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阴间
    不知过了过久,沈落感觉一股温热气息从小腹传来,身体逐渐恢复知觉,悠悠醒来。

    入眼处一片幽暗,更有阵阵阴冷的气息从周围传来,好像浸泡在冰水中。

    而他本人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人形,阴灵符的效果已经消失不见,他小腹丹田之中传来阵阵滚热气息,不断将侵入他体内的阴冷气息驱散。

    他打了个哆嗦,很快彻底清醒。

    “这里是什么地方?不会是又入梦了吧?”沈落心中暗道,朝周围打量而去。

    这里是一片幽暗之地,地面布满黑土和砂砾,空气弥漫着浓郁的阴气,和他曾经去过一次的幽冥之地非常相似。

    “主人,我能感应到外面有非常浓郁的阴气,能否接引一些外面的阴气进入乾坤袋,这对我的修炼很有帮助?”一个声音在他脑海响起,正是鬼将。

    沈落看到腰间的乾坤袋,再听到鬼将的声音,顿时确信自己还在现实,并未入梦。

    “这里难道是阴间?不知陆兄,谢雨欣在哪里?”他心下暗道,手掐法诀催动乾坤袋,一股吸力从袋内透出。

    附近阴气汇聚而来,百川入海般注入袋内。。

    鬼将发出嘎嘎的兴奋,吸纳浓郁阴气,自行修炼去了。

    沈落默运功法,法力游走全身,而他小腹丹田中更不断散发出一股股滚热气息,很快将体内残留的阴气尽数驱除。

    他小腹丹田内的滚热之物,正是纯阳剑胚。

    纯阳剑胚此刻散发出丝丝红光,和平日里颇为不同。

    沈落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用纯阳剑诀温养剑胚这么长时间,总算看到了一点成果。

    他很快停下运功,起身四下探查,很快发现两具身体躺在前面不远处。

    沈落急忙走了过去,面色一喜。

    这两人正是谢雨欣和陆化鸣,陆化鸣身上的阴灵符也一样失去效果,显现出本来面貌。

    两人都还处于昏迷之中,身体冰凉,显然是被阴气侵体所致。

    尤其是谢雨欣,先前已经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又遭阴气侵袭,气息已经非常微弱。

    沈落急忙取出一枚疗伤乳灵丹给其服下,然后伸手握住谢雨欣和陆化鸣的手,运起体内纯阳之力? 注入二人体内? 替他们驱散体内阴气。

    以他如今的修为,再加上纯阳剑诀的功效? 二人体内阴气很快被驱散。

    陆化鸣眼皮一颤? 率先清醒过来。

    “沈兄,这是什么地方?”他坐了起来? 朝周围望去。

    “尚不清楚,我一醒来就到了这里? 此地看起来和我们去过的九幽之地很像。”沈落说道? 没有放开谢雨欣的手,继续运功替其驱除阴气,同时助其炼化丹药。

    陆化鸣四下张望,很快点点头? 随即他也来到谢雨欣身旁? 运功助其恢复。

    两股浑厚法力注入谢雨欣体内,如同磨盘般一碾,顿时将疗伤乳灵丹的药力化开。

    谢雨欣的身上浮现出一层白光,外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而内伤也快速好转? 谢雨欣的呼吸很快变得平稳下来。

    “好神奇的丹药!沈兄,你给谢姑娘服用的是什么灵丹妙药?”陆化鸣惊讶的问道。

    “是我用灵乳炼制的疗伤丹药? 效果还算不错。”沈落也是首次看到疗伤乳灵丹治愈重伤之人,心下惊喜? 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

    “岂止是不错,大唐官府中也有一些疗伤丹药? 可没有一种能和此丹相比的。”陆化鸣赞道。

    就在此刻? 谢雨欣身体一颤? 幽幽苏醒过来。

    “沈道友,陆道友,是你救了我,多谢!”她立刻察觉到体内伤势的变化,再看到二人坐在身旁,如何会不明白怎么回事。

    “陆某倒是没出多少力,全靠沈道友的丹药。”陆化鸣收回手,笑道。

    “一枚丹药而已,谢道友伤势恢复才最重要。”沈落摆了摆手。

    谢雨欣感觉到体内如同道道清流的精纯药力,以及飞快好转的伤势,明白沈落给自己服下的是极其珍贵的丹药,心下感激,只是其不太善于表达,默默记在心中。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很快也站了起来,四下看了两眼,问道。

    沈落和其解释了一遍此地的情况,还有他与陆化鸣的猜测。

    “阴间?那个法阵怎么会将我们传送到这里。”谢雨欣面色变得难看。

    她以前只是一个散修,虽然去过几次鬼市,可幽冥之地对其来说仍然是传说中的地方,乍闻来到阴间,心中慌乱起来。

    “谢道友勿慌,幽冥之地并非绝地,也是可以出入的,我以前和陆道友曾经来过一趟。”沈落安抚道。

    谢雨欣闻言,神情这次稍定。

    她的修为远逊于沈落和陆化鸣,虽然伤势恢复大半,体内阴气也被沈落驱散,可周围阴气浓郁,寒冷刺骨,她仍旧觉得有些难受,下意识抱起双臂。

    “我这里有一块红魂玉,佩戴在身上能够很好的抵御阴气的侵袭,谢道友修为较弱,带着此物吧。”陆化鸣取出一块火红玉珠,递给谢雨欣。

    即便隔着数尺距离,沈落也感觉到一股灼热气息从玉珠上传递过来,好像站在火堆旁一般。

    “多谢陆道友。”谢雨欣也没有矫情,谢了一声,接过玉珠佩戴在胸口。

    一股暖气很快游走全身,她身体的战栗明显好了很多。

    “怎么不见葛道友,丹阳子,还有赤手真人他们?”陆化鸣想起一事,问道。

    “我清醒过来后,就没有看到葛道友他们,他们之前也被那个法阵吞噬,看来是传送到了其他地方。”沈落说道。

    “这里不知是阴间何处,凶险未知,还是先找到他们,再寻找脱离之法吧。”陆化鸣提议道。

    沈落和谢雨欣都没有反对,三人各自整理一下身体,很快选择一个方向行去。

    此地光线昏暗,以沈落的目力也只能看出二三十丈的距离,三个一边警惕地望着四周,戒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一边前进。

    好在预料中的危险并没有到来,三人向前行了一段路程,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从前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