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叛徒
    “怎么回事?刚刚那一击将棍子里的威能消耗光了?”沈落暗暗奇怪,默运祭炼之法感知棍内的情况,仍旧没有感知到那股滔天威能。

    旁边的敖弘看了镇海镔铁棍一眼,目光微闪。

    沈落注意到敖弘的视线,正要解释什么,敖弘却收回了视线,朝坍塌的山壁落去。

    沈落见此,心中念头一转,也跟了下去。

    敖弘身形落在一片坍塌的山石前,拂袖一挥。

    一股金光将这片山石扫飞,露出下面一堆模糊的血肉骸骨,正是雨师的残躯。

    “这雨师虽然是妖魔,可看外形似乎也是龙族成员。”沈落看向一只还算完整的龙爪,目光一动的说道。

    “是的,据我所知,这雨师是上古墨龙一族,说起来和我东海龙族还有些血亲关系,只可惜当年投入了魔帝蚩尤麾下,如今终于落得这般下场。”敖弘叹了口气说道。。

    说完此话,他张口一吐,一片金色火焰落在雨师残躯上,熊熊燃烧。

    “我以龙炎助你往生,下辈子希望你莫要再入魔道。”敖弘喃喃说道。

    一旁的沈落见此,眸中闪过一丝惋惜。

    这雨师修为高深,只怕已经达到太乙真仙的境界,一身龙血龙骨都是珍贵之极的材料,拿去出售绝对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只是他也知道,龙族对于人族修士贩卖龙骨龙血之事深恶痛绝,同族陨落后,他们都是用龙炎将其焚化消弭于天地间,以免其遗体被辱。

    身处东海龙宫,沈落自然不会做这种犯众怒的事情。

    敖弘喷出的金色龙炎很快将雨师的身体化为了灰烬,烟尘尽数随风飘散,不过却有一截晶莹骸骨留存了下来。

    “咦,这是什么?”沈落眉梢一挑,挥手那截骸骨吸入手中,神识往上面一探,竟然没入了其中。

    原来这截骸骨是一个储物法器,里面空间颇大,只是里面存放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些书籍,玉简之类的东西。

    材料,丹药,法宝等物,一件也没有。

    沈落念头微动,便明白过来。

    雨师被关押在此地牢房内无法吸收天地灵气补充元气,那些蕴含灵力的材料,法宝肯定都被其吸收掉了,只剩下这些不含灵力的物品。

    他神识扫过这些书籍封面,竟然都是些炼器方面的典籍。

    沈落没有多看,很快收回神识,将骸骨的情况和敖弘说了一声。

    “这段骸骨既然是那雨师的储物法器,自然归沈兄所有。”敖弘说道。

    沈落也没有客气,将其收了起来。

    “九殿下,沈兄!”一声呼喊传来,两道身影飞射而来,正是青叱和敖仲。

    敖仲怀中抱着鳌欣的尸体,原本断成两截的残躯此刻拼合在了一起。

    青叱看向沈落,面露惊异之色,却没有多说什么。

    而敖仲胸口伤势经过处理,看起来已经没有大碍,只是面色仍旧一片苍白,情绪也甚是低落,似乎还没有从鳌欣陨落的打击中恢复。

    “二哥,你身上的伤怎么样?”敖弘向敖仲问道。

    敖仲看了一眼坍塌的山壁,又望了敖弘和沈落一眼,面上现出复杂之色,无声摇了摇头。

    “那就好,龙渊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得马上向父皇报告,我们这便回龙宫吧。”敖弘说道。

    敖仲没有说话,青叱点头答应。

    “等一下。”一个声音响起,却是沈落开口。

    “沈兄,你还有何事?”敖弘问道。

    “刚刚情况紧急,在下借用了一下龙宫至宝,如今大战结束,理应奉还,只是沈某不知该如何将其放回原地,还请二位指点。”沈落抬手扬了扬手中的镇海镔铁棍,对敖弘和敖仲说道。

    敖仲对沈落的问话恍如未闻,只是看着怀中的鳌欣。

    “这镇海镔铁棍是父皇亲自将其封印在此地的,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施法,等回龙宫后,向父皇他老人家请教吧。”敖弘摇头说道。

    “敖弘兄你刚刚说这龙渊是凭借这根镇海镔铁棍,才抵挡住黑魇旋风,若将其带出龙渊,黑魇旋风没了限制,岂非会出渊作乱?”沈落看向深渊里翻滚的黑风,眉头微皱的说道。

    “无妨,这龙渊禁制虽说是以这镇海镔铁棍为基础,不过也并非全靠此棍,此处本身的禁制也足以抵挡黑魇旋风一段时间,将镇海镔铁棍取走一段时间也无妨,这种事情以前也有过的。”敖弘笑道。

    沈落听了这话,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几人当即向上而去,很快来到了龙渊入口处,从一个传送阵离开,来到外面的青铜大殿。

    龙渊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沈落一行人满身疲惫地从门内走了出来。

    早有元鼍带着龙宫众人,等候在了门外。

    元鼍望着敖仲怀里横抱着的女子尸身,眉头微微耸动了几下,眼中浮现一抹悲戚之色。

    跟在他身后的众人见状,也都不敢说话了。

    众人就这么一路沉默地回到了水秀宫。

    大殿之内,龙王敖广高坐宝座,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恢复了不少,双目之中亮着些神采,只是眉心处却拧成了疙瘩。

    殿下站着许多龙宫大臣,却全都神情凝重,闭口不言。

    “本王原以为龙宫是铁桶一只,被魔族攻破只不过是实力不济,没想到原来这城墙之下早已经有了蛀洞,只是不知究竟是何人会有如此作为?”敖广目光一扫阶下,冷声说道。

    殿内一片寂静,却无人开口。

    就在一片沉寂中,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龙王陛下,这个人是谁,晚辈可能知道。”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纷纷被吸引了过去,全都落在了沈落身上。

    “你知道?”敖广皱眉道。

    “晚辈知道,并且这个人此刻就在大殿之中。”沈落一步走向前,点了点头,说道。

    众人闻言,皆是左顾右盼地互相打量起来,一时间仿佛谁都有可能是那个叛徒。

    “沈兄,你真的知道?”敖弘上前一步,问道。

    “是谁?”敖仲也是脸色铁青,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