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一十章 征召
    “在下沈落,春华县春秋观修士。”沈落回了一礼,自报家门。

    “仙师高义,令人佩服。在下兵部文书何文正。”正中那人似乎没听过“春秋观”的名号,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恭敬说道。

    “见过何大人。”沈落闻言,招呼了一声。

    “不敢称什么大人,敢问仙师修为如何?”何文正忙摆手,又问道。

    “凝魂初期。”沈落答道。。

    何文正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意外神色,随即说道:

    “咱们此次修士征召,部署皆依照军伍制式,沈仙师既然是凝魂期修士,那么便可直接擢任什长,带领十名辟谷期以下修士。”

    “什长?还有如此划分?”沈落有些意外。

    “仙师有所不知,五人为一伍,由一名辟谷期修士担任伍长,两伍为一什,由一名凝魂期修士担任什长。三什为一标,由一名出窍期修士担任标长,上级统帅下级,层次分明,行令畅通。”何文章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有劳何大人了。”沈落点头道。

    说话间,何文正便坐了下来,熟练的取出一卷空白书轴,一边询问沈落的各项情况,一边提笔开始在上面书写起来。

    当中记录内容不少,包括出身籍贯和修道经历,甚至还有所修功法的情况。

    沈落听在耳中,眉头微蹙,隐隐有些反感。

    “仙师不要误会,此次征召任务面临的危险难测,之所以记录这些,也是为了应对一些意外状况,不至于朝廷抚恤无处送达。”何文正察觉到沈落有些不耐,连忙解释道。

    沈落听闻此言? 倒也理解了几分? 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所修功法一事,为何也要登记?”

    “这个不用细说? 简略说一下功法属性? 和擅长之事就行,也只是分配队伍时用来参考的? 好让属性相合的修士联手组队。”何文正赶紧答道。

    沈落闻言,点了点头? 算是认可了这个解释。

    何文正偷偷抹了一把冷汗? 见沈落是个讲道理的,心中稍安。

    “沈仙师,为了统一调度,所有征召修士都要暂时住在官府这边的一座别苑? 我拿舆图给您看看? 如今雅集苑那边还有大半房屋空着,可凭喜好挑选。”他接着说道。

    “有劳大人帮我找一处僻静些的住所。”沈落说道。

    “好,仙师稍待。”

    说罢,何文正一番寻找,给沈落在图纸上指出了几处僻静所在? 让他挑选。

    沈落在西南角挑了一座独立的两层小楼,拿了钥匙? 登记一番后,就准备离去。

    “仙师莫急? 这是您的腰牌,之后煞鬼灭妖? 执行任务的功绩? 都会记录在这上面? 凭借此物便可领取相应的报酬奖励。”何文正连忙拦下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递了过来。

    沈落接过来一看,发现与陆化鸣的腰牌有些相似,却又不同,其上多镶嵌了一块墨绿色的晶石,也多镌刻一个“临”字。

    “这小小令牌如何记录功绩?”沈落问道。

    “仙师诛杀鬼物之后,只需存留一缕阴煞鬼气在这令牌之上,即可记录一点功绩,存留鬼气越多,记录功绩点则也越多,之后可兑换的奖励也就越多。不过,这个只是琐碎的小功绩点,大头的功绩是靠执行任务获取的,这个是以队伍为单位结算,通常伍长,什长一类会比普通成员多上两成。”何文正说道。

    “具体奖励为何?”沈落又问道。

    “通常情况下,功绩点可用来兑换仙玉,但若是仙师有什么特殊要求,比如想为家族置换土地田亩之类也可以。另外,大唐国库也会拿出些珍藏的灵材法器作为奖励,不过所需要的功绩点更高也就是了。具体情况,等仙师以后去兑换处就知道了。”何文正说道。

    沈落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一事,问道:“那这任务又在何处接取?”

    “这次征召,一切以军伍规矩为用,任务不用接取,是直接由军枢处根据任务难度,直接指派。到执行的时候仙师的令牌会有反应,只需要来此集合就好。通常情况下,若是没有特殊情况,仙师是不可以拒绝召令的。”何文正解释说道。

    “原来如此,明白了。”沈落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他将腰牌系在腰间,离开了这里,按照方才的舆图指示,直接往雅集苑方向去了。

    一路上,官府守兵看到他腰间的令牌,便无人阻拦,反与他行礼致敬。

    雅集苑位于大唐官府西南方向,沈落很快就沿着苑内一条溪流向着西南边角而行,找到了自己的那座小楼。

    小楼位置颇为偏僻,周围并无院墙之类,只是一座孤零零独立的木制小楼。

    沈落推门进去,发现里面已经扫洒干净,桌案上放着一只三足香炉,虽未点燃,但屋里还残余着淡淡的沉香气味。

    沈落略感疲惫,打量了一下屋内陈设,在一楼布置下阵法后,就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是一间静室,除了窗前摆了一架案几外,就只剩下临墙有一张软榻,除此再无他物。

    沈落来到榻上坐下,开始打坐调息。

    许久之后,他缓缓睁开双眼,一身精气神终于恢复圆满。

    沈落随手一挥下,一只瓷瓶出现在他身前,里面放着的,还是那疗伤的乳灵丹,他打算再次尝试玄阴开脉之法。

    这一次,不再是什么旁支经脉,而是尝试开辟十二正经中的手阳明大肠经。

    相比旁支经脉,十二正经流注的穴位更多,脉络路径更长,对人身更加重要,潜在的风险自然也就更大。

    不过有了梦中那么多的经验,和先前一次的成功,给了沈落不少信心。

    他抬手一拍腰间的乾坤袋,鬼将的身影再次幽幽漂浮了出来,其身上乌光凝实,浑身气息更加稳固,看着竟似乎比之前更强了几分。

    “看你的样子,功力似乎又有精进?”沈落神识扫过鬼将,问道。

    “回禀主人,不知为何,上次被您几乎抽空体内阴煞之气后,我再次补充之时,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而且这一来一去的变化之后,我发现自己的阴鬼体魄似乎更加稳固了。”鬼将立即一抱拳,难掩欣喜地说道。

    “咦,还有此事?”沈落也感到有些惊奇,说道。

    “千真万确!主人……不知您何时再次修炼昨日之法?”鬼将小心问道。