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阴宅法阵
    “核心的召唤法阵,就在前面不远的张府,是之前的一个户部官员的府邸,位置在城南偏西区域,算是一处南明藏阴之地,实际上是最适合用作阴宅的一处风**位。”于录低声说道。

    “南明藏阴?嘿,这姓张的户部官员还真会挑地方,住在一片阴宅上。”赤手真人闻言,也觉得惊奇道。

    毕竟从风水而论,阴宅之属不宜活人居住,阴阳相冲,只会家宅不稳,六畜不安,害人减寿。

    “真人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这里乃是长安城,天子脚下,京畿之地,自然不能随意建造坟茔。这张姓官员多半是购置此处建府,人却并不居住,乃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丹阳子精通鬼道,对这些阴阳忌讳之事也是有所涉猎。

    “不错,这座宅院一直空置着,所以很早之前,就已经悄悄被炼身坛之人给占据了。”于录点了点头,说道。。

    “道友特意提及‘南明藏阴’一事,是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吗?”沈落问道。

    “自然。南明为火,五行属阳,其正中位置却因地下有一条水脉从玄武门方向延伸而至,形成了一处煞气藏阴之地,原本为张姓官员家中族老的葬身之处。眼下已经被炼身坛修士改建成了召唤法阵所在。我们便是要在这里,将之破坏。”于录说道。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吧。”赤手真人说道。

    “诸位,去之前,还请先戴上这个。”于录开口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掌心中就已经多出来了五张青霜纸绘制的符箓。

    沈落目光落在青色符箓上,看到正中绘制的一个人形图案,眉头就紧皱了起来,问道:

    “于道友,你给我们戴这傀儡符要做什么?”

    丹阳子几人一听此言,面色也都是一沉。

    “我与驻守法阵的那槐杨上人说,为了固守法阵? 外出找几个修为合用的傀儡鬼物? 才从那边离开来这里的。不以此做借口,怎么合情合理地带你们回去?”于录不紧不慢解释道。

    众人闻言? 沉默下来。

    “我先来试试。”见状? 陆化鸣主动说道。

    说罢,他便从于录手里捻起一张傀儡符? 径直贴在了自己的胸前。

    那张傀儡符录光芒一亮,一层青光蔓延开来? 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进去? 他的身子随即一僵,便无法动弹了。

    不过他的神识思维却不受影响,能够自主运转。

    于录单手一掐法诀,口中轻声吟诵了几句后? 陆化鸣身上的青光没有消散? 人却可以自己行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陆化鸣问道。

    “守阵的几人没有一个是糊涂蛋,若是用假的傀儡符被发现了,任务只会功亏一篑。所以在动手之前,你们的神识能够自行运转,但身体都会为我所控? 与傀儡无异。”于录说道。

    “将自己身躯的控制权交给别人,恕我无法接受。”赤手真人第一个表示反对。

    “此事? 我也不能应允。”丹阳子也随即说道。

    沈落心中也有些疑虑,若是控符之人是陆化鸣? 或许他就答应了,可既然不是? 他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毕竟谁也不愿将自己的生死大事? 尽数交到别人手上。

    “区区傀儡符而已? 若是你敢心怀不轨,我自是不介意先杀了你。”葛天青冷笑一声,也从于录手上接过了符箓。

    “沈兄,这符箓虽然为真,但是我已知破解之法,待会儿传授给你便是,眼下还是先答应下来,一切事宜都应以任务为先。”这时,沈落心头忽然响起了陆化鸣的声音。

    他略一犹豫后,也开口道:“既然是官府暗派,也与陆化鸣对得上暗号,我们没道理怀疑什么,若是还没执行任务就先自己起了龃龉,那这任务我看也真的不用做了。”

    说罢,沈落也接过一张符箓,握在了手心。

    于录见状,眉眼稍稍弯了一下,第一次在几人面前露出些微笑意。

    丹阳子与赤手真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似乎也在心底交谈过了一二,随即也先后取过了傀儡符,贴在了自己胸口上。

    等到众人全都贴好符箓之后,于录从袖间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铃,轻轻摇晃了几下后,便控制着沈落几人的身躯,令其跟着自己往后院赶去。

    从这古宅后门出去,过了一条街巷,几人就很快来到了那座张府门前。

    冷清的府门前,别说是活人,就连阴煞鬼物都看不到,若是大唐官府修士来攻的话,只怕也会忽略掉这个地方。

    沈落眼珠子左右一转,只看到眼前气势不俗的府门前,摆着两个半人高的石狮子,雕工不俗,颇有威势。

    只是有些古怪的是,狮子的双目被两条红缎各自缠住,不能视物。

    “果然是当阴宅来用的……”他虽然不曾精研风水,却也知道一些世俗忌讳。

    于录走上前去,没有直接推门而入,而是抬手握住门上蛮狮口里衔着的圆环,轻轻叩动了几下。

    “啪啪”

    随着两声门环叩击之声响起,两扇红漆大门上荡漾开来一阵黄色的光晕涟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门上果然也有禁制。”沈落心中暗道一声。

    等了片刻之后,两扇大门忽然“吱呀”一声轻响,向内打了开来。

    紧接着,沈落就看到门后立着一个颇有些熟悉的身影,其身着蓝色长袍,脸色苍白似有病容,却正是当日从大历山天坑逃走的封水。

    沈落微微一愣,下意识就要动手,可身躯被傀儡符控制,一时间竟是没能行动,而且他很快就想起,自己如今形同鬼物容貌大改,对方也未必能够识破。

    走在最前面的于录,看着也有些意外,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奉命新调来此处帮忙驻守的,道友叫我封水即可。”封水拱了拱手,说道。

    “原来如此,辛苦封道友了。”于录听罢,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道。

    而后,封水让开了一条路,于录便一摇手中铜铃,带着沈落一行人走入了府中。

    这座张府之内虽然平常并无人居住,里面环境却比先前他们待着的那座古宅好了不少,地面廊道虽然尘土不少,却不见有什么杂草丛生,可见以往此处还是经常有人来打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