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六十六章 魔化三首蛟
    “敖弘……”

    沈落下意识就要喊出英俊男子的名字,只是视线很快就被另一侧距离较远的地方,出现的另一道身影给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边一根巨大的鲲鹏遗骨下,正站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袍,头戴八面黑冠的魁梧男子,其一头黑色长发披散身后,身上却没有了之前第一次见到时的黑色魔气缠绕,露出了一张颇为平凡的中年男子面容,正是那三首魔蛟。

    “沈兄,小心……”敖弘看到两人后,立即开口提醒道。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腕一转,掌心中已经握住了一杆飞龙在天枪,闪身朝着沈落这边冲了过来,只是其动作却略微显得有些迟滞。

    沈落听到这一声叫喊的同时,也下意识地向后退开了一步。

    只是等他站定的时候,才恍然记起来,自己如今已经是真仙初期修士,远非以往那般孱弱,忍不住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不过,那名为鳌青的三首蛟,却并没有趁机偷袭过来,只是在现出身形的同时,就弯曲十指,摆出了一副想要杀过来的姿势。

    沈落神念一动,朝着四周一扫,眉头忽然微微一挑,似乎有所发现。

    不过很快,他就将神识集中在了三首蛟身上,肆无忌惮地探查起来。

    鳌青自然也发现了沈落的探查,口中冷哼了一声,头顶上大八面黑冠上突然亮起了一层乌光,如一柄大伞般撑了开来。。

    沈落神念落在黑冠之上,就像是撞击在了一块蓬松的树冠上,被反弹了回来。

    不过只是片刻的接触,他却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似乎受了重伤,元气大损了。”沈落目光一闪,对来到近前的敖弘说道。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也发现敖弘身上气息同样不稳? 脸色有些苍白? 看起来同样是一副元气消耗不轻的样子。

    敖弘闻言,眼眸也是一亮? 目光紧盯着鳌青? 放出神识探查起来。

    只是片刻之后,他的神识随即被鳌青头上的黑冠弹了开来? 什么都没能探查到。

    正当他有些失望的时候,目光落在沈落身上? 眼中又是升起几分疑惑? 问道:“沈兄,你的气息?”

    沈落闻言,微微一怔,下意识探查了一下? 结果脸上神色也是一变。

    “这是怎么回事?”他赫然发现自己身上传出的法力波动? 竟然只有大乘中期的样子。

    “沈兄,先前在金塔外看到你时,你的境界不过出窍期而已,怎么现在一下子就到了大乘中期?”敖弘惊讶不已道。

    沈落一时间也有些失神,再以神识深入探查了一下自己的丹田和周身法脉? 便发现里面存储的法力之浑厚,根本不可能是大乘中期可有的样子。

    他一时间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只得转头跟敖弘说道:“当日我进了金塔中,经过一番历练? 得了些许机缘,所以才有此变化。对了? 你可曾看到有其他人?”

    方才的一番探查时? 他发现这小岛和周围很大一片海域中? 都没有半点其他人的踪迹,不管是那些妖魔鬼怪,还是龙宫水裔,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包括白壁和沈钰几人,也全都不见了踪影。

    沈落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神色变得十分难看,正想验证自己的猜测时,眉头忽然向上一挑,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气息。

    他的头颅立即向右一偏,几乎同时,便有一道短促的黑色华光,从耳畔疾射而过,其上传出的声息微弱至极,至少敖弘没有察觉半分。

    数息之后,那倒短促黑光便打入了后方海域,发出“轰隆”一声爆鸣,炸裂起一道近百丈来高的滔天巨浪。

    敖弘这才发现异样,猛地望向三首蛟。

    鳌青嘴巴微张,神色古怪,喃喃低语道:“不可能躲开啊,莫非是巧合?”

    沈落双目一沉,眉头紧蹙着,转身正对着鳌青,眼中散发出一股凛冽杀意来。

    “沈兄,小心些,这三首蛟本身就有真仙期境界,魔化之后功力更甚。那厮虽然受伤不轻,我却也是一样。尽管你已经跻身大乘中期,你我联手之下,也未必有五成几率获胜,一旦事有不虞,我会设法阻拦住他,你伺机逃走便是,莫要迟疑。”这时,沈落的识海内,忽然响起了敖弘的声音。

    “放心。”沈落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简单回了两个字。

    另一边,鳌青眼中忽的闪过一抹寒光,单手竖起一掌,朝着沈落猛然横斩而出。

    其身上法力波动刚起涟漪的时候,沈落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体内黄庭经功法暗自运转,早已经先一步调动起法力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确信,那些融入他神魂中的天兵天将残魂,在某种程度上对他神魂裨益极大,令他的神识也比原先敏感了数倍。

    只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一旁的敖弘已经闪身拦在了他的身前,手中长枪一挺,枪尖一点寒芒闪动,紧接着便有一道金光长河,如蛟龙出水一般直探而出。

    鳌青那记横斩在飞出数丈后,乌光暴涨,魔气缠绕,瞬间化作一道巨大的半月弯弧,与金色长河冲撞在了一起,发出“轰”的一声震天声响。

    耀眼金光与黑色魔气同时炸裂,升腾起一团镶着金边的黑色云团。

    敖弘一步跨出,长枪继续朝前探出,枪身猛地一抖,便有一团硕大的金色漩涡荡漾开来,将那团黑云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其身形也紧跟着朝前一纵,就欲穿过那道窟窿,直接杀向后方的鳌青。

    可就在这时,他的腰间忽然一紧,一道蓝如晶石的水绳,忽然从后方缠绕了上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猛地一扯,将他拉退了回来。

    “沈落你……”敖弘站稳之后,心中疑惑,正要出声询问沈落为何阻止他时,却忽然听到“铮”的一声锐鸣,从前方传来!

    只见那道被他打出“窟窿”的黑云,已经彻底消散开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那赫然是一道硕大的银色圆环,外圈圆而钝,内圈锐而利,方才敖弘若是不明就里地闯了进去,此刻只怕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多谢了……”他握着长枪的手,紧了紧,对沈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