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一十二章 亦正亦邪?
    “当然,除了销毁这些东西,沿途还要探查鬼物活动的迹象,若是碰到百姓遇险,也要出手救援。”何文正补充道。

    “只是这种事的话,没必要劳师动众,派这么多人去吧?有我这一伍山拳宗弟子也就足够了。”周猛眉头蹙起,粗声说道。

    “山拳宗诸位仙师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只是眼下所有任务都是这样,需要大家通力合作,确保万无一失才行。”何文正说道。

    “上面这么安排,想来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况且这次万鬼现长安,背后还有炼身坛的阴谋在,所以存在很多未知的风险,咱们还是一起行动稳妥些。”沈落想了想,说道。

    “沈前辈所言甚是。”赵庭生赞同道。。

    周猛闻言,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一行人离开了藏兵殿,往敦义坊而去。

    离开大唐官府,众人先一路往西,到了怀远坊,而后才开始向南边赶去,路上沿途到处可见大唐甲士列队巡逻,见到他们一行身上都挂有官府腰牌,都会远远行军礼致意。

    怀远和永寿一直到嘉和三坊的状况都还好,沿途虽然也能看到不少城南难民搭设的帐篷,但多数还是井然有序,安置妥当的。

    一过嘉和坊南部边界,就可远远看到不少地方有浓烟升腾,显然祸乱并未停息。

    更远一些的天幕上,那层浓厚的铅云像一块铁板一样,压在所有人的头上,也压在所有人的心口,令他们都感觉胸口处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

    过了嘉和坊,进入永平坊后,就彻底不见了人的踪迹,到处都可看到倒塌的房屋,和死去的人畜尸首,有的被颓塌的屋瓦掩盖,有的则直接曝尸道旁。

    每每看到这些时,赵庭生都会让门内师兄弟取出一些黄色粉末,撒在这些尸体身上和附近,路上若是遇到水井? 也同样会让撒上一些。

    眼见沈落几人都面露疑惑之色? 他出言解释道:

    “这些百姓尸骨暂无人收,只能暴露在外? 时间一长恐生疫病? 做点力所能及的防护,也为日后减少些后顾之忧。”

    听到他这么说? 沈落心中一动,更加感到疑惑? 这样的枯荣宗怎称得上是亦正亦邪?

    “沈前辈? 也别光听他说的好听,他们撒的这叫聚尸粉,是专门收敛尸气的,好用来炼制尸毒和化尸丹? 一会儿回来路上就该回收了。”周猛却一语道破天机。

    沈落闻言? 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凡事皆有利弊正反,若是能避免疫病,收敛些尸气倒也是良举,无伤大雅。”

    一旁的赵庭生听闻此言? 倒是微微有些意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人愿意以善意揣度他们枯荣宗子弟的言行了。

    沈落言毕? 众人也都不再说话,开始默然前行。

    只是越往南去? 路上的各种惨状就越多,以至于枯荣宗弟子带的聚尸粉都不够用了。

    “快到敦义坊了? 这边已经被鬼物占据? 诸位小心些? 尽量不要与之冲撞,先完成任务再说。”沈落叮嘱道。

    “是。”众人纷纷应声。

    由于敦义坊内的建筑几乎大半被毁,坊中原本的道路已经不可找寻,众人只能凭借何文正给的一副地图,开始在一座座废墟中寻找。

    虽然当下正值白日,临近正午时间,可这片区域却在阴云遮蔽之下,时不时都能看到鬼物在街巷间游走。

    不过,沈落通过观察发现,这些鬼物的活动轨迹很有意思,大多数都只是固定的在方圆百丈的范围内来回游荡,一个个都好似孤魂野鬼一般,比之那日夜里凶性大发的模样,倒是显得平和了不少。

    沈落众人一路小心避让,终于在敦义坊靠近西北角的地方找到了那座爆竹厂。

    只是令他们有些意外的是,那片区域几乎所有的建筑都已经毁坏,只有正当中的那座爆竹厂小院还完好无损,在其四周赫然围聚着百余头鬼物。

    “居然有这么多鬼物驻守,看来官府的担心不无道理,炼身坛这些家伙果然想要利用这里。”沈落带着众人躲在百丈外的一座废墟断墙后,压低声音说道。

    “区区百余鬼物,不足为惧,交给我们了。”周猛一拍胸脯,说道。

    “这一百多鬼物只是外在表象,可那院子里是什么状况,你说得清吗?”赵庭生问道。

    “距离这么远,我的神识暂时也无法企及,探查不了里面的状况,不可贸然进攻。”沈落也开口说道。

    周猛闻言,却是洒然一笑,说道:

    “这有何难,让鲁琛带前辈过去,到近前探查一番不就是了。”

    其话音刚落,山拳宗门下就有一名身形矮小,皮肤黝黑的小个子青年站了出来。

    “沈前辈,在下会些掘地土遁的法子,可以带你从地下过去,只是不知道要抵近多少距离才行?”此人向沈落拱了拱手,说道。

    “得到十丈距离之内方可探查。”沈落沉吟着说道。

    “没问题。”鲁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道。

    说罢,他从怀中摸出一张黄纸符箓,双指夹着往沈落背上一拍,然后单手一掐法诀,口中轻吟了几声,身上便有一道黄濛濛的光芒亮起。

    而后,他抬手按在沈落肩头,其身上亮起的光芒便将沈落周身也笼罩了进去。

    “走。”

    只听其口中一声低喝,墙角地上“咔”地裂开一道三尺来长的缝隙,那道黄光灌入其中,两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沈落只感觉周身被一层柔和光芒笼着,身外坚硬的岩石也好似融化开来一样,变得像流水一样柔软,从他身外快速流淌而过。

    这种感觉与之前勾魂马面带他地下遁走的时候,如出一辙。

    不过十数息后,两人身形就停了下来。

    “沈前辈,爆竹厂的位置就在我们头顶正上方十丈左右,您可以试着探查一下了。”鲁琛开口说道。

    沈落点了点头,开始闭目凝神,小心控制着神识向上探查而去。

    不一会儿,他双目重新睁开,对鲁琛说道:“好了,咱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