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接头人
    “走吧。”

    陆化鸣眼见众人皆准备完成,招呼一声,当先朝大门走去。

    他一把推开石室大门,前面便出现了一道幽深的通道,没有岔路,一直延伸向前。

    几人也不迟疑,很快朝着前方走了进去。

    通道越往深处,就变得越是狭窄,一开始还能两人并行,到最后就仅能容一人通过,还得是弯腰低头才行。

    不过好在通道不算太长,走过二三十丈后,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圆形洞口。

    陆化鸣来到洞口处,探出脑袋一看,才发现这洞口竟是打在一座竖井的侧壁上,下方还能看到粼粼晃动的波光。

    他身形朝前一蹿,当先从洞口跃出,尚未落下时,脚地早有一股水浪“哗啦啦”地升了上来,托住了他的双脚,将他整个人送上了井口。

    陆化鸣身形缓缓上升,当真就如井底水鬼一样探出了井口。

    他的半截身子探在井外,身形四下转了一圈后,才发现竟是来到了一座荒废日久的老宅,周遭尽是倒塌的石桌石凳,和遍地而生的荒草野植。。

    略一查看过后,发现并无危险,他才跃出井口,并传音给井下几人。

    很快,沈落等人也纷纷升出井外。

    葛天青环顾了一眼四周,见周遭并无其他人,蹙眉问道:“接头的内线呢?”

    “葛道友莫急,我这就联系他。”陆化鸣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三支青色长香和一只苍青色的小碗。

    “沈兄,来点水。”他用手肘撞了撞沈落,笑道。

    沈落虽不知他要做什么,却仍是抬手一招,摄来一团井水,投进了小碗当中。

    “谢啦。”

    陆化鸣道谢一声,将小碗放在了地面上,手指捏住三支长香的香头,轻轻捻搓了几下? 香头上便有一点红光亮起? 紧接着冒出三缕淡青色的烟雾,升入了高空。

    而后? 他将点燃的长香? 往那盛水的小碗里一插,三支香竟全都稳稳地立在了水面上? 三缕水汽顺着香身缠绕而上,与香头冒起的烟气纠缠在了一起。

    方才还幽幽飘动的烟雾? 瞬间变为笔直升空? 高出丈许之后,便朝着一个方向拧转过去,最终飘散开来,不见了痕迹。

    “好了? 只需等上一时半刻? 接头的人自己就会找过来了。”做好之后,陆化鸣朝后退开几步,来到一张尚未完全倒塌的石桌旁,挥袖掸去尘土,坐了下来。

    他下意识抬手摸向腰间? 想要摘下酒葫芦喝上两口,才想这次任务特殊? 来之前就已经被师父勒令不许喝酒,所以干脆就没带。

    他砸吧了两下嘴? 只好双手抱臂,安心等候。

    过了没多久? 古宅前院忽然传来些微声响? 沈落等人立即起身? 朝着那边赶了过去。

    等来到前院与这边的交界处时,就看到一头脖子细长,舌头耷拉在外面的吊死鬼,正行动缓慢地朝这里飘了过来。

    其脸上颜色无比惨白,眼窝处青黑一片,吐出的长舌青里泛黑,怎么看都有些倒胃口。

    “这是……内线?”赤手真人眉头一挑,诧异道。

    “也是用了阴灵符?这模样……还挺,挺像那么回事的。”丹阳子也摸着下巴,称赞道。

    “这和说好的模样,也不像啊?”陆化鸣神色古怪,喃喃自语道。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来到那吊死鬼面前,开口说道:“九幽落雨晚愈急。”

    那吊死鬼闻言,长舌便开始一伸一缩的,似乎是在说些什么,只是却因为大舌头,怎么都说不清楚。

    陆化鸣听不清楚,眉头皱起,只好又用传音说了一遍。

    可惜等了许久,不见对方回应,仍是只能听到对方“呜呜啊啊”的含糊声响。

    “黄泉无渡舟自横。”这时,一个温和嗓音忽然从众人后方传了过来。

    沈落几人俱是一惊,忙扭头朝这边望了过来。

    只见院中一丛荒草被人拨开,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青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其身形修长,面色恍白,几乎没有血色,只是一双眼眸颇为明亮。

    “你是接头人,那这个?”陆化鸣诧异道。

    “误闯进来的鬼物,灵智不高……不过,看起来跟你差不多。”那青年男子说道。

    说罢,他的目光从沈落几人身上一一扫过。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一道电光“滋啦”作响,却是葛天青已经一记手刀,贯穿了那吊死鬼的脑袋,将其打得灰飞烟灭。

    “咳咳,不知道友该怎么称呼?”陆化鸣干咳两声,尴尬问道。

    沈落见此情形,笑而不语。

    “于录。你们现在都是鬼物,一会儿跟着我行动,可不要擅自开口。”青年男子嘱咐道。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简单报了各自名字,都没有说更多的东西。

    “法阵那边怎么样了?”葛天青面色严肃,问道。

    “这处法阵对炼身坛颇为重要,原本有一名大乘期的长老驻守。不过,因为晨间大唐官府已经会同城内修士们,对城南各处鬼物聚集之处发起了清理战斗,攻势十分之猛。那名大乘期修士不得不前去参战,只留下了自己的一名出窍期弟子,带着三名凝魂期修士驻守。”自称于录的青年男子说道。

    “一出窍,三凝魂,这仗怕是不好打啊。”丹阳子略一沉吟,说道。

    “于道友,可知他们各自所修功法属性?”沈落开口问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若是能够提前知晓他们的功法属性,也好准备好克制手段。

    “我只知那名大乘期修士乃是一名鬼修,其弟子多半也是。至于其余三名修士则都是临时调来的,暂且不详。”于录说道。

    “这……有用的信息也太少了些。”赤手真人忍不住说道。

    “我潜入时的任务,本就是寻找关键法阵所在,并想办法弄清楚其法阵核心所在,调查炼身坛成员只是辅助任务。况且战局瞬息万变,我们的部署在变动,对方也一样,先前的几名驻守修士都被临时带走了,关于他们的情报也就用不上了,这些新来的,我也无能为力。”于录闻言,面色微沉,有些不满道。

    “于道友冒险潜入炼身坛已是不易,我们不可过多苛求。”陆化鸣连忙出来打圆场。

    “比起客套这些,还不如说说,接下来要怎么做?”葛天青面无表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