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当年情仇
    “关押于龙渊底部第二层,你为何有此疑问?”敖广疑惑道。

    “孩儿先前和沈落返回龙宫途中,曾遭深渊巨妖袭击,当时还以为龙渊失守,让这妖魔逃了出来。”敖弘立即说道。

    “你说什么?”敖广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元鼍等一干文臣武将的神色,也都纷纷起了变化,脑海里还有当年深渊巨妖为祸东海时的记忆,眼中不禁流露出些许惊惶之色。

    “你确信是那深渊巨妖?”敖广身体微微前倾,皱眉问道。

    “孩儿不会看错,沈道友也与其交手过,还将其一颗头颅给打碎了。”敖弘说道。

    众人听闻此言,目光皆是落在了沈落身上。

    “那厮人面蛇身,一颗头颅大有百丈,力量十分强横,被我打碎一颗头颅后,就迅速退去了。。”沈落只好上前一步,说道。

    “笑话,若真是那深渊巨妖,凭你一人之力也可将其击退?”敖仲闻言,冷笑一声道。

    其余众人也都纷纷议论起来,言语之间显然也不相信。

    元鼍一直负手在侧,闷着头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

    “龙渊之内本就有强大禁制,况且封闭多年,从未听说过有妖孽外逃之事,此番定然是九太子碰到了什么其他妖物,误会了。”蚌精开口说道。

    “诸位,我们二人所言,绝无半点不实之处。如若不信,当可派人前往龙渊深处查验,若是深渊巨妖那厮不在了,便足可证明我们所言非虚。”敖弘说道。

    “龙渊一事,非同小可,既然弘儿说他遭遇深渊巨妖突袭,那么便由他亲自前往龙渊深处调查,以辨真相。龙王继位一事,等龙渊调查完毕之后再议。”敖广沉默半晌后,开口道。

    “父王,孩儿想要一同前往调查。”敖仲走上前? 一抱拳道。

    敖广闻言? 面露犹豫之色。

    “父王,若是龙渊有变? 九弟一人前去风险不小? 孩儿同去也能有个照应。”敖仲又说道。

    “臣也愿往。”青叱与鳌欣异口同声道。

    “好,既然如此? 你们就一同前去。”敖广见状,点头道。

    “父王? 孩儿请求让沈落与我同去。”敖弘说道。

    “龙渊重地? 岂可让人族踏足?”敖仲闻言,立即斥道。

    “如今魔族倾轧,还要分什么人族龙族?既然沈小友曾击退过深渊巨妖,就让他一同前往吧。切记? 进入深渊后? 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同心协力才行。”敖广叮嘱道。

    “孩儿遵命。”敖弘与敖仲对视一眼,同时抱拳道。

    “好了,去吧。”敖广挥了挥手,神色有些疲惫道。

    众人领命告退? 除了长公主敖月之外,所有人都缓缓退出了大殿。

    “二位太子? 咱们这就带沈道友和鳌欣去府库挑选宝物吧?”元鼍两条长眉微微上抬,向敖弘两人请示道。

    敖仲默然点了点头。

    “有劳元伯带路了。”敖弘则开口说道。

    老丞相眉眼带笑? 转身走在前面,领着几人一路往秀水宫后方走去。

    沈落心中有些疑惑? 本想直接询问敖弘? 但想了想? 还是传音给了青叱。

    “青叱老哥,敖弘三百年前出了什么事?为何他会外驻芦花宫至今才回龙宫?”

    青叱听到沈落这个,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你们二人交好,此事……还是直接去问他的好。”

    “青叱老哥,这话说的就外道了。方才殿中看到有人提及此事,敖弘的脸色有些古怪,想来此事对他影响甚大,若是什么伤心的事情,我怎好冒失去问他?你说是不是?”沈落讪笑道。

    “还是你想得周到……这事,的确是个伤心事,当年……”青叱恍然道。

    从青叱的缓缓讲述声音中,沈落逐渐听出了事情的大概脉络,原来是三百年前,西海试图与东海联姻,要将西海龙王的掌上明珠十一公主嫁往东海。

    东海龙王自然也是欣然允之,并且应西海龙王要求,将十一公主嫁给九太子敖弘,两者也算门当户对,珠联璧合。

    本来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惜到了敖弘这里,却被他拒绝了,原因无他,只因其已经心有所属,与她人共结连理了。

    敖弘倾心之人,名唤“盈儿”,乃是一水母所化精魅,尽管生得天资伶俐且美貌难寻,却终究碍于血脉低下,难入龙宫法眼,更不得龙王准许。

    当时的敖弘,原本在龙宫的威望极高,已经被当做板上钉钉的下一任龙宫之主,结果却因此事直接与龙王闹翻。

    “当时,龙王为了逼九太子就范,甚至不惜囚禁了那盈儿,可谁知九太子的态度却是那般强硬,丝毫不顾忌龙宫大局,不顾忌东海西海关系,直接打破牢笼,救出了心上人,一路打出了龙宫,去了别处居住。”青叱传音道。

    沈落面上没有丝毫波澜,心中却在暗暗叫好:“去他的什么大局,去他的什么东西海关系……天大地大,我心所愿最大。”

    如此情景,可不正如当日聂家上门逼迫退婚,只是情况似乎更糟一些。

    “如果事情只到了这里,倒还没有什么。可后来却出了那档子事,造成了九太子直接离开龙宫,三百年不曾回还,甚至修为境界从此陷入瓶颈,再无突破。”青叱继续说道。

    “莫不是那位盈儿姑娘……”沈落已经隐约猜到了些真相。

    “你猜的不错,后来九太子居住之处,被妖魔侵袭,盈儿为救九太子,被妖魔所囚。九太子回龙宫求救,跪求三日,没有等到龙王点头,却等到了盈儿一缕残魂来见他最后一面。自此以后,他与龙宫几乎决裂,去了芦花宫再没回来。龙王不知是心有悔意,还是如何,后来派了一支龙宫水裔前往芦花宫驻扎。”青叱继续说道。

    沈落听完,心中不禁哀叹一声,实在为敖弘和盈儿感到惋惜。

    “说起来,这位盈儿姑娘与你也还有些渊源。”青叱突然说道。

    “与我有渊源?”沈落诧异道。

    “还记得当年大历山天坑里的那只碧眼金蟾吗?”青叱传音问道。

    “莫非当年敖弘孤身前往大历山,寻找碧眼金蟾所要救的人,就是这位盈儿姑娘?”沈落心中微讶,问道。

    “不错,正是她。”青叱很快给出了肯定答案。

    沈落听完,心中倍感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