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十章 雷音上人
    小女孩愣在了原地,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眼睛睁得老大。

    “哎哟……”

    一声呻吟从旁边传来,却是房间里面床上那个老者,大喘出了一口气。

    小女孩听到动静,小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手足并用地爬到了床跟前。

    老者眼皮动弹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天光渐亮,一轮红日升起,外面肆虐的风雨已经停歇。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温暖的光芒照射进来,外面的世界一片晴朗,山村附近的雾气已经散去大半,只有很远的地方还有些许残留。

    小女孩已重新换上了一套浆得有些发白的红布衣衫,背着一个打满补丁的包袱,搀扶着那个老者,缓缓走了出来。

    老者穿着一件有些破旧的灰布长衫,气色看起来比夜里好了一些,行动却有些不便,手里拄着一根磨得有些发亮的木头拐杖。

    两人出了门,朝着村口走去。

    老者身体似乎非常虚弱,刚到村口便有些气喘起来。

    “啊啊……”小女孩嘴里啊啊两声,抬手比划了几下。

    “爷爷没事,那只长发鬼虽然被除掉了,不过村子附近的鬼气却还没散掉,早晚会引来其他鬼怪,我们得马上离开。”灰袍老者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说道。

    小女孩乖巧地点点头。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没走几步,一道蓝光从天而降,落在了二人身前不远处,从中显现出一道婀娜身影。

    来人竟是个白衣道姑,三十几岁模样,鹅蛋脸形,肤色白皙,容貌颇美,但是脸上冷冰冰的,透出一股女子少见的凌厉煞气,手中还挽着一个白色尘拂。

    “好浓的鬼气,几乎快形成鬼雾了,只是为何不见盘踞于此的鬼物?”白衣道姑四下张望,自言自语地说道。

    老者和小女孩看到从天而降的白衣道姑,不禁呆愣在了那里。

    “你们是这村子之人?”白衣道姑走了过来,打量了二人两眼后,问道。

    “老朽见过仙姑。”老者此刻终于恢复过来,就要惊喜地给白衣道姑磕头。

    只是他身体有恙,刚一弯腰,便不住咳嗽起来。

    小女孩忙腾出一只手去拍老者的背,但年小力微,仅靠单手搀扶老者显得有些吃力。

    “老丈不必多礼,贫道浮云山雷音上人,方才驾云途径此地,察觉此地鬼气集聚,特下来查看。”白衣道姑左手拂袖一挥,隔空托稳了老者的身体,右手单掌竖起,还了一礼。

    “是,是,仙姑有什么要问的,老汉一定照实说。”老者缓过气来,急忙点头。

    小女孩躲在老者身后,手抓着老者袖子,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白衣道姑。

    “看这情形,你们应该是这村中之人吧,这里被厉鬼袭击过?”白衣道姑看了一眼小女孩的包袱,问道。

    “是的,我姓孙,人都称我老孙头。这是我孙女儿,我们祖孙二人是这张家庄土生土长的人,本村原本供奉一个黄尾大王守护,村里人日子虽然清苦,倒也安生,没有鬼怪凶物袭扰。可黄尾大王月前一个雷雨天突然死了,之后便来了一个长发鬼,每天夜里都来我们村子勾魂杀人,村子里的其他人不是早就跑了,就是陆陆续续被那鬼物给杀害了,只有我们祖孙俩活了下来。”老孙头叹了口气,悲戚地说道。

    “黄尾大王?”白衣道姑柳眉一轩。

    “是一只成了精的黄犬。”老孙头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

    “哦,妖族精怪若能护佑苍生,倒也不失为正道之举。雷雨天死掉,那应该是借天雷之力渡化形之劫失败陨落。”白衣道姑缓缓点头。

    老孙头听闻此话,不明所以,也没敢询问道姑。

    “你祖孙二人一老一小,气血不旺,何以村中其他人皆被害,独独你们二人活了下来?”道姑看向两人,眸中隐现锐芒。

    “这……黄尾大王生前将神龛放在我家附近,可能是大王虽然逝去,余泽还在庇佑我家,而且老汉家还有一些黑狗血,才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吧。”老孙头被问地一愣,迟疑地说道。

    白衣道姑摇摇头,显然并不认可这个说法,目光在二人身上一扫,停留在那小女孩身上。

    “咦!”道姑眼神突然一凝,上下打量了小女孩几眼,然后屈指虚空一点。

    一道精纯白光从其指尖射出,一闪而逝没入了小女孩眉心之中。

    小女孩身子一滞,双目立刻变得有些迷蒙,小脸上泛起一层微弱的晶莹白光,闪动不已。

    “竟然是天生的白虎煞体!难怪能抵御鬼气侵袭如此长的时间,不错,不错……”白衣道姑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女孩脸上白光飞快消退,不过她两腮却变得通红,身子一软倒地昏迷了过去。

    “大仙!”老孙头一惊,想要去扶助小女孩,身形也有些站立不稳。

    “老丈莫要惊慌,她只是睡过去了,并无大妨。”白衣道姑伸手扶助了老者,缓声解释道。

    老孙头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竟敢杀害一庄之人,此獠真是胆大包天!你可知那长发鬼白日间藏匿于何处?我这便过去将其除掉,以安张家庄一庄之冤魂。”白衣道姑面容罩上了一层煞气,隐隐透着一股骇人的青光。

    “多谢上仙好意,只是听我孙女说,昨天夜里那鬼物又来庄内袭击,被一个过路的青年除去了。”老孙头感激涕零地说道。

    “那人是什么模样?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白衣道姑一怔后,将左手中的尘拂换到右手,略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汉前几日一直卧病在床,昨夜一直昏迷不醒,没有看到那人,等我家丫头醒了,仙姑再问她吧。”老孙头摇了摇头,说道。

    白衣道姑点点头,不再纠结此事,又说道:

    “那鬼物虽然除去,此地也不适宜继续了,你二人先随我离开吧,另寻居住之地。”

    “是,多谢上仙。”老孙头闻言大喜,拜谢道。

    白衣道姑一挥尘拂,一团白色云团凭空出现,托起了三人冲天而去,很快消失在远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