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营救唐皇(四)
    “小贼休狂!”泾河龙王眸中怒色一闪,转首面向三道落雷,张口一喷。

    一道水桶粗细的金色龙炎从其口中喷涌而出,其中还夹杂着黑绿光色的森寒光芒,看起来诡异无比,和三道粗大雷霆撞在了一起。

    只听“嗤啦”一声,三道雷霆如同烈火遇水,雷光闪了几闪,就化为几股青烟,凭空消失不见。

    而龙王左手掐诀一点,原本打向沈落本体的无数金色锥影立刻调转方向,打向袭来的三件法器。

    一连串的撞击大响后,三件法器也被尽数击毁,爆裂而开。

    沈落面色平静,似乎对于法器的损毁,没有丝毫痛惜的意思,口中念念有词,双脚之上月影光芒大放,身周还浮现出丝丝绿色光芒,人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凭空出现在泾河龙王身后数丈,两手再次一挥。

    数百张符箓密集射出,化为一道道小些的雷电,火焰,形成一片数丈大小的雷电火海,朝着泾河龙王汹涌而去。

    在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一柄剑光黯淡的赤色小剑从沈落袖中射出,正是纯阳剑胚,混杂进了雷电火海中,朝泾河龙王飞去。

    这些小雷符,烈火符单个威力虽然不大,可数百张叠加在一起,却爆发骇人的雷火波动。。

    泾河龙王不防沈落竟然会突然出现,被雷电火海狠狠打中,身体一个踉跄,护体光芒也被击散不少,后背更被烧灼出一片焦黑伤口。

    骤然遇袭,抵挡陆化鸣的那柄苍青龙刀也出现了一丝紊乱。

    和其正面抗衡的陆化鸣眼睛一亮? 两手车轮般掐诀? 斩龙剑金光大放,一道龙形金光从剑身射出? 缠绕住了苍龙龙刀。

    与此同时? 斩龙剑剑芒大放,一道十几丈长? 月牙形状的剑芒飞射而出,劈向泾河龙王脖颈。

    “你们找死!”泾河龙王勃然大怒? 右手金光大放? 迅疾一探而出。

    他的手掌瞬间化为一只狰狞龙爪,赫然一把将斩龙剑射出的剑芒抓住,一把捏碎。

    他随即张口喷出一道龙元,一闪融入金色短锥内。

    金色短锥金光大放? 爆发出骇人的尖鸣之声? 然后一闪而逝的爆射而出,没入雷火之海中。

    几乎在同时,雷火之海另一侧金光一闪,一道金色残影迅疾无比射出,根本不给沈落任何反应的时间? 打在他的胸口,瞬间洞穿而过。

    沈落胸口被洞穿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心脏已经被绞碎,鲜血暴雨般泼洒而出。

    泾河龙王面上露出冷笑之色? 视线正要从沈落身上移开,专心对付陆化鸣。

    可就在此刻? 沈落身上亮起一道耀眼银光? 胸口的血洞竟然瞬间消失不见? 露出光洁胸口,连一丝伤痕也没有留下。

    他手掐剑诀,一点而出。

    泾河龙王身旁的雷火之海内耀眼赤光一闪,一柄赤色小剑电射而出,噗的一声刺入泾河龙王背后的焦黑伤口处。

    “什么!”泾河龙王面上变色,随即立刻潜运体内妖力,体表金黑两色光芒大放,身躯肌肉颤动,发出铁片颤动的嗡嗡之声,试图将赤色小剑震开。

    “起!”沈落手中法诀连变,口中低喝一声。

    小剑上红光大放,大片红莲业火从赤色小剑上蜂拥而出,形成一团脸盆大小的红莲火焰,融入泾河龙王体内。

    “红莲业火!”泾河龙王眼中射出惊恐之色。

    先前长安城金光河一战,沈落虽然祭出过纯阳剑胚,可那时纯阳剑胚温养不久,威力尚弱,红莲业火的强大威能也没能尽数展现,而泾河龙王专注取得龙首,没有留意到沈落拥有此火。

    泾河龙王大吼一声,全身金黑光芒狂放,形成一道十几丈长的金黑光柱,并且狂闪旋转起来,竭力想要将融入体内的红莲业火逼出。

    若是其乃是龙身,凭借其深厚的法力,或许能够做到,可泾河龙王只是取回自己的龙首,大部分身体还是魂体,被红莲业火死死克制。

    红莲业火非但没有被逼出,反而嗖的一声融入其身体最深处,纯阳剑胚也随之没入泾河龙王的身体。

    “爆!”沈落两手张开,结出一个莲花形状的法印,口中大喝一声。

    一声爆裂闷响从金黑光柱内传出,一道道红莲火焰从中洞射而出,将金黑光柱烧的千疮百孔。

    金黑光柱剧烈颤抖,很快发出一声巨响,彻底爆裂而开。

    一团黑光从中电射而出,化为一道黑色长虹,朝着远处电射而去。

    沈落挥手召回纯阳剑胚,想要御剑追赶,可那黑色长虹速度快的骇人,眨眼间便飞射出了数里之外,显然追不上了,只得停下身形。

    一道金光从旁边射出,朝着黑色长虹追去,却是那个金色短锥法宝。

    可能是因为泾河龙王受创,金色短锥上光芒暗淡,速度远不如之前迅疾。

    沈落眼睛一亮,立刻掐诀一挥。

    他腰间的乾坤袋立刻飞起,喷出一道白色长虹,瞬间卷住了金色短锥。

    短锥上瞬间凝结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冰晶,散发的金光再次变得黯淡,而乾坤袋内射出一股强大吸力,将此宝死死拉住。

    沈落右手发出一股蓝光脱,也一下罩住金色短锥,奋力禁锢住此宝。

    可金色短锥仍旧剧烈震颤,试图挣脱沈落的禁锢。

    就在此刻,远处的黑色长虹上方金光狂涨,一道粗大剑影劈落而下,斩在黑色长虹上,生生将其劈断了小半,一声凄厉的怒吼从里面传出。

    但黑色长虹顽强五无比,速度猛然加快数倍,瞬间消失在远处天际。

    “两个小贼,这两剑之仇,我们来日再算!”泾河龙王愤怒的声音远远传出,听起来中气不足,显然受创极重。

    泾河龙王飞逃消失,金色短锥顿时失去了所有力量,不再挣扎,被乾坤袋嗖的一声,吸入其中。

    沈落急忙发动乾坤袋内的禁制,将金色短锥层层包裹,又传音吩咐鬼将小心看守,这才放心停手,身形从半空落下。

    附近祭坛周围的六角禁制光芒此刻闪动起来,突然发出一声闷响,土崩瓦解,飘散消失,显现出李姓少女几人的身影。

    “沈公子好手段,竟然有红莲业火在手,日后必定成就大器。这里就交给你和陆贤侄,我先带陛下和这两位小友离开了。”李姓少女对沈落点点头,随即一手抱着唐皇,另一手发出一道白光,卷起谢雨欣和葛天青的身体,朝着不远处的白色光门射去,没入其中,竟然干脆利索的走掉。

    几人身形消失,白色光门微一波动,飞快隐去不见,好像从未出现过。

    沈落正要向袁天罡请教是否要去追泾河龙王,哪知其竟然转身就走,他不禁愣在那里。

    就在此刻,半空金光一闪,陆化鸣的身影也从半空落下。

    他身上白光剧烈波动,飞快减弱。

    而他身后的那个模糊人影闪动了几下,也隐没不见。

    陆化鸣身上环绕的庞大气息飞快消退,几个呼吸间恢复了以前的境界,人“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面色煞白一片,身体更筛糠般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