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五十一章 诛叛(下)
    葛天青望着沈落飞快远去的身影,面上现出复杂之色。

    执行这个任务的几人里,数他的修为最高,当初黄木上人委任陆化鸣为领队,他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其实是颇不服气的。

    可此刻无论是陆化鸣,还是沈落,展现出来的实力,都远在他之上,让一向自傲的葛天青有些失落。

    不过他很快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此事,飞身掠向了谢雨欣。

    ……

    沈落以云垂阵之力催动纯阳剑胚,施展御剑之术,向前轻轻一蹿,便飞出了数里许距离,周围的一切飞快变换,比他自己施展御剑之术,快了何止十倍,几乎堪比出窍期修士的遁速了。

    御剑之术是很高明的飞遁之法,需要人剑通达才能做到,否则他当年早就有了子母剑这柄飞剑,也不必等到纯阳剑胚练成,才开始修炼御剑之术。

    以云垂阵之力施展御剑之术,原本困难重重,毕竟法阵之力虽然强,可那并非都是他自己的法力。

    不过他的神魂之力大增倍许,施展各种神通,比以前顺畅了很多,竟然一蹴而就地施展了出来。

    赤手真人虽然也施展了秘术,全力飞遁而逃,可比起沈落的速度,还是差了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飞快缩短。

    眼看逃之不掉,赤手真人眼中凶光一闪,立刻停住身形,手中五火扇亮起五道迥异的宏大光芒,除了之前出现过的赤红,还有金黄,幽暗,纯白,血红四色火光。。

    扇上的七根羽毛根根直立,流动着一道道神圣光芒,整个火扇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

    “狂妄小子,吃我一扇!”赤手真人挥动五火扇,朝后面的赤色剑虹奋力一扇。

    凤鸣之声传出,一只足有二三十丈大小的火凤从羽扇内狂涌而出? 身后拖着五根长长的翎羽? 分别呈现赤红,金黄? 幽暗? 纯白,血红五色? 和赤色剑虹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火凤和剑虹撞击在一起。

    剑虹一闪化为了赤红巨剑? 和巨大火凤相持在了那里? 两边都是光芒冲天,彼此毫不相让的互相冲撞,附近虚空隆隆震动。

    火凤犹如活物般再度发出一声响亮清鸣,双翅一展? 化为一团巨大光球? 表面更涌动着五种不同的光晕。

    这些光晕先猛然一缩,然后朝周围又是一涨,眨眼之间,赤红,金黄? 幽暗,纯白? 血红等五个巨大漩涡在光球周围凭空生成。

    光球散发出的灵压猛然暴增数倍,几乎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向前滚滚一涌。

    一声巨响,赤色巨剑瞬间崩溃? 重新化为纯阳剑胚? 骨碌碌打着转向后倒射? 剑胚表面灵光黯淡,显然受损不轻。

    而沈落,鬼将,白星三人也被震飞,云垂阵更被一击打破。

    沈落嘴角流出一道血痕,看向赤手真人手中的五火扇,心中也有些惊讶此扇威力还在他预想之上,敢情赤手真人前几次根本没有发挥此扇的全力。

    他身旁悬浮着一面青色盾牌,正是墨甲盾,幸好他刚才在最后关头及时祭出了墨甲盾,否则真的要身受重创。

    而鬼将和白星没有防御法器,硬生生承受了五火扇的一击,此刻伤势都颇重,萎顿坐倒在地上。

    沈落虽然震惊五火扇的威力,却并未停手,不顾身体的伤势,两手立刻连挥。

    黄,金,白三色光芒闪过,五岳山形印,金色元宝,乾坤袋三件法器齐齐飞射而出,打向赤手真人。

    没了云垂阵,沈落此刻法力也已经见底,只能勉强催动这三件法器。

    赤手真人虽然一扇击退了沈落三人,可他自己法力消耗也非常严重,眼见三件法器汹涌而来,他面现惊怒,手中火扇再次一扇。

    一片五色火焰汹涌而出,比之前也稀薄了很多,冲向三件法器。

    五岳山形印和金色元宝光芒大放,挡在最前面,和五色火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相持在了那里。

    沈落掐诀一挥,一道白色长虹突然从五岳山形印的一角射出,迅疾如雷的射出十几丈距离,打在五火扇上。

    五火扇“咔”的一声,凝出一层白色冰晶,而赤手真人持扇的手掌却丝毫无恙。

    五火扇上的灵光突然尽数消失,好像突然失去了所有灵性一般。

    赤手真人大惊,立刻强运法力,试图催动五火扇,震碎周围的冰晶。

    可白色长虹突然后缩,一股巨力猛然爆发,赤手真人五指一热,五火扇脱手射出,嗖的一声,没入乾坤袋内。

    “我的五火扇!还我扇子!”赤手真人五官尽数扭曲,不顾一切的朝乾坤袋扑去。

    乾坤袋内蓝影闪过,一柄蓝色飞剑电射而出,刺向赤手真人的脑袋。

    赤手真人悚然而醒,手中赤光一闪,多出一根赤色短棒,拦向蓝色飞剑。

    可就在此刻,飞剑左右两端咔的一声轻响,两道纤细子剑射出,迅疾无比的围绕着赤手真人的脖颈一转。

    赤手真人脖颈一歪,脑袋掉了下去,人也扑通栽倒在地上。

    沈落紧绷的身体一松,“扑通”一声,也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他的法力已经近乎彻底耗尽,急忙取出一枚恢复丹药服下,盘膝坐下,运功炼化。

    随着一缕缕法力在他丹田内生成,沈落苍白的面色也渐渐恢复正常。

    陆化鸣和泾河龙王战况未明,他也不敢在这里休息太久,法力恢复小半便站起身。

    他先施展通灵之术,将白星送回东海,又将鬼将收入乾坤袋,然后来到赤手真人的尸体旁。

    他发出一股蓝光,在赤手真人的尸体上一拂而过,蓝光中卷出了两物。

    其中一物是一枚暗红戒指,正是赤手真人的储物法器。

    另一物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灰色玉牌,一面绘刻着一副地图,只是地图前后断续,看起来似乎只是完整地图的一部分,上面也没有标记地面,不知道是指什么地方。

    另一面却写着两个似字非字,似画非画的符号,沈落也不认得。

    此物是从赤手真人的贴身之地找到,显然其对此物非常重视,可却没有收入储物法器内,颇为奇怪。

    他又翻看了玉牌两下,实在看不出头绪,便收入琳琅环内,储物戒指也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沈落随手取出一张烈火符,火化掉了赤手真人的尸体,这才转身朝来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