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心服口服
    沈落三人马上就感到有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传来,撕扯着他们不断往黑色漩涡中央靠近。

    他的视线落在粗野汉子的手上戴着的三枚储物戒上,顿时明白过来:“硝石火药全都在他的储物戒中,这厮是要拉我们同归于尽。”

    凡俗火药虽然威力有限,可若结合修士丹田法力,爆破之威也绝不容小觑,如此近身释放威能的情况下,沈落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

    沈落心中一凛,立即运转全身法力,奋力挣脱黑光拉扯,朝着外面艰难移动而去。

    在他身侧不远处,周猛全身金光闪耀,也在奋力挣脱吸引,却最多只能维持住身形不退,想要逃离更只能是痴心妄想。

    赵庭生就更加无法抵挡,身形一步步向后退去,眼看就要被拉扯到那汉子身边。

    沈落眉眼一横,身形向后一退,两只手分别扯住周猛两人手臂,运转全身法力猛地一抛,直接将两人抛出了院外。

    “带他们走……”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被一声震天轰鸣淹没了下去。

    “沈前辈……”周猛两人皆是惊声大叫道。

    爆鸣之声响起处,大地剧烈震荡,整个爆竹厂轰然崩塌,烟尘四起。。

    周猛等人根本来不及远避,就被这股力量震翻在地。

    然而,令所有人预想不到的是,爆竹厂中却并没有火光冲天的景象出现,而他们也没有被更强大的波动冲击,这爆炸的威力,远远低于了他们的意料。

    “这是怎么回事?”赵庭生神色僵硬,喃喃问道。

    周猛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前面四散的烟尘。

    等到尘埃彻底落定,众人才看到一片废墟中,有一道巨大的黄色钟影亮着光芒,上面可见数条龙影游弋不定。

    “沈前辈……”周猛开口叫道。

    只见那黄色钟影旁,还站着一道身影,保持着双手平推向前的动作,正是沈落。

    众人见状? 忙围了上去。

    沈落则是闷哼一声? 身形豁然朝着前方栽倒了下去,半跪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 那道伫立前方的巨大钟影? 也忽的一颤,消失了开来。

    紧接着? “咔”的一声脆响从上方响起,? 一枚黄色铜钟上的缝隙快速扩大? 碎成了七八块,掉落了下来。

    周猛等人跑到近前,才看见那钟影消失的地方,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 里面黑漆漆一片? 竟是根本看不到底。

    他们这才明白过来,方才是沈落以牺牲一件高阶法器为代价,将那粗野汉子连同所有爆炸之威,都控制在了黄色钟影内,才挽救了他们所有人。

    “沈道友。”赵庭生上前搀扶沈落。

    沈落摆了摆手? 抬手擦干净嘴角的血迹,自己缓缓站了起来? 开口说道:“这里不宜久留,咱们得赶紧离开了。”

    说话间? 四周已经有烟尘升腾,大量鬼物开始朝这边聚集而来。

    他平复了一下体内动荡的气息? 开始带着众人快速朝来时的方向逃离回去。

    等他们逃入永平坊后? 便开始有鬼物从前面拦截? 之后便断断续续地爆发了数次战斗,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城北安全地带。

    沈落带着众人回到官府藏兵殿,交还了任务。

    他作为领队之人,成功完成了这次任务,在令牌中积攒了二十点功绩,周猛和赵庭生则分别领到了十五点功绩,而其他人则各自领到了十点功绩。

    另外,因为诛杀了两名炼身坛的辟谷修士,沈落三人还分别额外领到了二十功绩点。

    一次普通任务就能积攒下四十点功绩的情况并不多见,沈落却开心不起来,自己因故受伤不说,还赔上了一件金甲仙衣法器,怎么看都是亏本了。

    不过,经此一役之后,周猛和赵庭生两人对沈落彻底算是口服心也服了。

    沈落与众人告别一声后,就独自返回了雅集苑的木楼。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沈落陆陆续续带队参加了数次任务,不过却都是些刺探情报和小规模的灭鬼行动,并没有很快发起大规模反击。

    不过,这一个月时间里,沈落很少能够见到陆化鸣的踪影,即便有时候在官府偶遇到,也只能匆匆说上几句话,没有太多时间交谈。

    沈落隐约能够看出,大唐官府不是不着急反击夺回城池,而只是在积极部署战力,只是不知为何,占据城南的鬼物和炼身坛也“默契”地没有继续扩张。

    两者维持着十分微妙的平衡,其间只是小规模的交锋着,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对此,沈落并不怎么在乎。

    他平日里除了接取官府任务之外,还会自行前往城南灭杀鬼物,所为的自然是收取阴煞之气,来继续修炼玄阴开脉决。

    经过一次次的尝试和一次次的失败,他终于又打通了十二正经中的两条经脉,加上原先的四条主脉和一条旁支经脉,如今已经贯通了七条法脉。

    他的修炼速度加快了不少,已经隐隐能够看到凝魂初期的瓶颈了。

    而随着几次任务下来,他凭借纯阳剑胚和雷符,在灭鬼一事上逐渐打出了些名头,不仅山拳宗和枯荣宗有意招揽,就连城内其他宗门也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只是沈落心中自认春秋观弟子身份,自然不会答应再入其他宗门。

    这一日,他正在楼中修炼,马秀秀突然来访。

    “沈公子,今日到访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想要再从你这里购买三张忆梦符。”马秀秀一进小楼内,当即开门见山道。

    “那上次……”沈落迟疑道。

    “上次的符箓失败了,没能够解救出父亲,所以来跟你再求三张符箓。”马秀秀幽叹一声,说道。

    “买符的话倒是没问题,只是我手上暂时没有忆梦符,需要过些时日才能拿得出来。”有钱赚,沈落自然不会拒绝。

    “时间都没关系,我愿意等,只是价格……”马秀秀忙说道。

    “先前你也帮过我不少忙,价格一事都好说,若是马姑娘能够找到如乳灵丹一样增进修为的灵药来交换,那就再好不过了。”沈落想了想,说道。

    对他来说,最珍贵的东西,无疑还是能够增进修为的灵丹妙药了。

    “这种灵丹只怕不好找,不过我会尽全力去搜寻的。”马秀秀眉头蹙了蹙,保证道。

    “那就好。”沈落点了点头。

    “沈大哥如今也算是有官身的了,不知这官府任务执行得如何?”说完正事,马秀秀倒没有着急离开的样子,而是笑问道。

    “跑腿打杂而已,没什么值得说的。”沈落也报以笑颜,说道。

    马秀秀微微一窒,见他似乎不愿多说的样子,便也识趣地没再继续询问,只是闲聊了几句之后,便告辞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