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没有退路
    “那小子身上的水法很古怪,我一时也难以将之击杀。”丹阳子回到沈落身后,因为没能杀死封水,有些赧颜道。

    “于录,你是反叛了炼身坛,还是原本就为官府的暗子?”玄枭目光落在于录身上,冷冷问道。

    “有什么分别吗?”于录叹了口气,反问道。

    “有,情况不同,你的死法也会很不同。”玄枭淡淡说道。

    “相比这个,我倒是更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于录问道。

    “你莫非不知道,我与师父皆是鬼修,浸淫此道多少岁月,怎会连是不是鬼物都分别不出?诚然,你们的阴灵符品阶的确不俗,可在我这一双眼睛前,皆是虚妄。”玄枭嗤笑道。

    说罢,他并指朝着自己双眼一抹,瞳孔向下一翻,竟又多出一双幽紫瞳孔。。

    “幽冥鬼眼!”丹阳子忍不住惊叫一声,眼中竟是多出了一分艳羡之意。

    他同样身为鬼修,心知修炼鬼道同样也看天赋,有些人天生阴体和阴瞳,便在此道修行中天然优胜他人一重,这幽冥鬼眼便是其中一种。

    传闻此眼能够遍识鬼煞阴灵,哪怕是已经修炼入化,转为鬼仙的,也能瞧出一点根脚。

    “现在怎么办?计划全被打乱了,还要打么?”赤手真人面色凝重,传音问道。

    “打,当然要打,这次举城为我们作掩护,一旦失败,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不等陆化鸣说话,丹阳子倒先一步说话了。

    只是说话的时候,他的双眼一直盯着玄枭的双瞳,眼中竟是流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

    “黄木前辈将我们丢过来的时候,可没给我们留回去的路。即便这里不打,我们想回城北,也得一路打回去才行。”沈落苦笑一声,缓缓说道。

    “诸位,先别忙着丧气,只要我们毁掉那座法阵,任务就算成功了? 届时再走不迟? 总好过被人像丧家犬一样追着逃回去。”陆化鸣笑道。

    葛天青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转向玄枭? 身上袖袍无风鼓起? 袖间隐隐传来阵阵“噼啪”之声。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闷响传来。

    那柄黑色大伞高旋而起? 直冲上空,将压在其上的五岳真形印直接顶翻了开去。

    沈落顺势抬手一招? 那枚印章便从高空倒飞而回? 落在了他的手中。

    另一边,卢庆也手握住了那柄黑伞,冷眼望向这边。

    与此同时,结界上忽然有一道缝隙分裂? 玄枭三人从中一穿而出? 来到了外面。

    “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也想破坏这七灯引魂阵?只怕是连外面这层结界都无法攻破吧?”玄枭讥讽说道。

    一旁的封水走上前来,神色有些惶恐道:

    “玄枭前辈,可莫要大意了,那些人中的那个青衫小子? 就是沈落,此前童贯前辈就是栽在他手上的。”

    “这小子没患失心疯吧? 居然让玄枭长老,小心那几人中修为最低的家伙? 区区一个凝魂初期的修士?”血童子眼中嗤笑之意明显,咧嘴笑道。

    玄枭也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不由冷哼了一声。

    “诸位前辈? 请听晚辈一言? 那小子当日就是以辟谷期修为越境击杀童贯前辈的,距离现在根本没有过去多少时间,他就已经变成了凝魂期修士,这个就已经很不正常了吧?”封水根本没有注意到,玄枭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看,仍是不住劝说道。

    “呼”的一声响起。

    玄枭大袖一挥,直接将封水打翻了出去,一路倒滑撞在了一棵老树上。

    “混账东西,是拿我与童贯那个废物比吗?盯了那么多年的碧眼金蟾都能弄丢了,就算不死在大历山,回来也该被抽筋扒皮点天灯。”他大声怒斥道。

    封水被撞得几乎断气,虚空闷了半晌,才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眼前视线都变得有些模糊,摇摇晃晃地靠在被自己撞断的老树上,裂开嘴露出了一抹苦笑。

    “嘿,瞎耽误功夫。”血童子瞥了一眼,有些厌恶道。

    说罢,便扭头看向沈落几人,裂开嘴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尖牙,眼中闪过一抹嗜血意味。

    “尽快送他们上路,说不定还能就地召回来,这样鬼物大军里也能多出不少好苗子。”苗夫人则从胸前摘下了那只白色手骨,不改温和之色的说道。

    “既然封水那么在意那个小子,他就交给我了。”卢庆目光一凝,说道。

    “你倒是会省事,挑了个最弱的。”血童子调侃道。

    “速战速决,阴岭山的鬼王也要尽快召唤过来。”玄枭说道。

    其话音刚落,身旁风声一起,卢庆已经猛然冲了出去,视线死死锁定沈落,直奔他而去。

    “冲我来的,正好,我也看他不怎么顺眼。”沈落低喃一声,足尖一点,也猛然冲了出去。

    “葛道友,玄枭就暂时拜托你了。”陆化鸣眉头一蹙,追着沈落飞掠了出去。

    葛天青神色微沉,手掌一探,掌心中多出一根通体黝黑的铁钎,表面凹凸不平,看着没什么人工雕琢的痕迹,倒像是天然而成。

    只是随着其法力灌入,那黑色铁钎上顿时“滋啦”作响,一道黑色雷电瞬间缠绕而上,令之化作了一柄雷电光剑。

    “葛道友,如不嫌弃地话,让咱给你打个下手,一起对付玄枭如何?”丹阳子“嘿嘿”一笑,主动说道。

    葛天青略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冲了出去。

    只剩下于录和赤手真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对面的白发老妪和血童子。

    “那个小鬼,交给我了。”赤手真人略一犹豫,说道。

    “我对付苗夫人。”于录说道。

    说罢,两人也立即冲了出去,各自缠上了一人,厮杀在了一起。

    血童子与赤手真人皆是凝魂中期修士,两者还算旗鼓相当,可那苗夫人虽为凝魂初期,却也比于录这个辟谷巅峰修士强大太多,一上手就死死压制住了他。

    于录不得不凭借身法,辗转腾挪,勉强躲避。

    苗夫人却似乎并不急于击杀他,只是以那白骨手爪法器不断攻击,只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色抓痕。

    另一边,沈落与卢庆对撞一击后,两人各自分开,陆化鸣则飞身追上,手持长剑直刺向了卢庆。

    后者倒掠之际,手中黑色大伞朝前一撑,冲撞了过来。

    其伞面上的托天力士再度浮现,纷纷以罗汉出洞之势双拳出击,令伞面爆发出一阵强烈乌光,硬生生抵住了陆化鸣的剑锋。

    两者正相持间,沈落的身影极速闪过,直接绕过了伞面,来到卢庆侧身,手握一柄蛇形长剑,直刺向了他的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