妖魔的花果山猿猴。另外,一些傲来国的普通百姓被当成血食关在了别处,据说也有部分天庭真仙,被囚在另外的地方。”祁连靡解释道。

    “这些猿猴不是一向被视为妖物么,为何不肯归顺妖魔?”沈落疑惑道。

    “先前听一头老马猴提起过,说他们心中的大王只有齐天大圣一个,宁死也不肯拜那青牛精为王。那青牛精似乎是跟齐天大圣有什么过节,对这座花果山尤其狠厉,杀了一批又一批山上妖猿后,才终于迫使一部分妖猿投降归顺,剩下的则被他关在了这里,慢慢折磨。”祁连靡解释道。

    沈落闻言,心中不觉对那些妖猿同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