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解禁
    “自无不可。”沈落看向敖广,点头道。

    其余人则纷纷回头看过来,眼中多少有些诧异之色。

    等到其他所有人全都离开了大殿,敖广抬手一挥,一片水液凝结成一张座椅,摆在了台阶下方。

    沈落道谢一声,便顺势坐了下来。

    “上次听弘儿谈起沈小友,还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这些年不知道沈小友在何处修行?”敖广开口问道。

    沈落眉头微挑,心中暗道,这是要查我的行踪啊。

    “晚辈之前一直在方寸山上闭关修行,很少行走世间。等到宗门遭逢变故之后,才从山上逃了下来。自感修为不济,便一直东躲西藏,潜行修炼。。这次途径东海,还是被妖魔追杀逃过来的。”他神色自若,笑着说道。

    “哦,你是方寸山弟子?”敖广目光微闪,说道。

    沈落见状,也不多言,直接运起黄庭经功法,浑身上下旋即亮起金光。

    “果然是方寸山功法,看来冥冥之中果然自有天意……”敖广见状,果然神色一缓,暗自点了点头道。

    “前辈此话何意?”沈落疑惑道。

    “那镇海镔铁棍虽然只是定海神针的仿制之物,却同样是一件神器,其与定海神针一样,都是带着使命出于世间的神器。能够让其认服为主的,必定不是普通人,定海神针的第一任主人乃治水的大禹,后一任主人便是当年的齐天大圣,也就是后来的斗战胜佛孙悟空。”敖广目光中恢复了几分神采,说道。

    沈落闻言,心中自觉有些古怪。

    要说他自己是普通人,这一身奇佳天赋和穿越而来的身份便已经不普通,可若说自己不是普通人,沈落眼下还真不知道究竟特殊在何处?

    “前辈,晚辈有些关于魔劫降临的事情,想要询问一二,不知可否?”沈落略一犹豫,开口说道。

    “哦?你要问些什么?”敖广有些意外道。

    “当年,伴随无名取经人转世,魔主蚩尤也分化出了五道分魂,凝聚人身也投胎转世了,他们后来成为了导致阻止魔劫降临行动失败的重要因素。你可知晓关于他们的消息?”沈落思量片刻后,问道。

    “看来你多半是方寸山上的核心弟子了,竟然能知晓这么多掩藏在重重迷雾后的内幕消息。不错,当年的确是有这样五个人存在,只可惜关于他们的消息后来都被魔族清除了,大部分人族修士只知道有这样五个人存在,但他们是什么身份,做过什么事,却几乎没人知道。我同样属于不知道的那部分人。”敖广有些遗憾地说道。

    沈落闻言,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不瞒前辈,晚辈自知身上担着一副不轻的担子,身上可能还肩负着某种特殊使命,只是如今却好似身陷迷阵之中,茫茫然不知如何自处,更不知该往何处前行。”他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

    梦境中经历的重重过往,特别是先前李靖的嘱托,和给他的天册,都在无形中成为了他的责任和负担。

    “我虽然不知道关于那些分魂的消息,也不知道你肩负着怎样的使命,甚至不清楚你正在走的是怎么样一条路,但我至少可以告诉你,如果命运选中了你,那么不管你走不走,这股洪流都会将你推到那个需要你担负起责任的位置,亘古皆是如此。”敖广幽然叹息一声,眼中浮现出一抹追忆之色,说道。

    “如果可以,晚辈不想做那个随波逐流的人,而是希望乘着那股洪流,去主动完成自己的使命。”沈落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敖广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阵激赏神色,说道:“把镇海镔铁棍给我。”

    “前辈,不是说好了,这镔铁棍已经认主于我,就算是我自己的了么,怎么还要拿回去?”沈落闻言,眼中立即闪过一抹紧张神色,捂着腰间说道。

    “前面看着还气态不凡,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漏了财迷底子了?你放心,我不是跟你索要,只是要帮你解开棍身上的一层禁制。”敖广见状,有些哭笑不得。

    沈落闻言,讪笑两声后,这才取出镇海镔铁棍递了过去。

    敖广抬手一摄,一道虚光龙爪凭空浮现后,直接扣住了棍身,其往回一扯,就将长棍拉了回去,落在手中。

    他稍稍掂了掂,喃喃道:“是比镇海神针轻了不少,不过也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

    说罢抬手一握镇海镔铁棍顶端,掌心之中开始有龙血渗出,旋即如同燃烧起来了一样,散发出赤红色的光芒。

    只见其紧握棍身,手掌从长棍一端朝着另一端缓缓捋动过去,沿途赤芒闪烁,发出阵阵“咔咔”声响,一层铁屑一样的黑色物质纷纷掉落。

    很快,整根镇海镔铁棍如同重新淬火一场,通体变得一片通红,上面繁复的符纹纷纷亮起,里面发出阵阵嗡鸣之声,一股无形波动从中荡漾开来。

    沈落感受到镇海镔铁棍上传出的波动,心中顿时大喜。

    片刻之后,棍身上的异响终于全都消失,敖广手握棍身一个调转,将长棍递还了回来。

    沈落伸手接过镇海镔铁棍,棍身上还有一阵温热余温,上面铭刻的各种符纹图案光芒正在逐渐收敛,恢复了原状。

    不过,当沈落将一缕法力渡入其中后,棍身顿时光芒一颤,旋即发出一声“嗡”鸣,内里随之有一股奇异波动荡漾开来,似乎是在回应着他。

    那层禁制被去除后,镇海镔铁棍的灵性明显增强了不少。

    “多谢前辈。”沈落收起镔铁棍,抱拳感激道。

    敖广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却似乎牵动了伤势,突然猛地咳嗽了起来,一大口鲜血随之喷了出来。

    “前辈……”沈落惊叫一声,就欲上前。

    敖广却已经捂住了嘴巴,抬着一手朝他挥了挥,示意自己无碍。

    “伤势已经压不住了,等完成仪式之后,便可以卸去这副担子,以后这些麻烦就得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去解决了。”敖广向后靠在了宝座椅背上,苦笑道。

    “敖弘他会是一个好的接班人。”沈落目光微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