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百零一章 老君旧骑
    沈落哪有心思再理会青牛精的问话,立即全力运转起黄庭经功法,周身顿时金光暴涨,六龙六象的虚影开始浮现而出,一股磅礴无比的气息开始释放开来。

    可还不等龙象虚影凝聚成型,缠绕在沈落身上的金绳上忽然绽放出一片金红光芒,一层层鸟篆符纹从光芒之中浮现而出,当中顿时生出一股强大无比的禁制之力。

    紧接着,沈落就感到自己周身释放出的法力,瞬间被那金绳吸纳而去,如江河决口一般纷纷流失,身外刚凝聚出来的龙象虚影也随着法力的流失,快速消散开来。

    “这是怎么回事?”沈落心中大惊。

    他连忙再次运转功法,尝试一鼓作气挣脱束缚,可法力刚一调动而起,立马又被金绳上的禁制符纹吸纳一空。

    “不用白费力气了,只要你不是太乙真仙,就别想凭借蛮力挣脱这幌金绳,不信就试试,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少法力?”青牛精见状,松开了紧握着的六陈鞭,笑着说道。

    沈落闻言,心中微动,身上金光收敛,不再以黄庭经功法硬抗,转而亮起一层水蓝光芒,却是掐了一个避水诀。

    那层贴身的水蓝光芒亮起之后,开始朝外膨胀,试图从内撑开些许空间,让沈落得以脱身而出。

    可那光芒才刚一扩张,幌金绳的神通也随即再次运转,又将这部分法力吸纳了进去。

    沈落见此,心中一叹,便知面对此等法宝,想要以术法脱身是很难了。。

    “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不识时务的一根筋,既然如此,也就别添麻烦了,将你的来历和目的,以及这六陈鞭为何会在你手上,说说清楚。”青牛精见沈落彻底收敛了法力,似乎准备要放弃的样子,这才讥笑道。

    “你识得这六陈鞭?”沈落没有答话,转而问道。

    “在天上之时,见李靖用过几回。只是他不是都已经魂飞魄散了么?这六陈鞭是怎么到了你手上的?”青牛精疑惑道。

    “你是天庭旧部?”沈落惊讶道。

    “天庭旧部?呵呵……算是吧,反正攻打天庭的时候,不少愚蠢的家伙也觉得我应该站在天庭一边。”青牛精嗤之以鼻道。

    “原来是天庭叛徒。”沈落恍然道。

    “眼下这种状况,激怒我只会让你死得更惨。”青牛精冷笑道。

    沈落闻言,却是冲其咧嘴一笑,口中低喝一声:“起。”

    其话音刚落,身后贴着脊背地地方金光一闪,整个人便笔直地冲天而起,飞上了高空。

    青牛精随即惊讶的看到,身前忽然有一根粗壮的金色巨柱拔地而起,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快速增长起来,变得又粗又长。

    “这是……如意金箍棒?”那头老马猴仰头望向高空,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沈落地身形随着镔铁棍的快速增长而不断拔高,很快就已经耸入云端,贴在他背后的镔铁棍也变得如同山峰一般粗壮。

    可令他感到绝望的是,那条缠在他和镇海镔铁棍上的金绳,竟然也变长了百倍,仍旧死死捆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半点要被绷断地迹象,反倒是其上的鸟篆符纹越勒越紧。

    沈落见状,口中再次轻吐了一个字“收”。

    其话音刚落,镇海镔铁棍便立即开始快速收缩,从万丈之高飞速缩小到千丈,百丈,乃至十丈……

    可令沈落惊讶的是,缠绕在他身上的幌金绳竟然亦步亦趋,随着镇海镔铁棍的不断缩小而快速收缩,始终紧紧捆缚在他的身上。

    直至镔铁棍重新收起,沈落也没能找到丝毫空隙脱身。

    “早就听说东海镇海神针被孙悟空夺走之后,又炼制了个替代品,看起来就是你手中这个了?可惜终究是与正品不同,不过是个仿制的货色罢了。”青牛精缓缓说道。

    “天庭的青牛可没有你这般广博见闻,莫非你是……老君座下神骑?”沈落听闻此言,略一思索后,顿时皱眉说道。

    青牛精闻言一愣,他还没弄清楚沈落的身份,自己的身份反倒被猜了出来。

    “作为凶恶坏人,果然还是不能太多话。现在,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青牛精冷笑道。

    “我乃方寸山残存弟子,从东海而来,到这花果山只是为了缅怀齐天大圣孙悟空,并无其他目的。”沈落没有犹豫,直接说道。

    青牛精闻言微微一怔,原以为沈落会继续拗着,却没想到他这次竟是干净利落地就答了话,反倒是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你的六陈鞭是从何得来?你与李靖又有何关系?”他略一迟疑,继续问道。

    “李靖是谁?我并不识得,这六陈鞭乃是我游历之时,从一处战场遗迹中捡拾到的。”沈落又是不假思索,就直接答道。

    “那仿制镇海神针地棍子又是怎么回事?”青牛精问道。

    “先前东海龙宫不是被妖魔攻破了么,我趁乱混进去偷取出来的。”沈落答道。

    他笃定这青牛精并不清楚镇海镔铁棍的事情,便一顿信口胡编。

    青牛精闻言,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讥笑道:“几句话里,只怕没有一句实诚话,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罢,他手腕一转,掌心中多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香炉,里面亮着一点猩红火光,里面不见丝毫烟气。

    只见其手捧香炉,对着沈落撅嘴轻吹了一口气。

    那香炉中的猩红火光突然一亮,一股灼热无比的气息顿时喷涌而出,一点明红火星从香炉空隙中飞掠而出,直扑沈落眉心。

    沈落闪避不开,被那点火星砸中额头,顿时感到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烈灼痛从眉心深入,仿佛刺穿了他的颅骨,直入神魂一般,令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烈哀嚎。

    他的眉心顿时有一阵白烟升腾而起,皮肉只在一瞬间就被烧穿了。

    不过,好在这火星的威力只是一瞬间,很快就灵力耗尽,自行熄灭消失不见了。

    “这三昧真火的滋味不好受吧?”青牛精冷笑道。

    沈落眉心的疼痛尚未消散,只能眉头紧皱的摇了摇头,试图缓解那股痛楚。

    眼见沈落不说话,青牛精面色一寒,抬起手中香炉,作势便要再次吹动。

    可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沉闷声响,从山体内部传来,紧接着水帘洞口处便有一股声势不小的气浪汹涌而出,直将大片水浪炸散开来,水花四散如落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